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2 2021年10月27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1年 (34)
0 270

阅读好的文学作品,是任何受教育者的习惯。她是精神成长的基础,也是获得新知识的绝佳方式。曾几何时,苏联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喜欢阅读的国家,那么现代俄罗斯的情况如何呢?

不错,但应更好些

     俄罗斯很多父母都在抱怨,他们的孩子阅读太少,认为互联网和电脑游戏导致没时间读书。爸爸妈妈的责备并非空穴来风。后苏联时期,俄罗斯中小学生们的阅读素养跌倒比世界平均水平略高的程度。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国际教育质量研究结果为此提供了佐证,该项目每3年进行一次。2018年,阅读素养成为研究的主要领域。79个国家约有60万15岁的孩子参与了调查。莫斯科做为俄联邦单独主体进入世界前三,仅次于中国和新加坡的学生。尽管全俄阅读素养并不耀眼,但PISA还是认为,俄罗斯的阅读价值观并没失去,她仍是一个喜欢阅读的国家。

家庭和学校的作用

     众所周知,阅读兴趣是在童年时形成的。如果家庭以书为乐,孩子们看到父母是读书人,而不是被“智能机”所绑架,那么他们成长后的信念是:阅读是自然属性,像呼吸一样。如果父母很早以前已不再读书,那么很难向孩子们解释书籍的美妙。

     中小学传统的文学教学体系也无助于阅读兴趣的提高,学生们越来越这样认为,而且他们的父母和教师也持同感。统一的文学教育大纲,是以俄罗斯经典文学为基础,并不考虑孩子们的现实阅读取向。六年级学生伊戈尔·别兹京在与卫星通讯社交流时指出,有的书籍,我和我的朋友们都非常喜欢,但在文学书目中却没有。

伊戈尔·别兹京
© 照片 : Library №169 "Prospect"
伊戈尔·别兹京
     他说:“我12岁,很快满13岁了。我从5岁时开始读书,而且非常喜欢书。目前正在阅读克拉彼文的中篇小说,非常有意思。我不沉溺于电脑,尽管有时不得不使用电子产品。”

    这位莫斯科中学生介绍的斯塔尼斯拉夫·克拉彼文的小说,讲述的是让青少年们忧虑的生活和问题,比如公正、友谊和背叛。尽管很多书籍写于半个世纪前,但孩子们现在还非常喜欢读。这表明,作家和现代孩子们的思想,与上世纪60-70年代的孩子们的差别,仅在于前者有智能手机。

     伊戈尔·别兹京承认,有关浩瀚的经典作品,有些他是不得不被迫阅读的,但惊险类的除外。

     他说:

“有些书籍我非常的喜欢,比如不久前读过的马因·里德的《无头骑士》。而被列入文学教学纲要的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或者果戈里的小说,我都不是太喜欢。”

     青少年对俄罗斯经典作品的态度,基本上会随着年龄的变化而改变。不管怎样,在中小学,谁也不想拒绝托尔斯泰、果戈里或陀思妥耶夫斯基。大多数专家们的建议是,数量不多的精选作品在中小学时期还是应该阅读的。其它书籍,可供教师选择,他们更明白,哪些书籍能够让孩子们找到通向心灵深处的路径。

图书馆是交流与休闲的场所

     我们和伊戈尔·别兹京的对话,是在第169图书馆进行的。他和妈妈来到这里,交换已经阅读过的书籍。这家图书馆位于莫斯科寂静的城郊地带,属于区级图书馆。因新冠病毒限制,阅览室的人不多。小阅读室用玻璃与大厅隔开,我们发现,一位中国小伙子坐在电脑边。

张浩
© 照片 : Library №169 "Prospect"
张浩

     张浩:

"我叫张浩,是来自中国的一名留学生,现在在莫斯科国立师范大学学习俄语,现在三年级。"

     卫星通讯社:你经常来这个图书馆吗?

     张浩:

"是的。因为要写论文,我经常使用俄罗斯网站和来图书馆学习。我之所以来这个图书馆学习,是因为这个图书馆有特别好的学习环境。同时,工作人员也特别热情,然后,图书馆也有很多我能使用的文献。并且,在这个图书馆,所有的服务都是免费的!尤其是对于我们外国人也是免费的!提供的服务和俄罗斯人是一样的。"

    据张浩介绍,他在莫斯科使用的不仅仅是这个图书馆。

     张浩:

"我们学的是语言文学专业,所以很多文献需要去国家图书馆,就是去列宁图书馆查找,但是我们可以去列宁图书馆拍所需要的文献,然后来这学习。"

 

  • 读者从阅览指南中查找信息
    读者从阅览指南中查找信息
    © 照片 : Library №169 "Prospect"
  • 图书馆中的所有书籍都可开放的
    图书馆中的所有书籍都可开放的
    © 照片 : Library №169 "Prospect"
1 / 2
© 照片 : Library №169 "Prospect"
读者从阅览指南中查找信息

     图书馆馆长奥列加·米烈日金娜也参与了我们的对话。

     她说:

“我们图书馆藏书约24300本,主要是针对成年人和孩子们的艺术和科普文学。书籍相对较新,大多数出版于2000年代。藏书在不断增加,比如2020年,图书馆收到了1600本,但也有大约100本被读者丢失了。”

     据奥列加·米烈日金娜介绍,莫斯科图书馆购书款项均来自于市里预算。但购买哪些书籍,主要由读者们来决定。情况是这样的,如果图书馆里没有读者申请阅读的书籍,书名将进入“拒绝书籍”清单中。年底提交购书计划时,那些被“拒绝了的”书籍将首先进入购书清单。奥列加馆长指出,这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读者需要等一年时间才能阅读到想要的书。

     她说:

“目前,整个莫斯科的图书馆是一体的,而图书证也是统一的。读者在一家图书馆注册,就可使用市内的所有图书馆。通过电子书库,可查到哪家图书馆有需要的书籍。如果已被借阅,那么可以了解到何时送还。将来还计划通过递送员将书籍按家庭地址送达。目前新冠疫情隔离期间,只对老年人和残疾人免费递送。志愿者每周六来到图书馆取书,为此提供帮助。”
图书馆馆长奥列加·米烈日金娜
© 照片 : Library №169 "Prospect"
图书馆馆长奥列加·米烈日金娜

     奥列加·米烈日金娜在回答卫星通讯社提问“俄罗斯人阅读量变少了”时回答说,此类结论是无稽之谈。

     她说:

“大家都在阅读,而且阅读量很大,无论孩子还是成年人。他们常常整个家庭一起过来,孩子从小拥有阅读习惯令人高兴。退休人员也是积极的阅读群体。对他们来说,图书馆并非仅是藏书之处。这里可以休息、可以交流,一杯清茶彼此沟通了解信息。我们图书馆从来都没有空位,只是今天人不多。原因在于,我们昨天才开放,之前是3个月的隔离期,现在大家还都不了解我们已经开馆了。”

     图书馆工作人员指出,阅读仍是流行的消遣方式,这点也得到Wildberries的间接佐证。2020年,这家俄罗斯最大的在线平台客户购买了差不多2000万本书,这要比一年前差不多多出2倍。新冠病毒疫情背景下,对心理学和自我分析方面的书籍兴趣大增。按人口数量和售书数量比例,俄联邦最喜欢阅读的地区有莫斯科、圣彼得堡、图拉州、汉特-曼西斯克自治区和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1年 (34)
关键词
您好俄罗斯, 俄罗斯, 阅读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