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0 2017年11月22日
直播 :
    外国资本可助中国整顿金融秩序

    外国资本可助中国整顿金融秩序

    © REUTERS/ Aly Song
    经济
    缩短网址
    0 99157

    中国正取消对外国资本在中国银行和管理公司的占比限制,这将大大扩大外国投资商在中国金融市场的业务范围。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后第一天,中国政府就宣布了这些新举措。可以说,这是中国已经走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符合逻辑的、有步骤的措施。中国专家这样认为。对于外国投资者来说,新措施存在潜在风险:中国试图在经济出现系统危机加剧背景下吸引外资进入金融市场。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通报了这一利好消息。外国资本在券商公司、基金和风投公司的资本门槛将可提高到51%。这一规定生效三年后,所有这些限制将完全取消。对于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将不再有限制。目前的规定是: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三年后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五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但这位官员并未说明,新举措将何时生效。《财新》期刊援引接近资本管理机构的信息预测,具体的规范性文件,将由九大国有机构共同制定和公布,其中包括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和国家发改委。

    西方分析师和市场参与方对中国此项倡议表示欢迎。特朗普总统访华与习近平主席会晤时指出,两国贸易存在不公正条件,呼吁放宽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准入要求。毫无疑问,中国政府宣布的金融市场自由化,可被看成是很多人、尤其是特朗普本人的外交成绩。尽管这一点还很难确认。要知道,此类决定还要在不同层面进行协商和加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专家徐飞彪认为,这些措施是有逻辑性的渐进而成的步骤,中国为此已经走了不止一年的时间。

    特朗普总统访华与习近平主席会晤时指出,两国贸易存在不公正条件,呼吁放宽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准入要求。毫无疑问,中国政府宣布的金融市场自由化,可被看成是很多人、尤其是特朗普本人的外交成绩。
    © REUTERS/ Damir Sagolj
    特朗普总统访华与习近平主席会晤时指出,两国贸易存在不公正条件,呼吁放宽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准入要求。毫无疑问,中国政府宣布的金融市场自由化,可被看成是很多人、尤其是特朗普本人的外交成绩。

    他说:"这两年,中国对金融稳定和安全特别重视,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治理影子银行、表外业务以及局部收紧货币等措施,并成立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因此,当中央这次提出扩大金融开放,外界感到突然。其实,金融改革与开放是既定政策,中央也一直有一个路线图,这次19大报告还专门有金融改革与开放的表述,这是2012年以来中央顶层深改设计的一部分,包括金融市场化改革、人民币走出去等,以服务新时代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需要。之前的金融体系无法满足这个大需求,必须改革,必须开放。此外,中国经济崛起国际格局与环境已然改变,国际规则体系正在重塑,国际要求我扩大开放的呼声与压力也与日俱增,中国也很难再像过去那样置身事外。我加入WTO的相关过渡期也已结束。因此,扩大开放,是内外各种条件下水到渠成的结果。"

    确实,这些新措施是中国自2001年加入世贸后的最大让步。根据世贸规定,逐步自由化方针弱化了中国公司的地位。因此,做为保护性措施,政府利用各种对外资和外国资本进入合资企业的配额限制来支持当地企业。那么,现在出现了哪些变化呢?中国为何要决定开放呢?

    中国正迅速成为最强商业大国
    © REUTERS/ Lucy Nicholson/File Photo
    问题在于,中国是在经济出现系统性危机背景下试图将外资引入金融领域。2017年,中国的总债务额超过GDP的256%,而且,企业债务几乎高达170%。这是非常大的数字。作为比较,美国的同类指数为73%,日本为96%。原因是,几乎20年时间里,尤其是2008年危机后,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托于企业贷款。多年时间里,一直都欢迎 在社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领域投资。这些领域投资周期长,能带来很多就业,从而支持GDP增长。但问题在于,这方面的投资泡沫巨大,单位GDP增长需要更多的贷款。政府明白,这一过程隐藏着大规模债务危机。这对整个经济来说,是系统性大问题。因此,一年前宣布,展开降低企业债务压力、对银行贷款强化管理行动。但其结果甚微。企业债务略有下降,但证券化却在飞速增长。如果说,2014年的债券发行量不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那么截止2016年年底,已经几乎达到9000亿元人民币。这表明,银行在清理自己的账目,以便上报管理部门。而公司在寻找替代性的融资方式。

    中国政府的此项举措,是在试图引进外国经验,整顿金融市场,解决过度杠杆率问题。国际独立研究机构资本经济(亚洲)有限公司专家朱利安·爱万斯-普利查尔德这样认为。

    他说:"对外国资本轻开大门,管理方不会失去什么。但他们将获得国际经验和知识。此外,政府也希望,不太大的竞争将是有益的,金融体系能够自我调整,变得更加有效。但存在外国资本是否准备参与这样的问题。大家都对巨额债务、管理部门的角色和游戏规则不清晰以及政府对资本流动的监控感到忧虑。"

    确实,外国银行在中国银行总股本中所占比例在逐渐下降。截止2016年年末,外国银行仅拥有2.9万亿人民币(占所有银行股本的1.26%),创2006年以来放松对外国银行管理之最低。
    © AP Photo/ Andy Wong
    确实,外国银行在中国银行总股本中所占比例在逐渐下降。截止2016年年末,外国银行仅拥有2.9万亿人民币(占所有银行股本的1.26%),创2006年以来放松对外国银行管理之最低。

    确实,外国银行在中国银行总股本中所占比例在逐渐下降。截止2016年年末,外国银行仅拥有2.9万亿人民币(占所有银行股本的1.26%),创2006年以来放松对外国银行管理之最低。而外国资本利润仅为12.8万亿元人民币,不超过中国银行利润的1%。因此,很难说,外国资本将涌入银行业。也许,外国资本对管得不那么太死的券商公司、投资基金和保险公司更感兴趣。

    这对中国政府是有利的。要知道,这些领域不受管理方针对银行稳定金融体系推出的规范限制。也许,这种合作是互利的。一方面,外国资本可以获得些许市场,另一方面,政府也能够学会管理不那么清楚的受控金融领域。然后再进一步开发中国市场。政府已经宣布,目前仅在深市、沪市交易的A股股票,明年将被纳入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MSCI)。

    相关的:

    中国将推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 剑指石油美元
    关键词
    投资,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