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6 2021年04月18日
新闻:二战胜利75周年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0年 (42)
0 190

俄罗斯正在筹备庆祝苏联人民1941-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庆典。俄罗斯,在自己的国家历史中,曾不止一次遭受严重的考验。但与法西斯的战争,死亡人数和破坏程度,没有可比性。

     

士兵们被敌人射杀,平民在轰炸、饥饿和寒冷中死去。据统计,苏联2700万生命,被放在伟大胜利的神坛上。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人和近邻国家的居民们,对5月9日是如此的珍视。值得一提的是,欧洲国家,因各种时差,要早一天庆祝。

     很多书籍和影片,对苏联士兵使世界摆脱棕色瘟疫的英雄主义,有过纪录和描述。但前线洗衣女工,几乎少有提及。要知道,这些低调的勤劳奉献的人,也同样追随红军部队,踏着战争之路直抵柏林。为士兵浆洗的成吨内衣和军装,磨成血泡的双手和被强碱腐蚀了的皮肤和指甲,这就是前线女工们给共同胜利的贡献。

       来自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弗拉基米尔村的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就是其中的一员。这位97岁的卫国战争老兵,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就前线洗衣女工的工作特性做了介绍,同时,还讲述了战败国-德国居民是如何迎接苏联士兵的故事。另外,还阐述了自己对俄罗斯反希特勒联盟的盟友们试图改写二战历史的看法。

96岁的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过去的时光,并不是重担
© 照片 : Alexandra Krylova
96岁的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过去的时光,并不是重担

战争时期的生活和学习

     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出生于莫斯科西北部的特维尔州。是个不太富裕的乡村神父多子家庭,因此,孩子们从小开始帮助做家务、种园子。战争开始时,17岁的亚历山德拉还是师范学校的学生。一年后,她被派往罗曼诺夫村教书。这个村庄,刚刚从占领者手中解放出来。据她介绍,德国人撤离后,村中几乎所有的房子都被烧掉了。

     她说:

 “留下了一个板棚,曾经存放过消防车。棚中打上了隔断,将两个班级分开。我和孩子们到树林中采集青苔,将墙缝塞住。这个学校,有1到4年级的学生。集体农庄帮我们弄了家具:用木板做成的桌椅。此外,还用一块旧铁板来代替黑板,在上面用煤炭写字。作业本是没有的,我们在哪里弄到了用过的会计账册,孩子们在行间空地写字。钢笔水,用的是红甜菜熬出来的汁液。生活上,有一顿没一顿的,土豆也不是每天都有。大家都迫不及待地等待着春天的到来,这样可以采些野菜糊口。”

      一天,村里来了军人,为战地洗衣小队寻找洗衣工。亚历山德拉根本没考虑就同意了。1944年1月,她作为志愿者奔赴前线,被分在第31军的浴室洗衣分队。

我们洗衣、缝衣和消灭寄生虫

     她说:

“1942年2月,在国防委员会颁发《国内和红军传染病预防措施令》后,很快建起了浴室洗衣队伍。这是一个早已成熟且必要的举措。战争爆发头几个月,在军人的战壕中,虱病已经成为常见的现象。更为可怕的是亚麻虱子,它们是伤寒和痢疾的携带者。1942年春季到来之前,红军队伍中共建起大约200个战地洗衣队。成员主要是一些文职人员中的年轻女性。她们通过艰苦的努力,使1400万军人保持着卫生。”

   

 洗衣队伍总是跟随部队前行。通常,是乘坐马拉车,偶尔也乘坐汽车和火车。在解放区,为她们选择有水的地方驻扎,设置了洗衣和烘干房。按规定,每个洗衣工一天需要洗80套内衣。据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介绍,完成这个指标,即使有自己制作的机械设备也并非易事。

     她说:

