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0 2021年12月01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51

美国参议员无法就与中国进行科技对抗事宜达成一致。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建议把《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USICA)纳入 《2022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NDAA )加以通过。舒默确信,提高美国的对华竞争力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应该在国防授权法案框架下单独列出拨款章节。他的反对者认为,一切都将以个别相关公司获得巨量资金而结束。

《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今年6 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得到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的目的是在对抗中国科技发展的背景下提升美国的科技潜力。这部法案规定拨款 520 亿美元,用于扩大美国国内芯片和微电路的生产数量;拨款 1900 亿美元,用于资助旨在增强与中国竞争能力的额外研发工作。

按照美国宪法,参议院所通过的法案应该在美国众议院获得通过。然而,众议院对《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持怀疑态度。众议院的领导们多次强调,希望众议院本身对抗中国科技影响和竞争的法案获得通过。尽管如此,目前他们还没有草拟出任何文件。

© AFP 2021 / MANDEL NGAN
民主党人查克·舒默以在美中关系中持“鹰派”观点而闻名,他似乎决定智胜体系。可以理解,没有人会推迟《2022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通过——这是维护国家国防能力和安全的最重要的基础。《2022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规定每年的拨款约为 7500 亿美元。因此,如果加上《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规定的拨款,支出可能达到1万亿美元。

共和党人反对这些支出。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说,共和党人明确表示,将阻止把《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纳入 《2022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NDAA )加以通过的可能。在预算拨款方面,共和党人经常给民主党人制造问题。尽管两党在必须对抗中国的问题上出现了罕见的共识,但共和党人仍然怀疑,如此巨量的资金是否会得到有效的使用。

舒默对作出这一决定的解释是,芯片短缺是一个严酷的现实,美国应该促进本国科技行业的供应链发展,以确保独立于中国。与此同时,他的对手、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批评这项倡议,指出它只会使受雇于军事工业综合体的少数私营公司和承包商暴富。桑德斯指出,正是这些企业曾一度将生产外包给包括中国在内的第三国。因此,除了为被选中的企业提供额外的暴富资金之外,这一措施现在不会带来任何东西。

实际上,重要的是理解,全球供应链是在市场规律的影响下形成的。当然,美国凭借其巨大的资源和经济实力,可能形成替代性、非市场性的分工机制。然而,问题是达成这一目标的代价将是什么。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姜跃春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不管看上去有多么离奇,但美国在追求竞争力的过程中,可能丧失本国的残余优势。

“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不仅拥有决策能力,而且调控能力也很强。如果美国强行确保供应链独立,我认为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他所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不会小。众所周知,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资源是按照经济规律分配的,特别是过去全球经过几轮的投资和产业转移,加强了各国产业的优化配置,以保障取得最佳的经济效益。而且发达国家将一些相对落后的产能转移到新兴经济体国家,不仅有利于带动新经济国家的发展,对发达国家本身也是利好,有助于本国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如果美国强行改变运行模式,不仅需要付出代价,也会影响自己的国际竞争力”。

当然,在半导体行业,美国拥有绝大多数的关键专利和技术。正因如此,芯片成为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另一个纷争的起源。美国利用本国的科技领先地位向中国施加压力。例如,限制包括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在内的一些公司获得本国技术的通道。重要的是了解,离开美国技术,就不可能生产出最先进的芯片,哪怕生产是在第三国进行的。因此,美国对其他国家保持着强大的压力杠杆。

但同样重要的是,由于供应链的全球化和国际分工,芯片和微电路的最终生产不在美国进行。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新加坡举行的彭博新经济论坛(Bloomberg New Economy Forum)上承认,美国现在的芯片和微电路总产量仅占全球总产量的 12%-13%。同时,技术最先进的芯片根本不是在美国生产的。雷蒙多表示,为确保供应的稳定,美国鼓励在“友好”国家发展芯片生产。

中国从未把本国工业主导地位当作制裁大棒。大多数专家同意以下观点,那就是芯片短缺是由新冠病毒大流行(COVID-19)造成的全球供应链故障引起的,也是由受疫情影响而产生的需求结构嬗变引起的。例如,对消费电子和计算机的需求急剧上升,因此开始更多地使用芯片来满足这些需求。而且,包括汽车行业在内的其它行业都面临着芯片短缺的问题。中国在这个过程中的作用微乎其微。

重塑供应链没有客观的原因。美国和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仍然不能相互孤立。顺便说一下,尽管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政治关系不断恶化,但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仍在增长,就证实了这一点,专家姜跃春说。

“中美作为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一个代表发达经济体,一个代表发展中经济体,从经济结构层面来看二者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比如与人民生活相关的日用品、轻工业产品主要在中国生产,高科技产品则更多的来自美国。如果双方能够开展良性合作,将能够实现效益最大化。过去几十年两国经贸关系不断深化发展,实际上相互有很深的依赖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要人为切断或者阻隔这种关系,未必是易事。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尽管强调了两年的“硬脱钩”,但结果是双边经贸关系还在不断上升,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也在增加,这反应了美国市场对中国产品的依赖度很高,已经到了不可或缺的地步。美国提出要与中国“再挂钩”,也证明要想完全切割中美之间的经贸联系非常难”。

中国《环球时报》在评论围绕《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开展的辩论时指出,如果法案获得通过,那么中美两国之间的科技合作将更加困难。要知道,包括美国硅谷在内的已经取得的所有进步——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最聪明的头脑之间无限交流知识和经验的结果。 影音分享网站油管(YouTube )或绘图芯片公司英伟达(Nvidia,港台常译作辉达)等许多科技公司都是由华裔创办的。因此,与中国隔绝不仅在经济上代价高昂,而且还会剥夺美国最重要的资源——智力资源。至于这次究竟是常理和实用主义占上风,抑或是政治和意识形态占优势,目前尚不清楚。但佩洛西表示,众议院和参议院将举行会议,在有问题的竞争法案上制定统一立场。

关键词
美国,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