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 2019年12月08日
中国央行对家庭债务增长感到忧虑

中国央行对家庭债务增长感到忧虑

© AP Photo / Andy Wong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177

中国央行警告,有必要对家庭债务增长进行监控。据悉,债务率已经达到GDP的60%,相当于家庭收入的总额。暂时,债务水平比美国低,但已经超过欧盟的同类指数。中国管理机构指出:暂时风险可控,但需高度关注。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年度报告述及家庭债务的增长情况。报告指出,2018年,家庭未偿还贷款额达47.9万亿元人民币,相比居民可支配名义收入增加了7.5%。由此,债务和收入比接近1:1。与其说,中国管理部门对家庭债务增长绝对数感到忧虑,还不如说是对其增速。从2014年开始,债务增加了2倍。

一方面,借助于贷款的增长,消费也在提高。而消费,是包括中国在内很多国家经济发展的主要发动机。据中国国家统计总局局长宁吉喆介绍,今年头三个季度,内需为GDP总增长贡献超过60%。而且,出口角色,在不良外部局势和各种内部原因、其中包括劳动力贬值背景中在不断下降。而消费,则成为支持增长的主要潜在源泉。

另一方面,紧随经济放缓的是收入在减少。2019年头三季度,居民可支配收入仅增长了6.1%,大约相当于GDP的增速。但与此同时,债务却增长了2倍,这当然令人忧虑。也就是说,居民保持人为习惯消费水平,或者在增加消费。但债务却在不断增加,必要的支出相对于收入的比例也将增长。这可能造成收入严重下降,出现社会问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专家王凤英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非常重要的是,要保持增长和稳定之间的平衡,两者之间不可或缺。

她说:“我认为增长和稳定同等重要,二者相辅相成。在如今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都是第一要务。同时金融稳定也是必需的,因为若是不稳定,经济就不可能增长。因此我认为不能抛弃其中的任何一个,包括中国的宏观政策总是格外谨慎,原因就在于增长和稳定都是我们的主要目标,若是采取刺激的措施很有可能就会扩大债务。”

据专家介绍,中国政府对货币刺激政策极度谨慎,不想出现贷款风险和泡沫。

她说:“我认为中国早已开始限制贷款,其中 ‘去杠杆’就是在限制贷款。众所周知,此前全球降息的时候中国并没有随之一起降息,只是采取了下调LPR 和MIF利率这样一种非常谨慎的措施。因为只能这样,才可能使资金有一个稳定的流向。今天的问题可以说是过去几年长期积累的,不只在中国,金融危机以后全世界都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所以我认为限制贷款依然是当前的目标,并且这一目标中国已早已意识到。比如我们可以看到微小企业今年并没有像去年那么紧张,相对来说资金还是能够流到他们那里。总的来讲我个人一直认为不能采取‘大水漫灌’的措施,需要有所限制。但是对于刚需我们必须支持,这也是为何央行会下调5个基点的LPR利率,就是因为对市场有一个稳定的预期。若是有人确实需要贷款,那么利息就会比原来低一些。”

中国央行认为,目前最为主要的是避免投机性风险。比如,购买唯一住宅是刚需,但如果将贷款用于投机住宅则是另一回事了。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资料,去年,超过65%未付清的住宅贷款来自于家庭,他们已拥有不止一套住宅。很多人认为,不动产市场是不输的选项。而且,不仅可以用自己的资金,还可动用贷款去投资。经济增速放缓时,房地产市场可能变冷。其结果是,返回投资将不会如期,大家由此将遭遇债务偿还问题。考虑到房贷涉及的恰恰是不动产,任何贷款不稳定性,正如美国所给出的经验,都将把问题陷入怪圈当中。

中国央行在报告中呼吁,及时关注可能的风险,并将其根除。报告写道,一些地区,尤其是家庭收入低的地区,需要根除不动产市场投机行为,提高银行风险管控能力。同时,也要做居民的工作,告知他们控制自己债务水平的重要性。

关键词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