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 2021年12月06日
俄罗斯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1年 (40)
0 152

莫斯科第109中学校长叶甫盖尼·亚姆布尔戈有着近半个世纪的中学工作经验,是俄罗斯功勋教师,实践家,教育学博士和教育科学院院士。他是全国知名教育创新者,其中学教育方法并非总是符合现行规定。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介绍了俄罗斯中学教育体系的变化情况。

Директор 109-й московской школы Евгений Ямбург
© Sputnik / 柳·马岑科拍摄
叶甫盖尼·亚姆布尔戈在办公室

对中国中学的印象

他在接受采访时,首先提到对中国中学教育事业的印象。

他说:“我去中国参加过会议,和中国同行见过面。我坚信,我们有相互学习和借鉴的地方。谈及在中国的感受,比如我饶有兴趣地了解到,苏联教育家、作家苏霍姆林斯基被认为是教育界的翘楚,他的作品几乎都有出版,而且印数很大。另外还有马卡连柯。”
“让我非常尊重的是,中国教育系统将传统和创新有机地结合起来。令人惊叹的是纪律性。我到过中国的中学校,孩子们从很早一直到晚上6点。下午是自习课,班级很大!在俄罗斯,班级30人就认为是大班了,而且通常认为,这样的人数很难保证教学质量。但在中国,班级50人是通常现象,大家都习以为常。在南京一所学校,我有幸到自习课教室参观,到处都是一个景象:所有孩子都在学习,没人溜号。这样的纪律性真令人羡慕。与我在西欧瑞典所看到的形成强烈反差。瑞典被认为是世界上教育水平最好的国家之一。在斯德哥尔摩一所中学,我从前的老师、后来嫁给瑞典人,据她介绍,她课堂上真正学习的只有俄罗斯、中国和印度孩子。为何这样呢?因为瑞典有规定,不能让孩子们紧张,不然他们将有不适感。”

中学生课业超负荷问题

不管怎样,现代孩子们的学习压力超标问题是存在的。各国都有自己的解决方案。其中包括中国不久前推出的限制补习服务规定。俄罗斯如何解决此问题,叶甫盖尼·亚姆布尔戈给出自己的看法。

他说:“如何从中学教育的沉疴中走出,在俄罗斯,解决方案是职业教育。从9年级开始,学生可将精力放在他更为喜欢的方向。为此设有数学班、医学班、人文学科班和手工制作班等等。有的孩子具备很好的分析能力,有的孩子动手能力强,而且,大家都想成为自己事业中的强手。职业教育,可消除孩子们的自卑情绪和嫉妒感。更为主要的是,如果你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那么哪怕干10个小时也不觉得累。如果你知道,复杂的数学公式对你来说没什么大用,但按教育标准还不得不学,那此类课程就成了负担,不会带来益处。相应地,安排有国家数学统一考试,对从事文科的学生来说,只考简化版的,但那些要考入工科的,则考深入版试卷。”

不及格的学生怎么办

548中学7年级的中文课
© Sputnik / Sergey Pyatakov
俄罗斯中学生在各类国际大赛上获得金牌,但同时,国内约有20%的学生某些科目很难“通过”。但那些走在前面的学生,也就是学生中的精英,为学校高评分和获得国家额外的资金支持提供了保障,他们能够得到更多的关注。亚姆布尔戈认为,这种过度现象在俄罗斯随处可见。但要知道,并不是所有孩子都天生身体健康和拥有超强的记忆力。孩子是不一样的,但对学校排名做形式评估时,并没考虑到这些。因此,有的孩子,比如“离经叛道”的和身体有残疾的,实际上不会受到重视。亚姆布尔戈教育模式,能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状。他提出的想法是建立适应性学校,让学校适应孩子,而不是孩子适应学校。而且,对任何孩子,无论其身体状况如何,和有着怎样的心理特征。亚姆布尔戈认为,适应性学校理念,将拥有越来越多的支持者。比如在莫斯科,对市立中学已经推出新的评估标准。

