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8 2021年06月13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作者:
0 21

3月16日,21岁的美国人罗伯特·亚伦·朗(Robert Aaron Long)对佐治亚州的几个按摩店发动了残酷的袭击,导致8人死亡。在袭击发生前,朗完全合法地购买了手枪。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宣布了限制枪支的措施。以前,任何限制武器自由流通的尝试从未在美国取得过成功。民主党人乔·拜登能否成功胜任这项任务?

“流行病和国际耻辱”

拜登上台被几次大规模枪击事件蒙上阴影,再度使美国公众想起国家法律的不完善以及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危险性。

朗的情况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这名青年人是完全合法购买武器的。按照枪店售货员的说法,检查他是否具备刑事责任能力仅用了一分钟多的时间。

3月22日,在佐治亚州悲剧发生后不到一个星期,朗在科罗拉多州的同龄人艾哈迈德·阿里维·阿里萨在一个超市中杀了10个人。阿里萨是在袭击发生的几天前购买枪支的。稍早一些时候,博尔德法院在当地枪支协会的努力下,废除了禁止出售阿里萨所选择的枪支类型的法律。

“这个国家的枪支暴力是一种流行病。这是一种国际耻辱”,拜登表示。

停止暴力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自1991年来就一直以热心的反枪斗士形象示人。时任参议员的拜登在通过禁止多种半自动武器流通的法律中起到了主要作用。遗憾的是,这部法律的效力在2004年到期,但没能延长——因为遭到了传统上捍卫美国人拥枪权的共和党人的反对。

© REUTERS / BING GUAN
美国近40%的手枪和步枪都是在武器展览会或私人广告网站上出售的

上周四,拜登宣布了反对枪支暴力的几项总统令。他建议收紧可提高手枪射击准确度、稳定支架和使射击更容易的零件的销售规则。在科罗拉多3月大规模枪击时,枪手使用的正是这种稳定支架。
此外,拜登政府意欲授予法庭权限,临时禁止处于危机状态且对自己和他人构成危险的人获取枪支。

其中,拜登建议禁止“幽灵枪支”——这是一种自制枪支,经常没有可据追踪的序列号。他要求司法部引入规则,使类似枪支按照枪支管制法被视为是标准枪支。这就要求此类武器由带有序列号的零件制成,且检查购买者的履历。

退役上校、枪支专家、莫斯科附近“口径”射击俱乐部经理亚历山大·冈察洛夫在接受人造卫星采访时说,拜登总统建议的措施将难以执行,复杂性隐藏在“立法冲突”中。

“碍事的是各州的不同立法。且在这个问题上,连参议院本身都没有统一态度,”专家指出。

在参议院通过类似法律需要60票。这意味着民主党人不仅需要党内全部参议员投下“赞成票”,也需要取得至少10名共和党人的支持。明显,这对拜登来说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尤其是考虑到历届政府在控枪问题上的各种倡议都是被共和党否决的。

冈察洛夫认为,美国总统所提出的所有措施一旦实施,将产生预期的结果,届时将采取广泛的措施,包括宣传枪支使用文化和实施限制的必要性。

“整体而言,我认为,任何限制枪支流通或加强流通管制的措施、对在家庭条件下生产幽灵枪支设限和管制其销售、提高法院禁止获取枪支的权限,都将对大规模流血事件作斗争产生正面影响。”

令人悲哀的数字

哪怕是新冠病毒大流行也不能阻止美国的流血事件。根据枪支暴力档案馆(Gun Violence Archive)的统计,2020年与枪击有关的犯罪总数以及这些事件中的死亡人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上升——共有43547名枪击受害者,而2019年有39530名枪击受害者。

在2021年的头几个月中,美国已经发生168起大规模枪击事件。这里“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定义是至少有4人受伤或死亡的事件。

美国人均枪击谋杀数量是其他发达国家的25倍。截至2018年底,估计平民掌握有3.93亿件武器

根据国家射击运动基金会(National Shooting Sports Foundation)的数据,2020年3月至8月之间,共有500万人购买了第一支手枪或步枪。

© Sputnik / Yuki Iwamura
2020年3月至8月之间,共有500万人购买了第一支手枪或步枪

造成武器热的原因之一是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阿波利斯去世后席卷美国的大规模暴动。许多专家担心,实际上没有任何措施能够帮助解决该国的武装暴力问题。早在2015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就表示,美国近40%的手枪和步枪都是在武器展览会或私人广告网站上出售的。这样的购买根本不需要任何检查,而且拥有者并不总是急于注册此类武器。

但是,也有证据表明美国的枪支法律确实有助益。例如,《布雷迪手枪暴力预防法》(Brady Handgun Violence Prevention Act)在过去的20年中成功阻止了210万件武器的销售。

但是,2017年“德克萨斯枪手”戴维·凯利(David Kelly)的案子清楚地表明此类数据库不完整。具有前科的凯利在杀死26人之前合法买了枪。

此外,在美国司法部的倡议下,2017年从联邦数据库中删除了几千名罪犯的信息。因此,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合法购买武器。

一个简单的事实也对可悲的统计数字形成补充——“暴力催生暴力”。《社会科学季刊》(Social Science Quarterly)中所援引的一项研究中说,每次大规模枪击事件只会导致步枪和手枪的销量增加

纯粹的政治内幕也强调不可能采取严厉步骤来解决美国的枪支问题。拜登在上周四发表讲话时还强调,他对确保美国人拥枪权的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异议。如果美国任何政治人物提出取消宪法第二修正案的问题,他就会冒着失去南部和中部各州支持的风险。

近年来美国大规模枪击案致死的统计数据
© Sputnik
近年来美国大规模枪击案致死的统计数据
关键词
拜登, 武装, 美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