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 2021年01月17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40

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教授刘明辉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记者说,保障未婚女性生育权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文明的进步,而且近年来女性越来越独立自主,不再需要依赖他人养活,单身母亲也可以很好地养育孩子。

在中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彭静提出一份法案,建议为单身女性提供使用生殖辅助技术的权利。

在过去许多年间,缺乏法律修订案引起了社会中的许多矛盾。由于法律禁止单身女性利用辅助生殖技术,许多人前往国外寻求这项服务。2015年,中国正式废除一胎政策,女演员徐静蕾发表正式声明,称两年前她曾前往美国“冻卵”。当时这则声明也引发了相当强烈的社会反响。中国最受欢迎的作家、博主韩寒曾发声支持徐静蕾。他在微博上发文称:“生育必须要和找个男人结婚捆绑吗?”

但最有名的案例是去年12月发生的,作家徐枣枣一纸诉状把拒绝为自己提供冻卵服务的医院告上法庭,原因是她无法提供结婚证。这名未婚女性不确定何时想出嫁,但想为自己保留未来通过人工途径怀孕的可能性。这是首起类似案件,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明显,此类问题只会逐年变得更加迫切。为什么?刘明辉对此这样解释:

“一是人们平等意识提升,一些学者、律师和NGO机构也在积极倡导推广和宣传。二是女性学历越来越高,对职场成就的追求使得她们步入婚姻的年龄在推后,同时还有一部分大龄未婚女性不愿意降低对另一半的标准或者是独身主义者,那么我们也应该满足她们做母亲的愿望”。

彭静表示,根据民政部公布的资料,中国2019年全国结婚登记数为947.1万对,首次跌到千万以下,而从2003年开始,中国离婚率已经连续16年上升。与此同时,2019年中国人口出生率再创新低,老龄化程度继续加深,“在此背景下,放开对单身女性实施生殖辅助技术限制,赋予单身女性生育权的呼声越来越高。”

彭静还指出,禁止单身女性利用辅助生殖技术的法律违背了《妇女权益法》。这部法律规定,中国女性拥有与男性同等的权利。

“然而,根据《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我国的男性无论是否已婚均可基于‘生殖保健’或‘需保存精子以备将来生育’目的申请保存精液。单身女性却不能实施‘冻卵’等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由此造成男女生育权的客观不平等,形成了性别歧视,”——彭静表示。

刘明辉估计,彭静所提出的法案具有近期实现的所有机会。

“从立法的趋势来看,201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已经删除了原草案‘禁止代孕’方面的规定,这也意味着今后我国在这方面的政策将更加开放。实际上在禁止单身女性拥有生育权方面,法律并没有明文规定,医院通常都以卫生部的规定为准,而卫生部的规定并无上位法依据。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吉林省《条例》明文支持单身女性通过辅助生殖手段生育孩子,那么我想今后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也将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刘明辉说。

值得指出的是,彭静的建议不是保护未婚妇女权益的首个步骤。 2019年,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黄细花就建议保障未婚妇女生育权,呼吁废除任何歧视非婚生育的政策,充分保障非婚生孩子的合法权益,包括无条件为非婚生育的孩子上户口。在2016年之前,所有非婚生孩子不予上户口,也不得享受整体教育和医疗保健服务。但哪怕是在这方面的政策稍有松动后,在上个法案之后出现的几百个案例仍继续发生。

关键词
儿童, 妇女,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