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2 2019年12月09日
中国仍然是美国微软公司的战略市场

中国仍然是美国微软公司的战略市场

CC BY 2.0 / ImagineCup / Private Microsoft Store Event for U.S. Finalists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115

美国微软公司(Microsoft)声明,中国市场仍然是公司的战略市场。

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柯睿杰(Alain Crozier)在广州举办的“东西方科技对话”(East Tech West)上说,尽管美中贸易战爆发,但去年外国公司对中国市场的兴趣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大。他说,中国各个公司在争取打入世界市场,但外国科技公司却相反,都在向微软公司咨询,最好携带何种产品进入中国。

从历史上来看,微软公司和中国结下了紧密的关系。中国是微软公司1998年开设海外研究院的首个亚洲国家。此前微软公司有两个实验室:一个位于美国,另一个位于英国。微软公司在北京寻找有才能的工程师的决定没有失算。在微软亚洲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 Asia)运行期间,实验室的学者们产出1500多项论文,发布发表在世界各大主流科技杂志上。微软公司北京实验室的研究成果也应用在了公司所有关键产品中:Windows、Office、Bing、Xbox、Kinect和Windows Phone。北京实验室所开发的各项技术奠定了MPEG4格式视频编码国际标准、TCP/IP IETF标题压缩方法,以及ITU/ISO制定的视频压缩标准编码的基础。

美国现任领导层认为中国是高科技领域的战略竞争对手,即便是现在,放弃与中国的长期合作对美国微软公司来说也是完全没有好处的。北京实验室主抓的那些研究领域是中国一直以来的强项,其中包括:大数据分析,并在此基础上制定算法;利用机器学习技术优化搜索引擎服务和投放上下文广告;开发自然用户界面让人利用言语、姿势和情绪与小机器(gadgets)互动。

整体而言,美中贸易战为美国硅谷的许多公司造成了极大损失。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消费国(每年进口价值3000亿美元的芯片产品),也是软件解决方案的消费国。尽管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但特朗普政府再次延长向华为公司的某些产品供应零部件和软件的美国公司的许可证,不是没有原因的。中国山西财经大学副教授李凯(LI Kai)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各个公司没有意识形态动机,遵循实用主义考量。

李凯说:“随着中国的崛起和在科技领域取得的成果增多,中美合作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只是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使得这一趋势看起来和大背景不相符。过去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合作一直不错,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市场,消耗了美国的大多数芯片,使得美国的芯片行业有充足的资金能够继续研发,可以说双方一直处于良性循环中。若是美国政府强行破坏这一平衡,可能美国自身的发展速度也会受到影响。我们可以看到此次美国商务部又推迟了针对华为的禁令,许多美国企业也发出声音,表示他们确实想与中国保持贸易。实际上美国很多企业家的头脑还是比较清醒,主要从商业和自由贸易的角度考虑问题,没有受意识形态的影响。那么中美贸易战已持续了一年多,美国政府发现依然不能把中国怎样,于是其国内反倒出现了主张中美和解的声音,尽管这种声音可能从国务院这些地方还听不到,但是在民间已然出现。我想现在的美国可能正处于调整的状态,包括彭斯他们的讲话与去年相比声调也有所软化。中国希望美国民间的这种声音能够越来越响亮,美国能够正视中国的崛起,推动两国从博弈变为合作的状态,这对双方都是利好。只是这一过程或许还需要时间,需要特朗普团队仔细思考利弊,也需要美国民间智库的共同努力。”

西方媒体几年报道,微软公司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的研究者们开展合作。有鉴于此,美国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籍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表示,美国各个公司在与中国合作时应该关注自己所遇到的深刻风险。微软公司当时驳斥了这些攻击。公司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指出,终止与中国的合作对公司带来的危害比好处多。他说,只有在各国科技界进行开放式知识交流的情况下,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高科技研究才会成果斐然。他说,尽管存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但科学活动的孤立只会导致它的衰弱。

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柯睿杰这次在广州“东西方科技对话”上再度重复了他的上司所陈述的这一立场。柯睿杰说,微软公司保持开放式的科技知识交流,并将帮助所有感兴趣的公司在微软现有成就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在此情况下,他强调,微软公司遵循通行的道德准则,在担忧技术遭到挪用的情况下可能不会提供本公司的技术。更何况,重要的是保持平衡,不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科学界割裂开来。要知道,正是开放式的知识交流、吸引全世界的青年才俊,才使美国在基础研究领域取得成就。

关键词
中国, 美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