05:10 2019年08月19日
瑞典有意恶化对华关系

瑞典有意恶化对华关系

© AP Photo / Ng Han Guan
评论
缩短网址
0 628

瑞典广播电台Sveriges Radios Ekot 3月19日援引瑞典移民局发言人Carl Bexelius的话报道称,移民局将简化来寻求庇护的中国维族人获得居留许可的程序。众所周知,中方对瑞典中国公民发出的安全提醒还在生效,有效期至2019年3月22日。

这位瑞典官员有关简化来自中国的维族人获得瑞典难民身份的声明,当地各大媒体都进行了报道。据Carl Bexelius称,中国境内的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也可申请获得难民身份。

在瑞典为数不多的维族人的身份不确定。去年9月瑞典暂停把他们驱逐出境。据瑞典移民局称,在过去的六个月中,从中国进入瑞典的维族人的数量没有增长。但在该部门网站上,可以找到一篇发表于1月25日的法律评论。其中提到新疆维族人面临的所谓的困境。Carl Bexelius解释说,正是因为对新疆形势感到不安,瑞方才出台了有关新规。根据新规,将直接受理维族人获得难民身份的申请。他们必须证明自己是中国公民。简化程序还将适用于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的维族人。

俄罗斯战略问题研究所专家阿日达尔·库尔托夫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瑞典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关照各种反对派组织的国家,并鼓励移民。”在阿日达尔·库尔托夫看来,这会导致普通瑞典人的不满:对他们来说,众多移民有着一个完全不同的心理和文化,属于外来人口,有别于自己。但政府认为,坚持欧洲自由主义价值观是自己的义务。瑞典对新疆似乎侵犯维族人的宗教和其他权利的关切也源于此。结果,瑞典成了那些坚持极端观点,包括伊斯兰主义的人的避难所,库尔托夫强调。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也持同样观点。

梅新育说:“所谓(获许进入瑞典的)‘难民’很多都是犯罪分子,我个人还是很愿意看到瑞典帮我们收纳这些犯罪分子,既然瑞典自愿拿自己的国家为中国充当垃圾桶,我不反对。我为瑞典的老百姓感到悲哀。瑞典现在接受了太多难民、移民。瑞典人口刚刚突破1000万,这其中15%不是在瑞典出生的,而且近年来瑞典人口增量里75%来自移民,只有25%是本国人新生人口。移民的高度增长给瑞典这个本来治安良好的国家带来了层出不穷的暴乱 。”

瑞典移民局在围绕新疆人权问题争执激烈的条件下,做出了简化向维族人获得难民身份程序的决定。其中这个问题在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中就被提到。中国外交部驳斥了对中国的指责,指出该报告“充满意识形态偏见,罔顾事实”。

但美国则声称,正在研究对新疆涉嫌侵犯人权的人实行有针对性制裁的可能性。

3月18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白皮书中指出,“自2014年以来,新疆打掉暴恐团伙1588个,抓获暴恐人员12995人,缴获爆炸装置2052枚,查处非法宗教活动4858起、涉及30645人”。

在这种背景下,瑞典方面的信号是准备给寻求国外庇护的维族人提供庇护,而在中国这些人违反法律,包括涉嫌参与恐怖主义——这看起来像是公然的挑衅。阿日达尔·库尔托夫认为,这将给中瑞关系蒙上阴影。

他说:“很难将斯德哥尔摩目前奉行的对华政策称为‘友好’政策。 也许还不到采取严厉外交措施的程度,但这里一切都将取决于瑞典领导层能在多大程度上意识到自己奉行的对华政策的危害性。”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认为,斯德哥尔摩在对华问题上自愿把自己推向死胡同。

梅新育说:“瑞典这一做法毫无疑问是企图给中国‘上眼药’,想要塑造在新疆的维族人人权受到侵害这样的印象来抹黑中国。现在瑞典在经济、产业方面面对中国越来越没有自信,除了粗暴对待中国游客之外,也就只能找点茬、抹黑中国,来找回一点存在感。我个人对瑞典的政客们落到这种处境很同情,因为他们在中国面前越来越没底气了,做到这个份上确实太失败了。”

瑞典决定从行动上欢迎来自中国的维族人,而与此同时瑞方警察粗暴对待中国游客早已导致双边关系出现紧张。去年9月到12月在瑞典发生40多起中国游客被盗和被抢的事件。瑞典警方强行将数名中国游客从斯德哥尔摩一家酒店的大厅赶了出来。中国外交部就此强调,瑞典警方的粗暴行为严重侵犯生命安全和基本人权。一些观察员甚至认为,这是种族歧视的典型例证。

中方就此对前往瑞典的中国公民发出的安全警告已经实行了六个月。有效期截至3月22日。还不知道是否会延长,但没有有关瑞典是否已经全面回答了中国方面的问题和诉求的消息。

瑞典方面对中国游客的态度引起了中国公众舆论的愤慨,他们要求中国当局作出回应。互联网上的中国用户甚至呼吁同胞抵制瑞典品牌,如宜家和H&M,以及瑞典本身。

关键词
新疆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