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 2020年04月06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 (201)
0 0 0

在俄罗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话题同样受到关注。所有大型媒体,都以文章的形式来介绍中国如何从一个落后的人口众多的国家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举行以此为主题的圆桌会议,有影响的学者和社会活动家们纷纷发表演讲。而在俄中友协,青年学子成为主要的受众对象。俄罗斯卫星通信社记者在俄中友协对活动的参与者们进行了采访。

俄中友协圆桌会议上青年人众多
© 照片 : Aleksandr Isaev
俄中友协圆桌会议上青年人众多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艾列奥诺拉·彼沃瓦洛娃被俄罗斯学界认可为现代中国经济的著名研究专家。在朋友和同事眼中,她是令人尊敬的女士。同时,她还是经典歌剧的鉴赏者。据艾列奥诺拉·彼沃瓦洛娃介绍,音乐是她的主要爱好,而从上世纪50年代莫斯科大学求学时已开始研究的中国经济,则是她的主要工作。从那时起,她开始了解中国。甚至,她作为莫大经济系优秀生,成为毛泽东1957年访苏时的见证者。

在回答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中国经济改革成就原因何在问题时,经济学博士彼沃瓦洛娃指出,值得关注的是邓小平和其追随者的勇于作为,他们将庞大的贫穷国家引向新的道路。

她说:"中国人是勇敢的。之前很难想象,在社会主义中可有资本主义。当时认为,资本主义和市场只能在资本主义体制中存在。但生活在不断变化,不要害怕、而应接受出现的新的思潮。中国所做的一切,是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再思考中的创造性突破。"

中国政府在40年时间里,成功地将大约8亿人口从贫困状态中解脱出来,取得了令人炫目的成就。要知道,中国的上升之路,几乎是从零起点开始的。远东所中俄关系研究和预测中心副主任亚历山大·伊萨耶夫这样指出。据他介绍,他第一次出访中国恰值1978年。

他说:"1978年8月我飞到北京时,还未宣布‘四个现代化'政策,但那时已有了变革的气息。那个时候,全面贫穷和落后,甚至在首都也历历在目。票证体系依然存在,每月口粮相当寒酸,甚至外交官购买米和布匹也需凭票。当时仅供‘老外'光顾的唯一体面的‘友谊'商店,在目前大厦林立的北京已不见了踪迹。在目前中华妇女联合会所在的建国门大街,破败的单层房屋挤在一起。在北京任何角度都能看到的最高和最漂亮的唯一建筑物,是长安街和王府井大街交界处的北京饭店。北京的凌晨和傍晚,到处可见的是自行车,但汽车相当稀少。苏产‘伏尔加'牌轿车是犹如目前‘迈巴赫'那样的奢侈品牌车。老旧公交车是唯一的公共交通工具,但即使是这种车辆也相当不足。因此,在车站有专人负责秩序并将乘客推进超载的车内。因街道照明不足,晚上8点钟时,首都的生活几近死寂。居民形象亦如街景,北京人不分男女,穿的都是暗灰色和暗绿色服装。"

远东所中俄关系研究和预测中心副主任亚历山大·伊萨耶夫
© Sputnik / Matsenko Lyudmila
远东所中俄关系研究和预测中心副主任亚历山大·伊萨耶夫

"1984年,我第二次来到了北京。这时,宣布改革开放政策已差不多有6年时间了。首都到处可见街头贸易,外国人非常愿意光顾的大市场已在运行,他们在那里购买廉价的地产牛仔裤。在北京市西区,白色的香格里拉酒店矗立在那里。大多数姑娘们已用裙子把棉袄和裤子换下。甚至那些依然穿着粗布工作服的女性,从她们制服领口,也能见到俏丽的短衫。可以看出,中国正发生着变化。"

那么,俄罗斯年轻人对中国改革和现代中国有着怎样的了解呢? 我认为,他们可能了解的不多。但他们是否熟悉中国,可从卫星通讯社的对话者口中-莫斯科国立管理大学学生那里了解一二。

莫斯科国立管理大学大一新生丹尼尔·库金(左)和瓦伦京·科马霍
© Sputnik / Matsenko Lyudmila
莫斯科国立管理大学大一新生丹尼尔·库金(左)和瓦伦京·科马霍

泽金·达尼尔是大学一年级学生。

他说:"对我来说,中国首先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国家,经济增速方面列世界第一。暂时我对中国的政治制度还不太了解,但我有愿望了解更多些。这个国家,对我的吸引力在于,中国有自己的外交政策,对其它国家、比如美国怎么看中国不感兴趣,关心的只是如何实现成为繁荣国家的目标,不看别人的脸色。"

另外一位叫瓦连金·科马霍的学生对此也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我也是国立管理大学的一年级学生。对我来说,中国是将经济中的资本主义制度和共产党占主导地位结合起来的国家,这非常有意思。很多人认为,这非常的奇怪,尽管中国人自己似乎并不感觉有什么障碍。我认为,俄罗斯应该与中国继续发展关系。而且,无论和谁,俄罗斯首先关注的应是自己的国家利益,而非友好和联盟关系,我觉得这一点是我们应从中国学习的地方。"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 (201)
关键词
改革, 您好俄罗斯,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