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7 2020年03月31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0 0

中国下调5年期以上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LPR是中国各大银行计算存贷款利率时的坐标。这已经是当局过去两周内第三次采取宽松货币政策措施。此前,中国央行已经分别下调过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以及7天期逆回购操作(OMO利率)中标利率。中国由此开始采取直接货币刺激措施。

中国决定降低贷款利率
© AFP 2020 / WANG ZHAO
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是由中国18家银行根据本行对最优质客户的1年期和5年期贷款利率进行报价后计算得出的基础性的贷款参考利率,是银行贷款利率定价的主要参考标准。现在,1年期LPR下调至4.15%,5年期以上LPR下调至4.80%。为使利率形成机制更加市场化,中国从今年8月开始实施LPR。可以认为,本次下调LPR基点恰好是市场机制开始更公平运作的证据。中国央行此前已经在过去3年内首次下调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5个基点,至3.25%,银行之间是按照这一利率互相借贷的。此外,也下调7天期逆回购操作(OMO利率)中标利率5个基点,至2.5%。据新华社报道,中国监管机构通过7天期逆回购操作(OMO利率)向金融系统注入1800亿元。央行指出,所有这些措施都旨在刺激中小企业贷款。

中国当局此前仅限于采取间接方法刺激经济,维持适度的货币政策。2008年的经验还没有被遗忘,当时,为了在世界金融危机期间支持经济,中国政府不得不释放相当于GDP12.5%的贷款。这维持了经济增长,但也造成了某些问题,其中包括:过度生产、坏账等。因此在接下去的几年内,中国政府积极执行缩减经济中的信贷总量的政策。

实际上,客观形势迫使监管机构再度考虑刺激。今年3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比分析师们的预测要差。分析师们曾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将达到6.1。明显,为了维持经济增长,现在需要比仅减少央行曾多次采取的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更重大的刺激措施。降息几个基点不是极大剂量的兴奋剂。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长贾晋京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记者,此外,这一措施可能旨在为中国各个银行提供更多流动性,以同人民币在世界市场上的作用上升相匹配。他说:

“需要强调的是降息并不是全面的,只是银行内部的放松银根。一方面我想应该是与明年的春节时间较早有关,需要今年提前进入年终清算周期,以便银行有较为宽裕的流动性来应对企业的借贷需求。其次,受年底国际金融形势变化的影响,包括英国脱欧这种可预期的形式变化,都导致当前的人民币流动性需要应对国际环境的变化。并且人民币本身已经成为了国际上重要的一种流动性来源,不能在需要解决国际资金问题的时候人民币没有流动性。”

未必值得期待中国未来将强化货币刺激。为了促增长,中国经济需要重建。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在北京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晤时表示,中国应该积极改革国企、进一步采取取消补贴国有公司的做法和使外国商界自由准入本国市场的步骤。马尔帕斯认为,只有这样,中国经济才能实现增长模式的转换。

中国当局理解这一点,将进行相应的改革。李克强在与马尔帕斯会晤时指出,新出台的外资投资法规定外国公司和中国公司享有同等权利。此外,中国将在2020年取消金融业外资股比限制,比原计划提前一年。此外,李克强此前曾承诺,从事征信、信用评级服务、银行卡清算和非银行支付的外国机构和公司将与本土竞争机构一样适用同样的行政机制。这意味着,瑞银集团(UBS Group AG)、摩根大通集团(JPMorgan Chase & Co.)、野村控股公司(Nomura Holdings Inc. )、瑞士信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redit Suisse AG) 等世界金融集团在中国市场上很快将能够获得全部股权。

顺便说一下,花旗集团(Citigroup)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这两家外资银行也参加了LPR的计算。利率不一定下行,除非是监管机构的行政意志。这个过程反映了市场的客观情况,这是完全可能的。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