阿里萨“神童”现象

在全世界,儿童早期发展已成趋势。俄罗斯和中国父母,也同样期望自己的孩子事业成功,财务自由,为此付出全部努力。在俄罗斯,阿里萨·捷普利亚科娃是儿童早期发展的范例。她在8岁的时候顺利通过国家统一考试,9岁时考入莫斯科大学心理学系。开始时,全国都为这个多子家庭孩子的才华惊叹。但当孩子和她的父母出现在电视节目秀时,专家的观点立刻两极化。观众们注意到,神童女孩苍白的脸色和一直培养7岁孩子的母亲疲惫的目光。有的人呼吁广泛采用“阿里萨·捷普利亚科娃”的早期培养方式。但另一些人则认为,阿里萨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女孩,是野心勃勃父母的牺牲品。教育学博士叶甫盖尼·亚姆布尔戈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我对此持怀疑态度。这要看早期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有关阿里萨,这是完完全全的愚蠢,是教育中的‘邪教’。我没从这个孩子身上看到任何才能。还好,阿里萨喜欢阅读童话故事。我相信,她还能够转述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故事情节。当然,能否讲述小说中的心理情感内容则是另一回事了。很想提出这样的问题,9岁的女孩在心理系能做什么,除了各种课程外,如何学习‘性病理学’这一课。既可笑又愚蠢。”
  • 第109中学高年级学生主楼
    © 照片 : 由尤里·布亚诺夫提供
  • 体育课大厅
    © 照片 : 由尤里·布亚诺夫提供
  • 学校马术俱乐部上课中
    © 照片 : 由尤里·布亚诺夫提供
  • 学校乐队排练
    © 照片 : 由尤里·布亚诺夫提供
  • 第109中学6年级的机器人课
    © 照片 : 由尤里·布亚诺夫提供
1 / 5
© 照片 : 由尤里·布亚诺夫提供
第109中学高年级学生主楼

 “关爱型学校”项目

目前,叶甫盖尼·亚姆布尔戈当校长的第109中学颇受欢迎。在莫斯科曾有这样的事例,孩子父母放弃市中心的房子,搬迁到首都西南边缘地带,只是为了让孩子有机会在109中学上学。尽管学校没任何特权,仅是一所普通的区级学校,建筑物也一般化。但与莫斯科数百所中学相比,外表上唯一的不同是学校围墙外装有巨大的弓形屋顶。这里设有学校马术俱乐部,差不多30多个体育兴趣班,从剧院排演到饰品制作。对孩子来说,几乎所有兴趣班都是免费的。亚姆布尔戈认为,最令其骄傲的是,第109 中学参加重病孩子教师培训工作。

他说:“项目名称是‘关爱型学校’,针对那些数月躺在病床上的孩子们。这些孩子,大部分患有肿瘤疾病,在医院,我们直接为他们开设课程。在‘关爱学校’项目框架下,我们在国内设有48所分校,由受过专业培训的教员对他们施教。第109中学还接收矫正后的学生,我们认为,这并非仅是为了让他们及时跟上学校课程。对教师和医生联盟来说重要的是,改善孩子们的生活质量。甚至在重病化疗后,孩子们的腿很难支撑、喉中有呕吐感的情况下,他们也能聚集力量起床,开始学习。人不能总考虑疾病,还要有其它可忘记疾病的事情。这可能拯救生命。”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也有‘特殊教师’职业,而且提高到很高的层面。甚至还设有专门的培训学院。在此方面,我们与中国同行有共同的地方。”

叶甫盖尼·亚姆布尔戈认为,有很多证据表明,中俄两国中学学校平行设有类似课程。两国学校,都急需创新型教师。他们不仅懂得如何将知识传授给自己的学生,而且能够激发学生对独立创新与科研的内在兴趣。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1年 (40)
关键词
您好俄罗斯, 中学生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