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8 2020年09月23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94

Covid-19疫情,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出口订单的减少——所有这些让申请破产成为许多中国公司的唯一出路,同时也迫使外国公司撤离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失去工作的中国外来工受到的打击最大。

渐空的工厂

目前尚无2020年上半年关闭的工厂总数的官方数据,但一些中国金融公司已进行了初步计算。例如,吴晓波频道晓报告联合聚焦于数字智能领域的淘数科技,整理了2020年1-2月份的企业新增和注销数据,发布《2020年1-2月企业死亡数据报告》。从总体数量看,今年1-2月批发零售业的企业倒闭数量最多。在批发零售业大类别下,批发业倒闭了4.6万家——尤其严重的是矿产品、建材及化工产品批发行业。从总体数量看,2020年1-2月有24.7万家企业倒闭了。 

报告指出,“在接下来的3-4月,我们还会看到更多的企业消亡,但是那些经受考验活下来的企业,一定会把握住行业里的新商机,变得更有韧性、更加生机盎然。”

《南华早报》援引广东省一家工厂的农民工的讲述称,工厂关闭后,附近的商店、小旅馆和宿舍、小吃店也都开始变得越来越空荡了,因为它们的生意和收入完全靠工厂的工人。

据一财网报道,从公布的失业率数据来看,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7%,与2月份疫情高峰期的6.2%相比,逐渐好转。 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71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4247万人,全年农民工总量29077万人。从国家统计局发布二季度末中国经济数据来看,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总量17752万人。

面对疫情自然开始出现人口向农村回流,为政府提供了意想不到的机会,因为这可使政府更加专注于农村地区的发展以及那里的就业机会。

上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宣布开始着手支持失业的外来工,特别侧重于鼓励农村就业。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王志民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目前在加强农村地位的基础上,中国的社会平衡呈现了积极的趋势。

王志民专家说:“实际上多年来中国一直主张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因为在不少农村甚至中小城镇都出现了‘空城’问题,没有多少年轻劳动力。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优势很难得以发挥。而且这是一个长期性的问题,毕竟把人口过度集中在城市,特别是超大型城市,也将出现很多问题。另外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其中‘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就是指不同的阶层,特别是不同地区,也包括城乡这一问题。因此我认为这并非简单的‘劳务移民时代结束’这么一个问题,而是转型过程和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中国政府早就开始部署的战略,是推进中国社会平衡充分发展的方式,也是解决中国经济发展问题的办法。因为经济发展要拉动消费,需要解决农村、中小城镇等地区的就业问题,充分发挥当地的资源。再加上中美贸易争端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我国东部的地缘经济、地缘政治压力都在增强,对此也需要重新布局。包括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了立足于国内大循环,构建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

出口前景如何?

还在几年前中国就已开始进行国家经济模式的结构转型。关键目标是将出口型经济转为基于强劲的国内驱动力(包括国内消费)的内需拉动型。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双循环”一词在当前中国经济话题和领导人讲话中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例如,7月底在一系列政府会议之前的一次演讲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再次呼吁改革,以刺激内需。习近平强调,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要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

然而,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目前这种工厂减少就业岗位的局面是以国内消费为主的经济政策的结果。在这些专家看来,工厂倒闭反映了消费者的消费能力与限制出口条件下生产规模的不相匹配。然而只有出口才能提高公民的生活水平和消费能力吗?毕竟,我们都有一个大致相同的观点,即工厂工人的收入与中等城市居民的收入差别太大。

王志民专家解释说:“当前我们更多地是在强调立足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可以肯定的是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外贸依赖度不断降低,15年前我国的进出口贸易额可以占到GDP的66%,而现在则约为32%。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中国的消费结构也在不断拉动经济发展,很快我们将培育出世界最大的市场。若是国内的市场能够充分挖掘出潜力,中国经济发展将得到良性促进。另外若是还能够解决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提高中低收入老百姓的收入,进而也能起到拉动消费的作用。”

中国已不再是“世界工厂”?

王志民专家认为,经济模式的转变当然会影响分给中国的“世界工厂”的角色,特别是在大流行中。王志民说:“对此我认为变化要顺势而为,这实际上也是给我们提供了一次转型的机会,能够解决中国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需要。不过目前来看‘世界工厂’地位暂时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中国不可能永远是‘世界工厂’。”

© AP Photo / GURINDER OSAN
关于谁将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预测开始出现在媒体上。例如,《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分析文章,谈到印度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的雄心。不过该报认为,印度在朝这个方向发展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谈论地位变化还为时尚早。

尽管在不久的将来几乎不可能实现劳务移民时代的终结以及中国摆脱“世界工厂”的地位,但这一趋势确实已经出现,去年的危机对此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关键词
贸易, 美国, 中国, 国际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