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 2020年11月24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1410

基础设施建设将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支柱。穆迪(Moody's)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了这一点。报道称,中国将把重点放在数字基础设施上,但传统行业也不会被抛弃。报告说,为刺激基础设施投资,中国政府已大大缓解了地方政府的预算限制,并扩大了吸引资金的渠道。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今年年底中国将是唯一一个经济走向表现出积极态势的国家。而由于全球还尚未从新冠大流行造成的危机中恢复过来,出口市场不再扮演驱动中国经济增长的角色。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中国产品的传统市场——正经历着严重的经济困难。美国第二季度GDP下降了创纪录的31.4%,尽管第三季度出现了明显复苏,但美联储预计到年底将下降3.5%,这还是最乐观的预测。欧元区经济遭受重创,第二季度跌幅超过12%,到年底跌幅或达7%。根据来自经合组织的数据,G20经济体在第二季度下降6.9%,印度和英国等个别国家的GDP均出现了两位数的大幅下降。

在此背景下,中国表现出良好的业绩。这要得益于对抗冠状病毒感染蔓延的有效措施。商务活动正在恢复。 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36万亿元,同比增长0.5%。中国商品出口也在增长。8月出口同比增长13.7%:是一个月前的两倍。相应地,人民币汇率正在上升。自6月下旬以来人民币升值4.5%,是自1981年以来的最大季度涨幅。

然而,如果中国不改变自己的增长模式,那么抗疫措施成功带来的“经济欢喜”很快就会结束。以前它是基于出口和外国投资。直到2019年中国经济吸引外国直接投资(FDI)的规模一直在不断增长。如果说2013年中国吸引了1239.1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那么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已经升至1412.3亿美元。现在的困难是,国外的自由资本以及用于中国制成品消费的自由资本要少得多。经济不景气导致实际购买力下降和失业增加。中小企业遭遇困难。结果为了以某种方式支持商业和消费者活动,许多西方国家的中央银行都在推行零利率政策。

中国政府宣布了一项新的“双循环”战略。它的细节还不完全清楚,可能在下一个五年发展计划发布后会给出其详细解释。但其实质在于,后疫情时期中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应该是国内市场。它必须提供可持续的国内需求。相应地应根据国内市场的需求确立供应规模。

庞大的国内市场使中国公司,尤其是技术公司在过去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腾讯控股的市值为5097亿美元。阿里巴巴集团空股5450亿美元。两家中的每一家的资本规模都大于三星、大众汽车集团或英特尔。而在整个全球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的Facebook仅领先一点:5837亿美元。西南财经大学国际商学院逯建教授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将赌注押在技术基础设施的发展上,这将有助于进一步释放国内市场潜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逯建教授说:“现在提的是新基建,不再是传统的铁路、公路、机场这类的基础设施了。中国现在主要在搞跟5G有关的基础设施,这是未来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不是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而是一种技术进步的手段。建设那么多塔站,建设就是投资,需要花钱。另外,建成了可以提高网速,上很多新的产业,比如自动驾驶。”

在新基础设施和数字化方面的投资具有良好的乘数效应。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的一份报告,对数字技术的每一美元投资都可以为GDP带来20美元。这比传统行业的投资回报效率高出5倍以上。到2025年全球数字经济预计将达到23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4.3%。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已经将数字经济确定为国家战略重点。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外国直接投资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就此指出,积极的数字化使我们能够走上更快的发展道路,提高增长质量。

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这些年,我们的经济增长正在逐渐地走向动力转换的一条路。原来我们是靠要素投入,靠外延式的发展,不断地建新的项目,或者说不断地扩大投资规模等等,而这些年我们逐渐地在转换,现在我们是内涵式的发展、集约式的发展、创新式的发展、高质量式的发展,依赖什么呢?依赖技术的进步,依赖管理模式的创新来实现增长。也就是说,经济增长的动力是可持续的、是可控的,这样可持续可控,那么经济的韧性就比较强。”

穆迪在报告中指出,中国政府也不会忽视传统的基础设施。修建新公路、地铁和铁路的项目将仍然是GDP增长的重要源泉,并将吸引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投资。然而关注新基础设施的目的恰恰在于,随之而来的是为传统产业的发展开辟新机遇。例如,对5G和人工智能的投资正在推动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但是为了使其正常运行,可能有必要改善路基,更新路标等。因此,新技术的出现拓宽了老工业的增长和应用领域。

“双循环”战略并不意味着中国将进入自力更生和封闭模式。外部市场,即出口市场同样重要。中国将继续与外界合作,而且中国对扩大跨境合作持开放态度。禁止外国投资的行业清单在不断减少。在许多行业中,已经取消了多年来存在的对外资最大份额的限制。因此外国公司现在可以参与中国新基础设施的大规模建设并从中获利。德国大型企业集团的子公司西门子PLM软件公司(上海)已与乌鲁木齐市政府签署协议,为新基础设施建设中欧数字创新基地。它应该成为刺激该地区新兴产业发展的技术创新平台。美国的Honeywell在武汉开设了创新中心。中国市场的前景广阔。仅上海一个城市就计划在前48个新基础设施项目中投入380亿美元。在未来两年内计划在大都市中安装超过3万个新的5G基站,并为电动汽车开放超过10万个“智能'”充电站。

关键词
数字化, 基础设施, 穆迪, 中国经济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