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9 2021年06月13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70

澳大利亚成为无法完全确保本国公民回国的国家之一。高昂的机票、强制检疫中的付费内容以及对入境人数的限制,使得大约4万名澳大利亚人无法回家。他们被迫在其它国家漂泊、花光积蓄却没有就业机会。

处于不明朗的状况

澳大利亚卫生部估计直到2021年底边界都不会完全重新开放。据卫生部部长布伦丹·墨菲(Brendan Murphy)预测,即使按计划速度为居民接种新冠病毒疫苗,而且到今年年底前大多澳大利亚人已经接种疫苗,这种情况也不会发生。这意味着滞留海外的4万名澳大利亚人仍将处于不明朗的状况。那么,是什么阻止了他们返回家园?

首先,问题在于现在飞往澳大利亚的机票价格已经上涨了几倍。例如,从伦敦到堪培拉的机票价格可能在2300美元到12000美元之间,从莫斯科到堪培拉的机票价格可能在2700美元到6400美元之间。

但是,即使是做好花费这笔资金准备的人来说,还存在另一个障碍:抵达澳大利亚后在酒店中的强制检疫收费,约为每人2300美元。

但是,这也不能确保回家的可能性:自2020年7月以来,澳大利亚一直执行限制每月入境人数的政策。因此,即使有足够的钱,回家仍可能成问题:他们有权无缘无故取消乘坐当次航班的资格。

当边界关闭时,摄影师兼模特詹姆斯·卡特(James Cater)就成了陷入此种状况的一名澳大利亚人,当时他正在俄罗斯旅行。澳大利亚政府提供的全部支持就是1500美元,这笔钱连买机票都不够,但要求必须在抵达澳大利亚后的一年内归还。

卡特在向卫星通讯社介绍自己的状况时说:

© Sputnik
詹姆斯·卡特,您对澳大利亚政府无视本国国民受困海外的行为有何感想?
“澳大利亚政府极其不愿提供帮助。这是彻底的失败:整个澳大利亚边境问题,在所有领域。我与外交部的沟通是完全自动化的,所以没有任何真正的工作人员提供帮助。澳大利亚领事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我提供支持。他们提供的唯一财务支持是2000澳元的贷款,但要求在您回家后的一年内归还!而且那只是在9月份才提出的。谢天谢地,俄罗斯政府多次慷慨地延长了我的签证期限,但现在我希望成为一名临时居民,因为目前尚不清楚我何时或如何能够回到自己的祖国”。
© Sputnik
詹姆斯·卡特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

这名澳大利亚人没有灰心丧气。现在,他与俄罗斯女友安娜生活在新西伯利亚,为婚礼做准备,经营着一个有关西伯利亚生活的照片博客。然而,他真心为同胞难过——他们中的许多人要不幸得多。

“谈到曾在伦敦等其它地方工作的人,他们的签证已经过期,因此他们甚至不能找到工作生存下去。我很幸运,我有令人不可思议的伴侣安娜和她的家人在照顾我。但是,仍然有很多澳大利亚人只是呆在拖车公园或敞篷车上勉强度日”,卡特对同胞们表示同情。

回家的权利

被抛弃的澳大利亚人相信,他们的政府侵犯了他们的合法权利。根据《世界人权宣言》所载的国际法法律原则,人人都有权返回自己的祖国。

滞留海外的澳大利亚人群体(Stranded Australians Abroad)甚至向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递交请愿书,请求干预局势。目前尚未收到明确的答复,但许多专家认为,如果澳大利亚没有相应的法律,联合国也将对此爱莫能助。

相比之下,经常被指控似乎涉嫌侵犯人权的俄罗斯和中国,并没有抛弃任何一个本国公民。

为了让俄国人在大流行期间返回家园,俄罗斯做了大量工作。根据俄罗斯联邦外交部的数据,自2020年3月18日以来,有超过31.2万名同胞返回俄罗斯联邦。俄罗斯当局从38个国家组织了556次出境航班。帮助俄罗斯人回家的各种措施在民间被称为“我们不抛弃自己人”。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评论边界关闭局势时说出了这句话。而且,更不用说所有货币性国家支持和补助都是在无需归还的基础上提供的。

1月,在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大流行期间,仅借助专门组织的包机航班,就有7万名中国公民成功回国

更富有=更重要?

澳大利亚人揭发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虚伪和摆错优先次序。他不仅在使所有滞留海外的公民到2020年圣诞节前回国的事情上食言,而且还对同胞们作出了一系列有争议的决定。

1月份,澳大利亚政府以英国变异新冠病毒的威胁为由,把允许入境人数砍掉一半。然而,几天后,就有1200名外国网球运动员被允许抵达澳大利亚,参加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

舆论界也对前来澳大利亚躲避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名人的特殊待遇感到愤怒。与抵达后必须在酒店中隔离但食宿自理的普通公民的是,他们却被允许在家中,也就是在豪华宅邸中通过检疫。例如,茱莉亚·罗伯茨(Julia Roberts)、埃德·希兰(Ed Sheeran)和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都获得了这样的宽大处理。更不用说,许多到来的名人过着公开的生活方式,举办音乐会和派对,并拍摄电影。

2020年2月,澳大利亚抢在世界卫生组织(WHO)之前宣布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大流行。此后,该国立即关闭了边界,并对本国公民实施入境限制。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决定采取如此严厉措施的许多国家之一。

根据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DFAT)的数据,目前有多达4万名澳大利亚人,且他们想回国,其中5000人被国家归类为“弱势群体”。

许多人陷入可怕的境地:一些人失去工作,几乎耗尽毕生积蓄;另一些人则需要医疗援助,或者他们患病的亲戚需要照顾。

关键词
新冠肺炎, 澳大利亚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