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 2021年06月17日
社会
缩短网址
0 2017

俄总统与国际组织关系总统特使、前副总理和总统办公厅主任阿纳托利•丘拜斯谈到了他憎恨苏联政权的原因。他把苏联后期的政权描述为勃列日涅夫时期停滞的18年,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接着一个“赶着进棺材”。丘拜斯先生在接受维克多•洛沙克的采访时称,当时发生的一切“令人作呕、谎话连篇”。

阿纳托利•丘拜斯回忆说:“早上打开收音机,听到的都是欢快的声音:‘大家好,这里是《黎明先锋》”。不知道我现在说得有多像,但这从头到尾都是令人作呕的谎言。你所看到的、听到的、知道的、读到的,100%是谎言。每个人都完全明白这些都是谎言,就是这样。”
他表示,在国家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可以看到这样的谎言:“无论是工人的集会,还是五一节的游行。” 阿纳托利•丘拜斯说道:“就是要习惯于撒谎,每个人都要说瞎话,大家都得活在这样的谎言中。”他总结到,越往后就越让人讨厌。

关键词
丘拜斯, 苏联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