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2 2021年05月13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40

由于有人在美国脸书(Facebook)社交网络平台上发布描述新疆繁荣的帖子,脸书因此遭遇美国舆论界的批评浪潮。社会活动家们和脸书公司的一些雇员确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据说损害了维吾尔族人的权利,他们认为,脸书社交网络不应散布相关内容。目前脸书公司否认了这些指控,并指出赞助内容以及上述提到的维吾尔族人谈论新疆生活得到改善的视频并没有违反社交网络平台的规定。

从初创公司到全球生态系统

公司在上述情况下的利益具有物质基础。尽管脸书社交网络在中国被封锁,但公司仍从广告和中国客户的所谓赞助帖中获得了巨额收入。按照《华尔街日报》的计算,脸书在中国的广告收入每年超过50亿美元。如果这属实,那么中国市场在脸书公司的盈利方面仅排在美国之后,位居世界第二位。无论如何,即使《华尔街日报》夸大了数字,也很难否认中国市场对公司的重要性。然而,目前尚难预测,脸书公司是否能够承受自由主义舆论以及裹挟了华盛顿政治建制派的反华情绪的进攻。

无论如何,从部分而言脸书公司,从整体来说大型科技企业(BigTech),现在都吸引了美国当局越来越多的关注,因此,扎克伯格及其公司可能无法避免某些问题。脸书公司和许多其他数字公司已经成为全球科技巨头,创建了整个生态系统,并在世界范围内积累了庞大的用户基础。美国国会结束了对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公司的调查。调查显示,科技巨头在关键商业领域拥有垄断权,并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

例如,谷歌被指控利用其搜索引擎来弄清楚哪种浏览器最受用户欢迎,随后使用所获数据成功开发出了Chrome。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公司也利用其合作伙伴的数据获得了竞争优势和好处。苹果公司更是毫不知耻地迫使世界各地的移动应用开发人员接受自己的条件,并从他们身上收取巨额手续费。根据调查结果,美国当局做出了明确的结论。大型科技企业通过利用非常重要的交易杠杆——搜索引擎、应用商店和社交媒体,抢占了巨大的市场份额。这种情况此前也曾在铁路和电信巨头身上发生过。但与从前的垄断行业不同,科技公司成功地利用在一个商业领域中积累起来的数据,以便获得向其它行业扩展的优势。

问题在于,科技巨头已经逐渐发展到开始在国家从传统上来说扮演主要角色的那些行业内形成竞争的程度。例如,脸书公司携全球超国家支付系统“天秤币”(Libra,后来更名为Diem)项目,向国家货币垄断发起挑战。因此,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当局都对脸书公司的数字货币项目持极端否定的态度,迫使维萨卡(Visa)和万事达卡(Mastercard)等世界上最大的传统金融基础设施领域玩家也放弃参与项目。亚马逊公司禁止美国警方使用采取了该公司技术的人脸识别系统。实际上,亚马逊公司迫使美国国会启动规范人脸识别系统的立法工作。亚马逊公司就是以这种方式对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事件作出反应的,弗洛伊德之死后来引发了大规模的“黑命贵”抗议活动(Black Lives Matter)。

大型科技企业投身政治

世界科技巨头起初置身于政治之外,它们的创建初衷是为了获取某些数字服务的中立平台,或是交流和自我表达的平台。但现在,各个科技公司越来越多地参与叙事的形成,甚至鲜明地表达了政治立场。就在几天前,推特发布了特别的奶茶表情符号。推特解释称,制作这些表情符号是为了支持由来自缅甸、香港和台湾的亲民主网友组成的在线社区“奶茶联盟”。 原则上讲,全球科技巨头的活动开始尤其频繁地带有政治色彩是在2019年香港爆发抗议活动期间。最初,推特公司(Twitter)封锁了大约20万个使用中国大陆的解锁IP地址的帐户。这些用户主要表达了对中国当局的支持,批评香港反对派运动。当时脸书公司开始删除据称传播虚假新闻的帐户,这些帐户发布了与香港抗议活动有关的内容。脸书公司称这些账户“与同中国政府有关联的个人有关系”。不久,谷歌公司加入了“快闪活动”,而谷歌旗下的视频网站“油管”(YouTube)则关闭了210个相关频道 。谷歌公司实际上直接发文称,已经加入其他大型科技企业同行的行列,后者正在积极反对由中国当局发起的协调一致的影响力运作。

自然地,信息传播的组织者(社交网络可被归为此列)和其他互联网服务,对内容的传播负有一定责任。当然,他们应该按照运行国的法律行事,禁止违法内容的传播。但是,在所有国家中被归入此列的几乎是同样的东西:与毒品和武器制造和销售相关的信息、儿童色情、极端主义材料等。中国资深互联网观察家刘兴亮(Liu Xingliang)说,这类平台不应干预政治,或是推动某些群体的经济或政治利益。

“我认为平台应当承担审查和管理发布信息的内容。因为任何一个平台都不是法外之地,需要遵守当地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而且当平台发展壮大到一定程度后,也应该承担一些社会责任。当发生与法律相冲突或者严重违反社会道德、影响社会不良风气的事件时,平台是有义务进行审查的。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情况外,平台的其他审查管理行为都不应该被支持,无论是基于政治目的还是商业目的。我认为平台应当敢于接受各方的监督,而不是成为一小部分团体的政治或商业工具”。

