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6 2021年06月20日
体育
缩短网址
作者:
0 231

欧洲议会议员和欧洲、美国、加拿大等多国议员呼吁以不同方式抵制2022年冬奥会,不过,正如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指出的那样,这些政客在本国的影响力非常有限。他们认为,这种在奥运前夕针对中国的不道德的把戏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民主党众议员汤姆·马林诺夫斯基和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尔·加拉格尔建议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敦促国际奥委会开始紧急寻找合适的冬奥会地点代替北京。该建议得到委员会主席格雷戈里·米克斯的支持,已被提交给美国国会。

与此同时,欧洲议会议员安格鲁(Engin Eroglu)向欧洲理事会提交了一份正式的议会请求。他要求重新考虑欧盟代表是否应该参加北京奥运会的问题,并听取作为奥运会商业赞助商的欧洲公司的意见。在推特上所谓的议会间中国问题联盟页面上也有报道称,英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捷克、瑞士、立陶宛、瑞典和丹麦的多位议员正在呼吁官员、政府成员、王室成员或公开宣布抵制奥运会,或拒绝参加奥运会的邀请。还提议利用冬奥会讨论中国的人权问题,并在奥运会期间寻求新闻自由。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亚历山大·洛马诺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这些抵制北京奥运会的呼吁几乎同时来自不同的西方国家,看起来已经像是一场精心协调的政治运动,旨在抹黑2022年冬季奥运会。

亚历山大·洛马诺夫说:“西方政客和激进政治势力会竭尽全力破坏北京冬奥会的气氛。在他们看来,奥运会似乎给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一些政治优势,而他们认为,中国不应该拥有这些优势。然而,中国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非常看重这种活动。举办盛大国际比赛的国家的地位对它来说很重要。”

政治有可能会以某种方式影响冬奥会。因为拜登上台后,西方得以形成了某种反华联盟,声称要以人权为借口对中国进行抵制和制裁。至于提出更改冬奥会举办地,这完全是对中国施压的政治杠杆,企图逼中国做出一些让步。当然,考虑到中国在世界上的分量和影响力,这一倡议没有前景,也不可能变成现实。如果西方的压力过大,那么北京可能会采取报复措施,而且是非常严厉的措施。

中国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教授龚洪烈在评论西方有人呼吁“外交抵制”时指出,在 2008 年奥运会之前和现在对中国的施压反映了美国和西方对中国根深蒂固的偏见和意识形态敌意。他说:“在涉及类似奥运会的议题时,西方国家一直试图把体育问题政治化。他们经常通过这些议题,以人权为由向有关国家施加压力。除中国外,其他国家也有过同样的遭遇。就对华议题而言,无论煽动结果如何,这些西方政客都一定会借助这种机会宣传他们的主张和立场。包括近两年来,美国和西方国家在中国议题上都不断地在制造各种声音。我想在冬奥会议题上,他们更是会把其与试图干涉中国内政的政策结合起来。

 “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就曾在西藏议题上向北京施压。总体来看,这通常代表美国或者西方社会当中一部分人根深蒂固的对华意识形态偏见,或者意识形态敌意。这种思潮在最近两年中美关系恶化的背景下,特别是叠加疫情因素后更是获得了较大的发挥空间。不过这些抵制声音音量虽大,但最终对国家政策的影响比较有限。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国家已经从行政单位层面直截了当地否定了抵制冬奥会的政策。而有些国家即使态度尚且不明朗,我认为会加入抵制的可能性也不大。”

无论是美国还是其他西方国家,都尚未正式形成对北京冬奥会的态度。与此同时美国的反华势力越来越猖獗,已经近乎歇斯底里。例如,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中竟称,要剥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参与世界贸易规则制定的权利。拜登说,在布鲁塞尔与欧盟领导人举行的会议上,各方必须重申“市场民主”,而不是中国或其他任何人制定的 21 世纪贸易和技术规则。 此言证实了观察家们的预测,即美国总统6月中旬访问伦敦和布鲁塞尔的结果之一可能就是美中国对抗的进一步加深。亚历山大·洛马诺夫专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他说:“西方声称它今后仍将向全世界发号施令的立场是死路一条,而且没有前途。改变了的世界不再像上个世纪那样准备好接受这些规则。因此,拜登的政策并不是新千年中美关系走向建设性互动的路径。

“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运动在美国或欧洲都没有获得任何大的支持。冬奥会运动员和商业赞助商对此没有反应。国际奥委会为成功举办冬奥会,也在加强与中国的接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周一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评论美国总统拜登的文章时表示,国际社会事务的磋商应有各国共同参与,不应只限于一些特选国家。这位中国外交官强调,以意识形态划线,搞针对特定国家的小圈子,或者是选择性伪多边主义——这些都是与现代潮流背道而驰的行为,不得人心且没有出路。

关键词
西方, 中国, 冬奥会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