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1 2021年10月16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144

中国将帮助印尼打造锂镍项目开发新产业链。中国在印尼建铁路的经验,使其与日本竞争在爪哇岛建新干线方面拥有优势。

中国公司扩大在印尼锂镍项目中的参与度。按计划,中国盛新锂能集团将在印尼建设锂生产厂。该厂将设在印尼摩罗瓦里工业园区,而这家园区是中国青山集团和印尼Bintang Delapan公司专门加工镍的联合项目。

为建设这家工厂,中国公司将与在新加坡注册的Stellar Investment投资公司共同成立印尼盛拓锂能有限公司。伙伴们将为项目投资3.5亿美元,盛新集团将持有60%的股份。

盛新集团将成为首家计划在印尼从事锂生意的外国公司。专门从事国际能源和其它原材料市场研究的独立评级机构阿格斯对此进行了通报。据该机构资料,新厂产能是每年5万吨氢氧化锂和1万吨碳酸锂。这些半成品,将满足印尼蓄电池和其它电动汽车、计算机、通讯设备和家用电子产品对蓄电器日益增长的需求。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所东南亚、澳大利亚和大洋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阿列克谢·德鲁戈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中国公司将为印尼进口替代和工业革命做出贡献。

他说:“佐科·维多多政府极力鼓励发展本国产业,而不是进口高科技产品和用于后续组装的配件。这家工厂将采用现代化技术,为印尼的高科技工业和不依赖于进口的生产销售链发展奠定基础。”

盛新锂能集团在参与国际生产销售链方面经验丰富。其中,2020-2021年间,该公司为韩国LG International集团供应氢氧化锂,而其子公司Aoyinuo Mining使用澳大利亚Galaxy Resources公司的锂辉石精矿为此提供保障。看来,中国企业的国际协作经验,也可用于印尼进入区域锂镍生产销售链。

显然,印尼在实施铁路项目时也考虑到了中国企业在国际建设和服务市场上的成功业绩。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印尼研究所所长杨晓强教授在评价中企参标未来雅加达-泗水铁路可能性时也注意到了这点。

他说:“无论是高铁还是普通铁路,中国在建造和运营方面的优势都非常明显。我国当前拥有世界最庞大的铁路网和运输体系,工程建造和技术水平都属世界先进,运营服务也不断地实现创新。中国铁路能够保证铁路运输的安全、快速、绿色,并且舒适度也越来越高,这些都得到了世界各国包括印尼的认可。与日本或其他西方国家相比,我们是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甚至在某些方面我们还是领先的。”

与日本作比较并非偶然。中国公司曾在竞标万隆到雅加达铁路建设中战胜日本。印尼政府为将这条铁路铺设到爪哇岛东部泗水,或邀请日本公司参与项目。目前还未做出最后决定。也许,中国和日本可能参与这条干线的不同区段。也许,最后决策将倾向于某个国家。杨晓强教授预计,中国项目成本低、施工服务质量高的优势可以在招标中发挥作用。

他说:“在相同的质量标准下,中国承建的铁路项目成本相对低廉。对于财政能力不足或者预算吃紧的发展中国家而言,经济负担通常是他们在落实大型基建项目中必须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中国已经有了承建印尼铁路项目的宝贵经验,即雅万高铁项目。这一项目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印尼‘全球海洋支点’战略对接的重大战略项目,当前已经进入全面加速阶段,按计划明年将可以通车。在建设的过程中,中国和印尼的合作克服了大量的困难,包括特殊的地形气候、印尼的社会人文法律环境,以及持续一年多的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等等。同时中方还将项目的建设与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结合在一起,努力为当地培养人才,通过各种方式在项目的建设过程中造福沿线民众。可以说这种通过实践摸索出来的经验尤为宝贵,无疑会给中国参与相关项目的竞标和建设加分。”

专家阿列克谢·德鲁戈夫在评价中企和日企竞争能力时认为,中企的可能性更高。

他说:“中国人有很多自己的渠道,其中,他们拥有相当雄厚的经济和政治能力,包括印尼华侨。但印尼也有潜伏着的反华情绪,中美在本地区的对抗也有一定作用。凡此种种,都将在项目竞标中考虑到。最终决策,或是各方观点的妥协方案,这个问题相当微妙,尽管印尼方面将以中方在项目中所能给予的经济利益为出发点,而非以政治为导向。”

今年一月,印度尼西亚海洋统筹部部长卢胡特·班查伊丹在接待中国外长王毅时说道,佐科·维多多总统希望中国参与这个项目。5月,卢胡特·班查伊丹告诉记者,总统已指示他前往中国游说,为雅加达-泗水铁路项目提供资金。他于6月初对中国进行了工作访问。

印尼方面最终正式宣布,双方签署了建立高级别合作机制的谅解备忘录。卢胡特·班查伊丹宣布:“我相信,我们将继续巩固互利关系,以改善两国人民的福祉。”据悉,他与中国政府和商界代表举行了一系列主题会晤,对若干合作项目进行了讨论。

关键词
印尼,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