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1 2021年10月29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171

马来西亚希望东盟能在 AUKUS 问题上形成一个共同立场。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认为,马来西亚提出这一主张是因为它与中国的友好关系以及不愿看到东盟成员国利益受损。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沙姆丁·侯赛因10月12日在马来西亚议会下议院表示,原定于11月的东盟防长会议为东盟国家对“澳英美联盟”(AUKUS)的回应达成共识提供了一个机会。这位马来西亚部长说,联邦政府对 AUKUS 的立场依然明确和一致。这个集团的形成引起了马来西亚的担忧,因为它可能会破坏东南亚的和平与稳定。

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李一平认为,就 AUKUS 达成共识对东盟十分重要,因为这是一个涉及外部对东盟成员国利益及其区域地位影响的问题。李一平院长说:

“在该问题上东盟成员国之间需要达成共识。我认为一方面是基于东盟历来在区域中的基本态度和地位,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东盟在处理大国关系时有组织自己和各成员的利益。无论是域外大国还是像AUKUS这种机制,东盟都不希望受其影响,包括危及东盟国家的利益以及东盟在区域内应有的地位。
“实际上由东盟哪个国家来牵头并不是重点,关键还是在于区域组织成员国能够在面对影响区域利益和区域地位时达成共同的对外态度。当然,马来西亚与中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双边关系。在平衡对美和对华关系中,包括在东盟需要形成共识的问题上,马来西亚能够主动出来发声,我想与中国友好的关系多少有一定关联。”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告诉国会议员,即使在与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通电话以及最近与澳大利亚海军中将大卫·约翰逊会面后,马来西亚在 AUKUS 问题上的立场仍未改变。他说他告诉对方,马来西亚不想被卷入大国地缘政治利益的博弈。他还提醒对方,各方必须避免采取任何可能加剧紧张局势和挑起冲突的行动。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同时强调,本国政府独立制定对AUKUS的立场绝非偶然。这位马来西亚部长不得不在议会驳斥反对派关于马来西亚在这个问题上“接受中国指示”的指责。此类言论是在马来西亚国防部长有关需要访问中国以澄清北京在此问题上的可能反应的声明之后出现的。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东盟研究中心专家维克托·波戈达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反对派的言论毫无根据。他说:

“当然他们不可能得到中国的任何指示,这样说甚至是荒谬的。马来西亚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它独立制定自己的外交政策。但同时它的行动也考虑到中国可能的反应。马来西亚最近与中国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中国是其主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当然如果围绕AUKUS出现问题,那么马来西亚也难以逃脱。它不想和西方争吵,同时也不想和中国弄僵。”

9月29日中国外长王毅在与马来西亚外长赛夫丁·阿卜杜拉的电话交谈中表示,中马是亲密友好邻邦。我们是共谋发展的好伙伴,更是守望相助的好朋友。中国已连续12年成为马最大贸易伙伴,连续5年成为马制造业最大投资国,凸显两国经济巨大互补性和合作潜力。

在中国官方的报道中,没有提到AUKUS的话题。但不排除双方可能讨论了、甚至同意马来西亚国防部长为此目的访问中国的可能性。考虑到马来西亚打算在东盟就 AUKUS 达成共识,中马两国国防部门间的沟通无疑是有益的。维克托·波戈达耶夫专家认为,达成共识对马来西亚很重要。他说:

马来西亚总理萨布里
© REUTERS / Malaysia Information Department
“对马来西亚来说,重要的不是单独行动,而是要与东盟联合行动。也就是说,这样它就可以去试图说服所有其他国家对美国在该地区的行动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这里马来西亚也担心新的集团的建立可能会导致该集团成员与中国关系的复杂化,因此马来西亚可能试图扮演某种中间角色。”

自然,马来西亚不希望该地区因为 AUKUS 出现紧张,因为它认为该集团很可能是针对中国。它不想这样,因为它不想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马来西亚和其他东盟国家都不需要该地区出现对抗局面,尤其是现在,在疫情后需要恢复经济之时。

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是最先对 AUKUS的组建做出反应的东盟国家。两国都认为,鉴于澳大利亚可能出现核潜艇,这可能将导致该地区的不稳定并引发军备竞赛。

关键词
马来西亚, AUKUS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