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6 2021年12月09日
俄中关系
缩短网址
作者:
0 121

中国最著名的科幻作家、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在莫斯科与俄罗斯读者举行了首次见面会。刘慈欣因轰动一时的畅销书《三体》而闻名于世。为什么作者房间里的家具这么少?什么时候会有新作问世?谁是作家最喜欢的俄罗斯科幻作家?请在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的报道中了解上述内容以及更多其他内容。

在一个潮湿的八月周日上午,最忠实的中国科幻小说爱好者在“创作周”节的框架下,齐聚在莫斯科市中心的高尔基文化公园。雨水和语言障碍都阻挡不了他们。所有人都渴望与当代亚洲的主要科幻作家刘慈欣直接交流。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记者参加了谈话。

关于科幻小说的体裁

© Sputnik / Ilya Goncharov
中国最著名的科幻作家、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在莫斯科与俄罗斯读者们举行首次见面会
当今作家的作品已经与过去的科幻小说大不相同:重点已经从“幻想”这个词转移到了“科学”这个词上。作为一名受过教育的工程师,刘慈欣对作品中的情节和事件非常谨慎。许多其他当代科幻小说作家也都初步显现出这种趋势。刘慈欣本人对体裁变化的解释如下:“我觉得就是说科幻小说它是诞生于工业革命的初期,到了现在的话,我们的时代比那个时代要向前发展了很多,所以说科幻小说它也随着我们的时代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就是说科幻小说它最初诞生的时候它是产生于科学的神奇感,人们对科学感到很神奇,所以诞生了科幻小说。但在我们现在的时代,科学技术它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刻的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它已经失去了它的神奇感。所以现在的科幻小说它也相应地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就是由当初描写科学的这种神奇感,转而更关注于我们生活中所面对的这些问题。”

他说:“最重要的就是现在的科学幻想,把自己的目光从星空收回到地球上来,它不再关注太空、不再关注于星空,更多地关注于我们现实的问题。”

关于地球的现在和未来

尽管他的作品采用了科学的写作方法,但刘慈欣并不认为他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准确地预测未来的发展,就像许多科幻作家在他之前经常成功做到这一点一样。他认为,科幻作家不具备预言家的天赋。

“其实科幻小说它的内容并不一定在将来能够实现,它并不一定能够预测未来,它只是把未来的各种可能性排列出来。我们用我们这种直线的思维,就是把现在的情况直线推测未来往往是不正确的。比如说你刚才提到的这个疫情的情况,倒是完全在我们意料之外的。所以说预测未来十分困难,无论是在科幻小说中还是在其它方面都是十分困难”,刘慈欣认为。

尽管如此,在回答卫星通讯社记者“我们将如何看待100年以后的世界?”的问题时,刘慈欣仍然表示,届时将是一个人工智能取代我们的世界。

“我就是说100年以后的未来,我认为它有着多种可能性,有多种可能性的未来。我认为其中的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人工智能会进入我们的生活,就是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比如说,人工智能会代替我们很大一部分的工作,他会代替我们很多现在我们人做的工作。至于这样的一个未来,它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可能有正面的影响,可能也有负面的影响,但它对我们生活的改变应该是十分巨大的”,刘慈欣在回答卫星通讯社记者的问题时说。

© Sputnik / Ilya Goncharov
刘慈欣和他的代理人Martin Cheng
在谈到当下时,刘慈欣称“移动互联网”是21世纪的主要成就。他认为,现在还没有真正震撼世界的发明。

“我认为21世纪初它更多的是继承和发展以前的发明,它本身并没有新的发明,并没有特别重要的新的发明。它主要是对以前的发明的发展和延伸,它真正新的发明并没有多少。如果你非要让我说出一个最重要的新的发明的话,我认为本世纪初最重要的发明应该是移动网络,移动的互联网,就是我们手机所使用的这种移动的网络,我认为这是21世纪初最重要的发明”,刘慈欣认为。

作者认为,人们永远无法实现的是按照自己的需求改变自然规律。

“我认为人类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就是做那些违背规律的事情,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这个人类不可能做到,这个事情我认为人类永远不可能做到。但是,除此之外呢,从足够长远,如果给我们人类足够长远的时间,足够长的时间,我认为人类几乎没有不能做到的事情,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做到”,科幻作家刘慈欣如此回答卫星通讯社记者的问题。

西方人喜欢读哪些中国图书?
© Depositphotos / Nutnaree49
在《三体》小说中,人类面临着外星人的入侵。然而,迄今为止,“宇宙中是否只有我们?” 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仍未找到。刘慈欣确信,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在宇宙中各处的自然规律都是一样的,既然在地球上这样的环境中能够进化出生命来,那么在宇宙中、类似的环境中,也会进化出生命来。所有我认为宇宙间是可能有其他生命的。”

关于创作

目前,美国在筹拍《三体》电影:正在完成剧本,寻找合适的演员。刘慈欣本人不参与拍摄,但完全不担心影片会与原著有很大的差异。

“我希望它能拍成一个故事很吸引人的、很好看的电影,这个前提之下,我并不在意电影对我的书有多大的修改,它能够拍的好看就行”,他说。

在一个半小时的读者见面会上,大家踊跃提出很多问题,其中一些问题很不平常。比如,很多粉丝都对刘慈欣与外界联系的房间的禁欲主义感到惊讶。他笑着解释说自己不常在家,所以不太在意室内装饰:“我的房间,倒是住进来的时间不长,比较空荡,也有有特点的。书房不大,我住的房间也不大,因为这个房间住进来时间并不是太长。”

然而,最令读者激动的是何时会有新作问世?卫星记通讯社记者向作家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现在正在努力地去写,但是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大概一到两年的时间吧”,刘慈欣回答道。

最后,刘慈欣对出席会议的各位表示感谢,甚至还用俄语说了几个单词。他坦言,自己最喜欢的作家是俄罗斯科幻作家斯特鲁加茨基兄弟,最喜欢的作品则是《路边野餐》、《做神难》和《22世纪的正午》。刘慈欣还介绍说,自己经常观看俄罗斯电影。

© 照片 : Russian Creativity Wee
中国作家刘慈欣与俄罗斯读者们的首次见面会

1999年至2006年间,刘慈欣每年获得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2010年、2011年获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科幻作家奖。在畅销书《三体》先以英文出版,尔后以其他语言出版后,作家刘慈欣赢得了全球知名度,后来他获得了雨果奖和其它著名奖项。这部小说受到马克·扎克伯格和巴拉克·奥巴马的赞赏。

关键词
作家, 著名作家, 中俄关系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