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0 2021年10月19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37

建立一个有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参与的集团对抗印太“四国”的想法是不现实的,虚幻的。这是一种虚构和幻想。这是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们的观点。他们认为,有必要加强上合组织,而不是建立某种反对西方组织的地区机制。

中俄不需要新的维护安全的地区集团

有印太和其他地区的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参与的印太“四国”的角色,引发了一场特别有趣的联合五方计划的讨论。印度英语新闻频道 CNN News18 最近宣布了这一消息。这里指的是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之间的潜在的地区安全合作协议。

电视频道提醒说,中国一直对“四国”对话机制做出“消极和不安全”的反应。电视频道指出,其他一些国家或多或少地分享它的立场。电视台以俄罗斯为例解释道,俄罗斯声称西方国家通过推动“印太战略”和所谓的“四国”机制参与“反华运动”。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8表示,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参与的集团可能只是为了对抗“四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但中国主导的反制措施不会走得太远。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名誉所长朱威烈认为,与其急于宣布建立某种反对西方组织的地区机制,更重要的是加强上合组织的潜力。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就印度电视频道网站上的上述消息发表了自己的评论。朱威烈专家说:

“这似乎是关于安全机制的一个新提法,不过目前我们已经有了上海合作组织,而且成立至今20多年效果显著,影响也在不断扩大。除土耳其外,上述国家都是上合组织的成员国,包括伊朗也正在申请成为正式成员国。因此在这一情况下,就是否有必要再成立一个安全机制,我个人的意见是可以再多交流,而不是匆忙宣布成立一个对抗某西方组织的地区机制。”

关于可能形成类似“四国”对话机制的五方地区集团以及还要建立军事联盟的说法,不过是一种猜测。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现代东方问题研究中心专家玛丽亚·帕霍莫娃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

“这里谈不上军事联盟。只能在安全领域、在维护地区稳定、解决一些全球性问题上进行各种形式的磋商,而绝不是军事联盟。‘四国’机制在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在加强,但说中俄、巴基斯坦、土耳其、伊朗等国会弄出一些针对它的东西是毫无根据的。也是不必要的。况且,我们已经参与的维护我们安全的机制将继续得到加强和发展。但这不是为了制衡‘四国’,而是为了尽量减少对自身利益的威胁,维护地区稳定。也就是说,不针对‘四方’机制的参与者,不与他们对抗,而是在双边伙伴关系的支持下,在上合组织等机制的框架内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它的成立不是为了反对其他地区集团,而是为了规范其成员国面临的问题。”

政治学家、莫斯科政府金融学院教授奥列格·马特维切夫对创建一个由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参与的地区集团的想法深表怀疑。他说:

“到目前为止,提及建立这样一个联盟的说法有些仓促。看起来像是划了一条分界线,而且还试图人为地反对一些已经合作和未来可以开展合作的国家,以维护地区稳定。那么,为什么他们被划在了对立面。例如,我认为俄罗斯以某种方式失去与印度的友好关系以建立某种军事联盟是没有意义的;最好是加强它们并将其与自己的利益联系起来。俄罗斯已经建立了军事联盟。有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并不是军事联盟。俄罗斯在军事领域帮助塔吉克斯坦,积极与中国、越南、巴基斯坦、印度、伊朗、土耳其等国开展军事技术合作。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是否需要与其中一些国家建立五方联盟,并与其他国家,尤其是印度疏远?事实上,这方面的工作只会引起怀疑。此外,我认为俄罗斯和中国也拥有自己的武器和其他防御潜力,足以保护自身安全并抵抗任何人。例如,我们是否需要在某些情况下为巴基斯坦、土耳其或伊朗可能出现的某些事件承担责任?未必有必要达成什么大的协议。在双边层面,我们愿意考虑威胁我们地区利益和我们这五个合作伙伴安全的每一个具体冲突。”

