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6 2021年07月29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92

美国跨党派参议员近日提出“台湾伙伴关系法案”,呼吁美国国民兵与台湾成立“伙伴计划”,确保有一支整合良好、危机发生时能迅速部署人员的防卫部队。专家分析指出,该法案涉及军事层面的合作,超越以往文化、经贸层面的交流,因此,虽然目前该法案能否在国会通过并被签署成法尚未可知,但中国大陆仍应谨防该法案成为改变现状的起点。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伙伴关系法案”(Taiwan Partnership Act )是由13名跨党派参议员提出,其中包括共和党籍参议员史考特(Rick Scott)与克鲁兹(Ted Cruz ),6月曾访问台湾的民主党籍参议员达克沃丝(Ladda Tammy Duckworth)也在提案议员行列中。

报道称,法案主旨为呼吁美国国民兵(National Guard)与台湾成立“伙伴计划”,确保有一支整合良好、危机发生时能迅速部署人员的防卫部队。

此外,为了持续支持台湾发展具备能力、备战水准及现代化的防卫部队,法案以“国会意见”呼吁美国行政部门,增进美台高阶防卫官员与将级军官往来、改善台湾预备役部队,并扩大双边人道及灾难援助合作等。

美国国会提出涉台法案并不罕见。今年6月,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洲小组委员会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领导人阿米·贝拉(Ami Bera)和史蒂夫·查巴特(Steve Chabot)提出“台湾和平与稳定法案”,这是一项“支持台湾外交、经济和物理空间”的议案。去年3月,美国众议院以415票赞成、0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通过“台北法案”,据称,该法旨在支持并确立台湾在国际的地位。

而这次的“台湾伙伴关系法案”与之前的涉台法案有显著不同。上海交通大学台湾研究中心研究员黄宗昊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强调,这一法案涉及美台直接的军事合作。

他表示,美国之前的涉台法案都可以视作双方在经贸、文化方面的交流,哪怕涉及到政治层面,例如允许美台高官互访,但都没有直接关联到军事层面。而军事是政治和外交的最后底线,因此这一法案应得到重视。

黄宗昊强调,“台湾和美国或许会以此为突破口,先从比较弱势和不重要的地方进行军事连结,如果中国大陆的反应不够强烈,美台或将层层递进,最终形成美军跟台军实际上结合的情况。”

而目前“台湾伙伴关系法案”刚被提出,最终是否能在参众两院通过并提交白宫,让总统拜登签署成为法律,尚未可知。黄宗昊认为,目前来看,拜登当局在台湾问题上比较谨慎,清楚地了解“底线”在哪儿。

相较于美国国会在台湾问题上较为激进的态度,白宫近期在这方面的表述较为保守。白宫国安会印太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于当地时间7月6日在亚洲协会智库主办的一次活动中明确表示不支持“台独”。他说,美国完全认识到、也理解这个问题的敏感性。

黄宗昊指出,如果拜登当局足够深谋远虑,应该积极斡旋使该法案无法通过。而如果美国国会最终通过该法案,拜登当局可以尽量地用不积极作为的方式来执行这一法案,拿捏一定的尺度。

他说:“如果拜登政府比较积极地想要拦阻这个法案,就可有效降低该法案通过的概率。不过他们也可能故意让国会通过,之后再在执行面上做文章,将行政裁量权作为应对北京的筹码。这个策略或许听起来很聪明,但很有可能适得其反。因为一旦法案通过,且国会积极监督政府执行该法案,白宫所期待自由裁量的优势就会被侵蚀。如果国会进一步通过追加法案要求执行,甚至严格规定如何执行,那时白宫非但无法自由裁量,连转圜空间都会丧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逼得要跟北京硬碰硬,这绝对有损中美关系的大局。”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此前表示,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美方应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立即停止借台湾问题进行政治操弄,停止美台官方往来和提升实质关系,以免进一步损害中美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

中国国台办发言人也曾强调,美国会一而再、再而三操弄所谓涉台议案,只会在两岸之间挑起更多事端,只会给中美关系制造更多麻烦,最终也会损害美自身利益。民进党当局总是试图通过这种形式挟洋自重,其结果只会加剧两岸关系的紧张与动荡,破坏台海地区的和平和稳定。

关键词
台湾地区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