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8 2021年09月20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作者:
0 56

中国女人厌倦了和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约会。现在执事咖啡店提供真正倾听和表示关心的男性对话者的服务。收取的费用不多。这种新现象从哪里传到中国来的?它与不幸的婚姻有何关系?为交流而付费是常态吗?

有付费对话者(或者,他们被称为“执事”)工作的咖啡店是从日本传到中国的。通常来说,漂亮的女孩打扮成女仆在这样的场所工作。这类咖啡店不提供任何额外的服务,除了愉快的交谈、喝茶、桌游和照顾。如果说在日本这样的咖啡店是单身男人的庇护所,那么在中国情况就不一样了。执事咖啡店的常客是厌倦了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的不受关注的姑娘们。优雅的“执事”们做好了迎接与鼓励她们的准备。

帅气的执事

过去几个月来,关于此类咖啡馆的帖子在小红书社交平台上流行起来。这种新生意在中国各大城市迅速蔓延开来。在评论各种服务和商品的大众点评网上,你可以找到几十个地方,让女孩可以雇佣礼貌周到的帅哥一个晚上。他收取少量费用,就会作好安排理想约会的准备。

上海悦岛执事
上海悦岛执事

“执事们”的平均年龄从19岁到23岁不等,大部分是学生或模特。客人的平均年龄要大点——大约 25 岁,甚至有超过 40 岁的中年客人。

中国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肖雪萍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这种社会现象是绝对正常的,不应被视为“野蛮”、“不自然”。

“实际上无论男女,对情感有需求是人之常情。只是过去受历史文化、经济发展阶段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可能很多女性的情感需求都处于压抑的状态。包括外部环境的不成熟,也有可能导致女性的情感需求无法被发现。随着社会环境日趋成熟,女性的自我也开始觉醒,开始把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看待。女性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情感需求,并愿意主动去寻找一些满足的渠道,我认为是一个好现象,毕竟需求本身是没有错误的,是可以被理解的”,肖雪萍认为。
上海悦岛执事
上海悦岛执事

自媒体博主NONO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自己前往执事咖啡店的故事

“我们一边聊一边玩,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真的很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在一起吹牛玩游戏,我这种社恐人群感觉全程都很放松”,姑娘写道。

尽管有着正面经历,但NONO承认她最终还是觉得有些沮丧,尽管自己觉得这次经历很有益。“但同时也感觉十分空虚,因为这样又高又帅的男生不属于我。不过有这样一个场所还是好的,至少以后遇到分手后想要花钱买课学挽回的闺蜜时,可以带她们来这里”。

肖雪萍指出,尽管去此类场所可能会产生积极影响,但姑娘们仍需谨慎并继续客观评估现实: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模式不应该被倡导。因为人的情感有时并非100%被自己所控制,可能消费者以为自己能够做出很理性的判断和选择,但是有可能在享受这种商业购买服务的过程中,会无法自控地投入过多的个人期待和情感,反而更容易受到伤害。同时也有可能给犯罪活动埋下隐患,被别有用心的人去利用这种情感。另外,这类商业购买来的情感陪伴毕竟不是真实的,容易导致购买者对情感需求的阈值过高。当人已经享受过看起来完美的情感陪伴后,在实际生活中可能会更难接受一个有缺点的爱人或朋友”,肖雪萍认为。

不幸的婚姻

这种服务的受欢迎程度表明,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对自己的恋爱经历感到沮丧。研究表明,中国妻子在婚姻中不如丈夫幸福。根据中国美好生活大调查(China Beautiful Life Survey)的调查结果,自2012年以来对婚姻不满意的中国女性人数翻了一番。在越来越多的离婚统计中,绝大多数情况下,离婚也是女性提出的。

根据来自中国民政部的数据,2019年中国结婚和离婚的比例上升至创纪录的50%,而2009年则为20%。甚至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 )也没有明显影响统计数据,其比例只是短时间里降到了45%。
肖雪萍认为,这些统计数据根本没有显示出不好的结果。它只显示社会的变化,不能把离婚统计数据视为某种绝对糟糕的事情:

“我认为这是女性自我的觉醒,说明她们开始关注自己的一些需求,能够真实地面对自己的感受,并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美好生活。另外,我们的社会舆论环境对于女性该如何度过一生的定义也比过去更加宽容。在女性拥有更多的自由空间后,她就会开始去想要做出更好的选择,去更多地主张自己的想法。总体上我认为这是社会的进步。而且有时离婚不一定是一件坏事,因为离开一段痛苦的关系,对于一个人的性格成长而言反而是好事。”

在接受调查的10万对夫妇中,几乎有20%的女性承认她们对婚姻不满意。相比之下,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一项研究,只有7%的男性对婚姻表示不满意。

“自我觉醒的女性不愿意继续忍受不幸福的婚姻,而相当一部分男性一时间没有跟上女性的心理节奏,暂时还没有学会如何与这样的女性共建平等尊重的婚姻关系”,肖雪萍最后总结道。

关键词
中国, 女性, 社会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