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4 2021年04月20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10

中国央行延长了资产管理银行按照新规开展业务的优惠期限。根据此前设定的最后期限,从事信贷资产证券化的中国金融机构本该在2020年前使准备金和其它活动参数符合新规。现在这一期限被再度延长1年。

在2008年中国当局投放4.4万亿流动性资金以战胜金融危机后,各种金融产品和投资方案在中国广泛流行。当时大部分资金被当作资产管理产品、信托产品和所谓影子银行其它理财产品分配出去了。近年来,中国决定对已经累计超过12万亿美元的这一市场部分进行监管监督。2018年中国当局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最初仅给出1年时间按照新规开展所有业务,尔后优惠期被延长到2020年年底。

这项监管的主要目的是——叫停各个商业银行确保投资完好无损的作法,甚至连风险性金融产品的投资收益率也有保障的作法。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记者在中国出差期间亲身确认,这种作法在中国是多么普遍。记者的大多中国朋友都认为,银行存款和投资产品的唯一区别仅在于后者的利率更高。与此同时,利率差可以用二者之间更基础的差异来解释。

世界范围内的银行活动实践表明,只有在银行把所发放贷款总额的某一比例充当储备金的情况下,才能确保返还储户的存款和利息。而且这个比例取决于银行贷款政策的风险程度。银行监管机构严格监督,使银行把按照很早前制定的数学模型计算的金额当作储备金。一切都是为了在银行借款人宣布债务违约的情况下,把不返还储户存款的风险降到最低。

但投资产品——完全是另一回事。“指导意见”既把投资产品描述为标准产品,又把它描述为非标准产品。固定收益的资产担保证券——国债、央行债券、商业机构债券、可流通的存托凭证等都属于标准产品。投资风险更大的证券——都属于非标产品。在任何情况下,从一方面来说,这种投资产品潜在上拥有更高的收益。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在形势不佳的情况下,投资者可能失去一切,甚至负债。最明显的例子——是前段时间西德州中质原油(WTI)牌价为负时的原油期货合约暴雷。中国一些商业银行的客户们在一小时内就失去了自己的投资。他们对此感到震惊,要求归还自己的资金,各个商业银行甚至同意与他们共同分担损失。虽然事实上,在投资类似产品时,投资者应该明白,他有失去一切资金的风险,而且没有人有义务与他们共担风险。中国特殊案例的问题在于,各个商业银行努力吸引尽可能多的客户,却避而不谈可能的风险,有时甚至给出归还投资的明确保障。

但金融当局为何对此感到不安?因为类似担保只有在庞氏骗局的原则下才好用——靠吸引新投资者的资金来履行义务。这是极端不健康的形势,威胁着金融体系的稳定。2017年中国政府决定整顿秩序。但马上按照规矩做所有事情意味着彻底打破庞氏骗局。各个商业银行所发行的许多有风险的金融产品在2020年到达偿还期限。因此起初定下了这个最后期限,以避免出现流动性短缺。

但为何优惠期再度延长?中国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Guo Tianyong)指出,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危机的条件下,各商业银行的活动正常化为他们制造了额外风险。这样,再遵循起初的良好意愿,反而可加剧局势。

他说:“在当前这一时期需要保持稳定,积极调动各方面的资源。如果本来可以有资金通过渠道来支持到实体经济中,却不得不按照新规停止,那么反而可能会导致好心办坏事的效果。从投入产出角度来看,也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过渡期的长短并非特别重要。当前延长过渡期可以缓释风险,让金融机构得以充分调整,我认为是可行的。”

新规要求各商业银行:首先,限制可以出售投资性金融产品的信贷资格;其次,使其标准化——也就是说明确登记可以利用投资者资金的一揽子金融工具;最后,必须或者放弃归款担保,或者把已经发行的投资产品记入自己资产负债表。无论哪个方案对商业银行来说都不太有吸引力。

放弃还款担保意味着储户流失——考虑到投资产品的偿债期限差异,出现流动性短缺的可能性高。而如果各商业银行把这些金融产品记入资产负债表,——届时则需要建立额外储备,并支付保费。这也为银行资本制造了额外负担。而且,考虑到影子银行市场的规模,负担可能特别大,从而无法在短期内按照新规整顿业务。

“从金融机构本身来看,由于我们过去资管产品的存量非常大,至少有好几十万亿,若是完全按照新规转型,恐怕在短时间内确实难度比较大。另外,疫情也是一个因素。考虑到疫情带来的冲击,保持金融业的稳定和持续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还是非常重要的。”

从另一方面来说,处于灰色监管地带的影子银行的确可能为金融稳定带来威胁。从另一方面来说,当初影子银行的产生正是对传统商业银行体系不灵活的回应。大型商业银行常常以勉强高于居民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的极低利率吸储。这使他们积累了为国家项目融资的大量资金。在此情况下,各商业银行按照剩余原则为创造了国家80%就业岗位的私有企业提供服务。影子银行作为对2008年经济危机的回应,看上去对所有人都有利:既为当时处于风雨飘摇中亟需发展的私有企业发放了贷款,又为居民提供了投资机会。

《指导意见》虽然正确,但对各商业银行来说相当强硬。就像P2P网贷平台的情况一样,监管几乎摧毁了这项生意,新规也可能导致影子银行急剧缩减。尽管从长远来说,这将促使整个金融体系健康,但各公司最初将不得不经历尖锐的融资不足困境,这种情况在危机时期是不可容许的。因此,监管机构当前延长优惠期限的措施看上去是中国政府对监管机构秉持灵活政策以摆脱危机且从实际情况出发抱有信心的最佳证明。

关键词
银行, 新冠肺炎,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