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 2020年04月02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中美贸易战 (317)
0 0 0

日本企业销售额出现三年来首次下降。根据日本财政省的数据,第三季度跌幅为2.6%。受到打击最大的是电信设备以及金属产品生产部门。日本媒体将日本的销售额下降归因于与美国的贸易战导致的中国经济放缓。

事实上,亚洲股市也一直是随着新一轮中美贸易矛盾的升级而大幅下跌。而其业务与中美贸易有关的日本公司的资本化率,甚至比股票指数的平均值还要低。根据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PR)的计算,从2018年初到2019年第三季度,与美国或中国打交道的日本公司的平均资本化率比其他公司低0.4%。 而回落至低谷分别发生在2018年3月、2018年6月和2019年5月——恰好是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并把一些中国公司列入美国商务部黑名单之时。
根据日本财政省的最新数据,日本公司第三季度的总销售额下降2.6%,至3.19万亿美元。税前利润下降5.3%,至17.32万亿日元(1550亿美元)。而且第二季度也出现了12%的下降。非制造业部门的销售额也在下降,主要是批发部门。根据财政省的数据,只有销售日常电器和家电的零售商没有受到影响。
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根据贸易统计数字,去年从中国进口总额为1730亿美元,对华出口为1440亿美元。可见,就贸易营业额而言,与中国的贸易比与日本的主要盟友美国更大。
由于地理位置的接近以及国际分工的自然过程,中国和日本在全球供应链中紧密相连。因此,正如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实习员徐雪梅所说,中美贸易战自然会对日本的负面影响。

徐雪梅专家说:“中国与日本都是东亚生产网络的重要环节,日本在其中占据价值链的中高端,中国则更多地承担了加工组装环节的工作。因此我认为,从国际贸易角度来看,中日之间的经济联系和相互依赖是相当紧密的,中美贸易战会通过对全球价值链和东亚生产网络的影响,进而对日本产生负面冲击。”

徐雪梅指出,日本目前正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一方面,它出于自身利益难以对美国政策产生多大影响。日本唯一能做的就是扮演调解世界两大经济体矛盾的中间人。

徐雪梅说:“日美是同盟关系,想要日本说服美国改变单边主义政策恐怕很难。但是作为美国贸易关系调整的对象之一,再加上日本经济利益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冲击,我想日本在中美之间还是可以发挥作用的,比如像G20大阪峰会时一样,日本在中美之间进行一定程度的调停;中日之间可以通过推动RCEP等区域合作机制,部分抵消美贸易保护主义的消极影响。”

一方面,路透社9月份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约45%的日本企业受损于中美贸易摩擦。但另一方面,中美关系的恶化为一些日本科技公司带来了新的机遇。例如,华为董事长梁华表示,由于公司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的黑名单,华为正在加强与日本包括芯片在内的高科技产品供应商的合作。华为今年从日本的购买额达到1.1万亿日元(100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0%。相比之下,华为一年前在美国的类似购买额为110亿美元。由此不难得出结论,这些订单中的很大一部分只是从美国转移到了日本。日本企业试图稳住中国客户,尽管美国对其制裁。根据日经最近的一项调查,50家最大的日本企业中有80%无论如何不会停止与中方合作。其中索尼、松下、TDK、东芝Kioxia,将继续向中国华为供应自己的产品。

题目:
中美贸易战 (317)
关键词
日本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