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8 2021年08月04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293

中国加强在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的外交。中国呼吁取消对叙利亚的制裁。伊朗有信心在新总统的领导下深化与中国的关系。

中国在中东和北非的外交攻势

近日,中国外长王毅穿梭外交,与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的主要国家举行谈判。中国外长上周访问中亚时,与阿富汗、土耳其、科威特、沙特、叙利亚和埃及同行们举行了会晤,与伊朗外长通了电话。7月19-20日,他还计划访问阿尔及利亚。

王毅发表的声明,体现了中国在地区事务中角色的增长。他在与阿富汗外长穆罕默德·哈尼夫谈判时呼吁喀布尔与“塔利班”运动启动和平谈判。在与土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会晤时强调,有必要巩固双边战略对话,在世界动荡和变化背景下进行战略合作。今年5月,阿萨德第四次当选叙利亚总统。王毅在阿萨德宣誓就职日时,提出了中国有关叙利亚问题解决的四点倡议。

北京坚持,国际社会应认同“叙利亚人的选择”,放弃外部压力迫使叙利亚政权更迭的幻想,承认叙利亚在反恐斗争中的角色,中国外长还敦促解除对叙利亚的制裁。

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王毅出访叙利亚、埃及和阿尔及利亚,是中国在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外交的一部分。

他说:

“目前叙利亚情况比较特殊,国家还处于战后不太稳定的状态,因此大家可能对叙利亚会更加关心。考虑到战乱会对国家的稳定产生破坏影响,中方无疑希望叙利亚能够尽快恢复正常的秩序,看看中国是否与包括叙利亚在内的中东国家可以展开合作或者提供帮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王毅外长访问叙利亚、埃及和阿尔及利亚,包括之前出访6个海湾国家,这些都是中国发展与中东国家关系的组成部分,不应该把叙利亚或其他某个国家单独拿出来说事,因为中国的中东外交是一个全面平衡的外交。近年来中国的中东政策没有发生较大变化,包括在叙利亚问题上中方也是秉持一贯的政策立场。当然,到访每个中东国家的重点或许不同,但是中国与中东的关系在不断深化,合作越来越多,中国的中东政策也更加活跃和务实。”

王毅的伙伴们也做出标志性声明,指出了中国在本地区成功推动了自己的外交政策和经济战略。比如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本·法尔汉宣布,中国是沙特阿拉伯实力雄厚的伙伴,王国愿意成为中国的永久朋友。部长承认,中国在中东地区的角色在持续增长,并表示愿意与中方就阿富汗调节问题加强接触,协调立场。

土耳其同样有兴趣与中国就阿富汗问题进行互动。土耳其外长保证,安卡拉不同意也不参与借助新疆问题向中国施压。在大马士革和开罗,中国外长获得承诺,他们将坚决反对用新疆问题来干涉中国内政。

以上三国表示,愿意与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巩固合作。科威特外交大臣艾哈迈德·纳赛尔·穆罕默德·萨巴赫对中国积极参与恢复中国-海湾合作委员会自贸区协议谈判做出了高度评价。

伊朗新领导层期待中国的支持

伊朗外长哈桑·鲁哈尼与王毅通电话时表示,对新政府上台后进一步深化国家间关系充满信心。王毅则对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和其政府在8年中发展中伊关系所做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中国将努力支持伊朗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以及选择政治体制和以自己的条件选择发展道路、捍卫本国公正权力与利益。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所中东国家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伊琳娜·费多洛娃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强调,目前,对伊朗来说,与中国的关系具有特别的意义。

她说:

“王毅外长向伊朗外长转达的中国政府信息对德黑兰意义重大。目前,在维也纳举行的联合重返伊朗完成核项目谈判情况相当紧张。美国指责伊朗在拖延谈判,威胁有可能完全中断谈判。而伊朗方面则宣布,他们将在新总统易卜拉欣·莱西今年8月就职后再继续。重拾完成伊朗核计划责任将大大改善伊朗的经济状态,甚至解除制裁。如果在新总统执政时达成协议,那么当然会提高新总统在伊朗的声望和尊重感。如果协议在哈桑·鲁哈尼任总统期间签署,那么将对鲁哈尼代表的伊朗自由派权力阶层有利。因此,将谈判推迟到新总统8月份就职,显然是符合逻辑的。但是,美国提出了是否与伊朗继续谈判的话题,在此情况下,中国的支持对伊朗的外交政策、其中包括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对经济也是这样,因为与中国的关系,首先是伊朗的经济发展问题。中国支持伊朗目前的路线,可减轻伊朗与西方国家和其他国家的谈判压力。”

王毅在大马士革与叙利亚领导人讨论中国对叙利亚经济恢复的可能贡献前,伊朗外交部副外长Reza Najafi率领的代表团也来到了叙利亚。据阿拉伯媒体报道,伊朗代表团之行主要目的是抵抗“经济恐怖主义”。大马士革和德黑兰都认为,美国对他们的具体经济领域的制裁是单边“恐怖主义”。不排除,如果维也纳谈判顺利,伊朗有摆脱部分制裁的可能。那样的话,可与本地区伙伴激活经济和贸易联系。那么,中国和伊朗在叙利亚就国家恢复和终止冲突的努力能否同步进行呢?专家伊琳娜·费多洛娃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她说:

“当然,伊朗在叙利亚获得了巨大的政治和军事影响力。目前的任务是,将所增加的军事影响力转化为经济成分,改善自己在叙利亚的经济地位。另一方面,伊朗因所遭受的制裁,实际上没有能力在叙利亚推行积极的经济政策,为其投资,尽管有这样的愿望。另一方面,叙利亚政府目前的金融潜力也非常的小。而中国确实有能力为叙利亚投资,促进其恢复。很自然,因叙利亚是中东地区非常重要的地缘政治国家,一旦局势稳定,中国将向叙利亚经济投资,当然能够得到收益,其中包括政治上的收益。伊朗因无力在叙利亚推行积极的经济政策,只能顺其自然看待中国的政策。因为伊朗方面对和中国搞双边合作非常感兴趣,所以不会给中国设置任何障碍。相反,伊朗将利用自己的军事政治影响力,去促进中国与叙利亚发展关系。”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与王毅会晤时强调,叙利亚愿与中国在巩固经济、科技、文教和打击恐怖主义方面进行合作。王毅在与叙利亚同行梅克达德谈判时,称叙利亚是共同发展“一带一路”倡议的伙伴。中国有意寻找有效途径,推动在农业、经济、贸易和反恐方面的互利合作。王毅还表示,中国愿意为叙利亚提供援助,提高打击恐怖主义的能力。很多观察家认为,这是发展双边关系和军事技术合作的信号。

关键词
中国, 中亚, 中亚国家, 叙利亚, 政治, 伊朗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