中俄两军可以在调节阿富汗局势方面开展合作

军事分析家、俄罗斯战略问题研究所专家弗拉基米尔·耶夫谢耶夫就五方互动前景评论道,不是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的联盟,而是他们应该合作制定解决具体危机的方案。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

“例如,这些国家可以在阿富汗问题上进行合作,但如果建立联盟,印度就会主动退出该协议。这削弱了在阿富汗解决问题的机会。如果这五个国家的确对阿富汗表现出一些积极的态度,那么我们就可以谈论他们合作的可能性。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这些国家的立场远非总能一致。比如在南高加索地区,因为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参与了最近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而俄罗斯扮演了维和者的角色。”

朱威烈专家称阿富汗局势是该地区最紧迫的问题,并指出所有上述五个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参与了其调节过程。朱威烈专家说:

“就地区而言,目前最紧迫的莫过于阿富汗问题。美国在驻军阿富汗20年后不负责任地宣布撤军,随后又出动B-52轰炸机定点空袭,同时塔利班仍然在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可以说政权和地区内的安全稳定问题没有一个得以解决。对此地区国家都有所行动,包括巴基斯坦、俄罗斯、中国都对阿富汗问题表示了关切。伊朗是阿富汗的邻国,与其关系更为密切,而且阿富汗的难民在伊朗境内有三四百万人,所以这一问题今后也需听听伊朗的意见。而土耳其当前是以北约的名义出军阿富汗,而不是作为邻国在阿富汗驻军。随着美国和北约都要退出阿富汗,恐怕土耳其的军队也不会再停留。考虑到这一系列问题都没有解决,我认为事态的进一步发展还有待于观察。”

与参加阿富汗事件的其他北约国家不同,土耳其一直采取中立立场。它的部队没有与塔利班发生军事冲突,它受到一定程度上的青睐。尽管塔利班坚持要求土耳其与其他北约盟国一起从阿富汗撤军。政治学家和东方学家斯坦尼斯拉夫·塔拉索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这场游戏中的土耳其因素已经明确。他说:

“印太‘四国’也在注视着阿富汗的局势,但距离很远。伊朗在阿富汗无疑有现实的影响力。绝大多数塔利班成员无疑都看着巴基斯坦。中国与巴基斯坦在阿富汗的合作非常密切,中俄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伙伴关系也很重要。但伊朗、巴基斯坦和土耳其,或多或少,都与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密切相关。这是中国广阔的地缘政治战略。土耳其正在加强自己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特别是通过修建一条绕过博斯普鲁斯海峡的航道。这让人想起中国‘一带一路’理念的实施。这里必须承认,中国的幕后角色是相当大的。”

© REUTERS / Ibrahem Alomari
军事分析家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认为建立五国军事联盟是不现实的,包括在其协助阿富汗解决问题的阶段。他说:

“俄罗斯和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合作是可能的,甚至可以通过军方进行合作,但俄罗斯和中国在阿富汗的角色会有所不同。当然,我们两国甚至没有提出结成双边联盟的问题。走近,没错,为了应对西方对两国不利的局势,进行了相当深入的合作。但我们不是在谈论建立同盟关系。中巴同盟关系也许发展得更全面,即便如此,它们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同盟。我不确定俄罗斯和伊朗之间是否存在盟友关系。我们正在通过战略对话走向战略伙伴关系。因此,即使是双边基础上的同盟关系也无法完全建立,更不用说在五国框架内形成某种同盟关系了。这是一个完全不现实的想法。”

政治学博士、莫斯科国立大学安德烈·马诺伊洛教授称建立一个由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参与的联盟的想法是远离现实的幻想。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所有这五个国家都将自己定位为强大而独立的地区大国,因此他们目前的地位并不意味着可以就反对某国而达成任何额外的协议。安德烈·马诺伊洛专家强调,由于上述参与国的利益相同,军事领域的某种多边合作的前景为零。

关键词
中国, 印太地区, 阿富汗, 上合组织, 俄罗斯, 伊朗, 土耳其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