截至目前,大型科技企业就是在干预政治。早在2016年,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美国大选时,民主党人就把自己的失败解释为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据称,俄罗斯组织了互联网巨魔的协调工作,后者通过世界社交网络说服普通美国人选择共和党候选人,并积极推广揭发民主党和传统自由主义价值观的虚假信息。如果说起初社交网络也曾因某些政治家据说为其它国家的虚假报道提供自身平台而处于批评风暴之下的话,那么现在社交网络本身就在积极地支持这些主张。因此,在2020年6月,脸书公司开始在受外国政府控制的媒体页面上标记特殊标签。脸书公司管理层表示,这一标签的决定是在对所有者、资金来源、所有权结构、编辑政策和其他标准进行数据分析的基础上而作出的。包括俄新社(RIA Novosti)、“今日俄罗斯”(RT)和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Sputnik)在内的俄罗斯媒体已经收到了这个标签。中国《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和人民网(people.com.cn)也被赋予了同样的标签。获得此类标签的出版物被禁止在美国境内为自己的页面做广告。该公司对这一举措的解释是渴求透明度。只是,由美国政府资助和控制的美国媒体不知为何却没有收到这样的标签。

令人好奇的是,美国的大型科技企业不是为一个国家的利益服务,而是为一个政党的利益服务,以至于推特公司和脸书公司永久冻结了当时仍担任美国总统职务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帐户。特朗普支持者的账户也遭到封锁:那些积极支持特朗普的人遭到推特清洗。当特朗普的支持者大规模切换到Parler应用机会进行相互交流时,苹果公司和谷歌公司从他们的应用商店中删除了这款应用。亚马逊公司则把Parler应用与自己的虚拟主机断开了连接,实际上关闭了这款应用的运行。特朗普的财务状况也受到打击,电子支付服务机构Stripe封锁总统及其支持者接受捐款的机会。

在监管机构的瞄准下

这些事件再次表明,私有平台可以做出有时是出于政治动机的独立决定,有时是出于政治动机,而且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但问题在于,当它们传播到全世界时,就无法反映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了。科技公司的立场可能与各个国家的法律相冲突,更不用说习俗和政治观点了。在这种情况下,行业的未来发展将呈现出两种方案。

第一种方案——各公司将像现在一样发展。届时,全球网络空间的分裂是不可避免的。这无疑将严重限制各公司的存在和影响的规模。鉴于许多国家正在积极推广数字和互联网主权的概念,将其作为国家主权的自然延续,因此当前的全球服务可能成为区域性的服务,服务于友好的政治体制并推动某些意识形态。

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的专家尼古拉·马克科特金认为,在当前情况下,全球网络空间完全按地区分裂的可能性很小。这位专家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大型科技企业将继续在不同的政治利益之间随机应变。

“一方面,大型科技企业已发展到必须在政治利益之间随机应变的程度。他们处在美国政府的巨大压力下,希望维持自己的生意,准备做出让步或采取模棱两可的步骤。例如,特朗普的推特账号所发生的事情。大型科技企业将无法恢复到最初完全不问政治的状态。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数字世界的重要性提高到了如此程度,以至于它不仅成了一个经济领域,而开始渗透到国家生活的所有领域。"

全球网络空间确实不会按地区完全分裂,因为这种分裂早就应该开始,就像中国所作的一样,他们拥有自己的社交网络,不依赖于油管、脸书等。在俄罗斯,情况是不同的,要摆脱西方媒体,甚至哪怕是试图封锁西方媒体,都是无法获得成功的。人们仍将尝试寻找西方媒体的通道,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西方媒体。在西方媒体变成俄罗斯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后,对一些人来说,这成了他们收入的一部分。

同时,大型科技企业可以退后几步,重返自己的初始功能,并尝试如果不是完全的话,那么尽可能降低政治对自身活动的影响。如果他们不超出自己的权限框架,那么他们将能够在全球范围内继续发展。例如,当来自科技行业的中国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Ant Group)开始积极向金融领域扩张时,中国当局让他们明白:不能进入不属于自己的菜园子。结果,蚂蚁公司保证将专注于最初的专业化,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公司最终将保留哪些活动领域,又将放弃哪些活动领域。世界其他地区也在考虑对生态系统公司进行监管。欧洲委员会已经对亚马逊公司发起了正式的反垄断调查。

欧洲委员会表示,亚马逊公司的正在系统地从在平台上交易的独立卖家那里收集非公开的商业信息,并把这类信息用于发展与独立卖家直接竞争的自有零售商业。中美两国监管机构对一些科技巨头也存在类似的反垄断诉求。
俄罗斯银行不久前还发布了题为《生态系统:监管方法》的报告,其中描述了整顿此类公司活动的可能方案和方法。各国倡议之间有一个共同点——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禁止抑制竞争的不正当作法,因为一直竞争会阻碍创新的发展,且最终将导致人类的生活质量下降。

关键词
社交网Twitter, 美国, 政治, 社会, 科技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