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2 2021年12月06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38

美国将开始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产品征收的部分关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日前做出此番表态。她同时不排除对中国采取新的限制性措施并启动新的调查。九个月以来拜登政府一直未能拿出全面的对华新政。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们说,华盛顿之所以向北京发出相互矛盾的信号是源于美国国内的政治乱象。

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不久便指示有关部门全面审查对华经贸政策。这样做当然不会让谁感到惊讶:拜登原则上是针对时任总统特朗普进行的竞选活动。于是乎,拜登从审查并不时取消特朗普在国内外政策中采取的一些措施开始了他的任期。

特朗普掌权时的美中关系严重恶化。特朗普对中国发动了贸易战,两年内对几乎所有中国进口美国商品都征收了高额关税。特朗普在 2020 年 1 月总统任期即将结束时与中国签署了所谓的“第一阶段”协议。该协议包括取消中国产品的一小部分关税,以换取中国承诺在两年内比2017年水平额外购买200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大宗商品和其他商品。特朗普将该协议视作达成全面贸易协议的第一步,以为该协议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国际贸易和经济政策并最终让美国受益。

拜登接任美国总统后,给人的印象是华盛顿似乎已经忘记了贸易协议。不管怎样,该协议很少在公共场合被提及。中国在 2020 年的头几个月显然没有完成协议中的义务——中国是第一个遭遇COVID-19 疫情的国家,所有资源都投入到了克服这一流行病中。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国开始恢复经济和商务活动,并根据第一阶段协议开始购买美国产品。

美国商界和学术界多次指出,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对中国的国际经贸政策没有任何影响,但伤害的是美国制造商,最终遭殃的是美国消费者。世界供应链的构架是这样的:中国不仅是成品的最大供应商,也是在其他国家生产商品所需的零部件的最大供应商。根据贸易统计,中国出口的货物中高达 50% 是中间产品。例如,令美国人骄傲的康明斯发动机制造商,就在中国生产一些零部件,诸如涡轮增压器,以及普通小型柴油发动机。该公司在中国有多家工厂。自然,在对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关税后,美国汽车制造商也要开始缴纳额外关税。

统计数据本身最能说明问题:关税对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没有多大帮助。 2017年,即在贸易战开始之前,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 2020 年尽管中国出口因 COVID-19 大流行而普遍下降,但这一数字仍为 3100 亿美元。原则上没有人认为对华贸易政策是无效的。但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就此意见各一。贸易战反对者表示,关税打击的是美国消费者。而反华鹰派认为这些措施还远远不够。在他们看来,贪婪的公司已经将生产外包给中国以产生额外的利润,现在这些公司又在呼吁放松对华贸易政策。结果这些限制性措施不起作用,美国的就业机会仍然没有出现。

美国政府首次正式陈述自己的立场,并试图概述进一步对华采取的措施。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政策演说时表示,华盛顿准备取消对中国商品的部分关税,以减轻美国制造商的负担。但她没有说明指的是什么样的产品。此外,戴琪表示美方对中方执行第一阶段协议的进展表示不满。她指出,中国没有完全履行购买美国产品的义务。这位美国贸易代表最后指出,华盛顿仍然严重关注中国的非市场贸易行为和政府补贴政策。戴琪说,她期待在未来几天与中国副总理刘鹤会谈,讨论所有这些紧迫问题并制定进一步行动的政策。这位美国贸易代表还指出,如有必要,美国准备使用所有工具,包括对中国加征关税和启动新的调查,以迫使北京履行其义务。

与会人士以及外部观察人士对美国贸易代表的演讲大失所望。她演讲的最终意思可以归结为:我们会做一些小小的放松,但我们还不知道是哪些,总之我们将继续保持原样。我们还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们需要和中方谈谈。如果这在拜登担任总统的一开始就说出来,到不奇怪。但经过九个月的密集贸易政策审查,竟得出如此粗糙的结论听起来很不令人信服。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亚太地区的俄罗斯”项目负责人亚历山大•加布耶夫说,美国新一届政府对中国采取的措施模棱两可,美国贸易和经济政策的含糊不清首先可用内部政治原因来解释。他说:

“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必须在想要取悦许多国内选民和喜欢特朗普贸易政策的群体之间取得平衡。这些是一些被称为‘战场’的州。在美国中期选举即将到来之时,这些州对民主党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拜登取消没有效果的关税,并称是因为美国工人和家庭因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而蒙受损失,并且美国需要采取不同的手段,那么民主党将面临失去选票的风险,这是拜登不愿看到的。因此上述做法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政府正在追求一些国内政治目的。其次,它想对中国保持一定的影响力。而另一方面,拜登至少还需要做一些与特朗普略有不同的事情。所以才有这样一个含糊不清的政策。我们将取消一些关税——这些关税对某些州的影响最小,对家庭的影响最大。但我们将保持政策本身,我们将要求中国履行其义务。”

最后一点在当前条件下也是比较成问题的。首先,美国一方面不断指责中国的非市场行为。但美国商品的指令性采购要求又是否与此相符呢?难道市场不应该决定一切吗?在回答相关问题时,戴琪说:“我是一个很务实的人。有必须履行的义务。问题不是我在意识形态上如何看待这一切,而是需要什么才能实现结果,以及哪些措施将是有效的。”根据各种估计,中国去年完成了60%的采购计划。今年,如果一切照旧,只能完成70%的计划。加布耶夫解释说,另一方面,也有不依赖于中国的客观因素阻碍了计划的实施。他接着说:

“总的来说,中国有一个非常合乎逻辑的解释,认为疫情发生了危机。该交易于 2020 年 1 月达成,然后发生了疫情。许多矿石和交易所商品已经贬值。现在这些商品波动很大,因此在全球物流中断和世界市场运行异常的情况下,很难说中国如何履行其购买农产品和碳氢化合物的义务。因此,我认为中方可以对取消某些关税的一些事情表示欢迎,并坚持为其留出宽限期。”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政府将采取哪些进一步措施。戴琪只是说,她希望与包括副总理刘鹤在内的中国同行进行坦率和公开的对话。这位美国贸易代表认为,谈话应能弄清北京的立场。美国必须了解中国未能履行其义务的原因,并根据对方的回应采取进一步行动。

大西洋理事会和荣鼎咨询集团周二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并不寻求成为市场经济体并进行相应的改革。戴琪也认为,中国可能不会改变,美国应该制定与中国互动的政策。看来美国正在接近众所周知的“接受”这一事实的心理阶段,即一律按照“民主”价值观来改变其他国家并实现平等的做法是徒劳的。在阿富汗的经历再次证实了这一点。但美国也不会与中国彻底决裂。自我标榜务实的戴琪多次指出,两国经济相互依存。也正因为如此,即将举行的会谈会有怎样的结果,也将愈加令人难以猜测。美中在寻求相互妥协的道路上无疑还要走上非常艰难的一段路。

关键词
中国, 美国, 贸易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