“开始时,将内衣浸在专门的槽子中,然后在放到六角柜子里,类似洗衣机的洗衣桶。一下子放进去50件内衣。往一个方向转动五次,然后反向转动五次。这样持续一个小时。然之后将内衣取出,拧干,再在洗衣桶中灌入热水,然后再将内衣放在洗衣碱液中。但更多的是,手工在槽子中洗衣服。为了将特别脏的东西从内衣上洗掉,还得在搓板上揉搓。消毒有几种方法:热水、杀虫粉和‘K’牌肥皂。热水呢,是在柴火的锅炉里烧。涮呢,通常在河里或湖泊中。夏天的时候还可以,水比较暖,但冬天,在冰窟窿里,就相当的困难。很多洗衣工因此患有关节炎。几乎所有人都有疝气,原因是要经常抛重物。”

     在前线,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强调说。有的时候,内衣和军服运来时,带着血块,或者是被炮弹击成碎块。有的上衣没了袖子,或者整个胸部都是洞。拿在手中,心中非常的沉重,我们边洗边哭。如果枪洞不大,洗过、熨过的衣服我们就不送回后方了。洗衣工自己将它们缝好,然后交给战士们。 

1945年5月,有关德国的记忆

     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随着队伍到过白俄罗斯和波兰。在德国南部,我们迎来了胜利日。在德国,我们差不多待了一个月,期间也和当地居民有过接触,但据这位前线洗衣女工介绍,在这段时间里,从未感觉当地人有什么敌意。

     她说:

 “当地人都非常的友善。我们到德国时,在一个村子旁停下。我记得,街道整洁,房屋也都装饰修缮的很好。我走在路上,看到路边有个两轮子的自行车。显然不是新的,但各种件都在。我特别想骑一圈!但找谁要呢,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这时,突然有个小门开了,出来一位上了年纪的德国人。我想,他是要拿回自己的车子。但老人家向我招手,邀请我骑自行车。甚至帮我坐好。遗憾的是,因突降暴雨,车子仅骑了几分钟。但这短暂的自行车之旅,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96岁的生活依然美丽

     1948年,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结婚了。年轻夫妇选择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作为居住地。这里气候温暖,水果蔬菜丰富,距黑海举手之遥。在迁入库班村后,亚历山德拉很快重新拾起战前的职业。她在乡村学校低年级一直工作了20年,直到退休。

乡村女教师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和她的孩子们(摄于1950年9月1日)
© 照片 : Alexandra Krylova
乡村女教师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和她的孩子们(摄于1950年9月1日)

     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有两个孩子,儿子和女儿。两人都上了年纪,让母亲高兴的是,她不仅有了孙子,而且还有重孙。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认为,后代兴旺,是命运的无价馈赠。她说,虽然已经96岁了,但自我感觉最大才50岁。为保持健康状态,她经常做操,喜欢侍弄园子。她和女儿一家在宽敞的房子中居住,但自我料理没有问题。电视节目,她喜欢追肥皂剧,她房间的桌子上,总放着新版报纸。

  • 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有人照顾,但她还是想自食其力
    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有人照顾,但她还是想自食其力
    © 照片 : Alexandra Krylova
  • 96岁的二战老兵,对世界新闻并不陌生
    96岁的二战老兵,对世界新闻并不陌生
    © 照片 : Alexandra Krylova
1 / 2
© 照片 : Alexandra Krylova
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有人照顾,但她还是想自食其力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历史

     据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介绍,她知道西方国家一直在试图扭曲二战历史。甚至,欧洲一些政治家还想把解放者和法西斯侵略者放在一起评论。这位二战老兵对此类声明,以其乡村人自有的直爽阐述了她的看法。

     她说:

“这是一群说闲话的人,根本不知道历史。他们不知道该杜撰些什么,只是,在抹黑俄罗斯,抹黑苏联。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苏联其他民族的人,将生命不仅仅献给了自己国家的解放事业。胜利的代价太大了,难道可以忘记这些吗?”

     每年5月9日前一天,亚历山德拉·克雷洛娃,这位曾经的前线洗衣工,都要来到当地学校,向孩子们讲述伟大卫国战争的故事,讲述她所看到的和经历过的事情。岁月蹉跎,时光荏苒,这位谦虚的俄罗斯妇女,确实经历了太多的考验。但她感谢命运,在长长的人生之路上,好人要比坏人多得多。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0年 (42)
关键词
伟大卫国战争, 您好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