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 2021年11月27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186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表示,美国将很快取消对中国产品的部分关税。她认为,白宫意识到关税对美国经济造成的负面效果。不过,希拉里附带说明,美中关系范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因此不应期待美国完全取消所有制裁。

希拉里是在新加坡举行的彭博新经济论坛上发表此番演讲的。她在网上论坛期间发言。她指出,美中不能也不应该让双边关系急剧下滑。她认为,目前双方正在积极努力确定扩大双边合作的可能边界和形式。这位美国前国务卿承认,在唐纳德·特朗普政府期间对中国产品征收的一些关税对美国人弊大于利——例如在农产品领域。尽管如此,希拉里表示亚太地区海上军事化加剧是不被容许的。然而,她把与中国的对抗评论为不得不应对的新现实。

令人好奇的是,希拉里的配偶——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却恰好支持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美中关系范式,这种范式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就是“介入”(engagement)。他积极主张推动美中合作,特别是在经贸领域。正是在克林顿时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取得了重大进展,该谈判于 2001 年随着中国入世而顺利结束。克林顿认为,尽管当时美中之间出现了种种政治和意识形态矛盾,但两国需要发展合作。

美中关系的某些进展是从巴拉克·奥巴马 (Barack Obama) 时期开始的,他宣布了美国重返亚太地区的战略。但在特朗普时期,战略彻底发生了变化。美国放弃“介入”政策,转向系统对抗。这样,中国开始被华盛顿视为主要的地缘政治对手。两国开始在贸易、科技、政治、意识形态、经济和军事领域相互对抗。尽管存在不可调和的国内政治对抗,但共和党和民主党只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一致——中国是一个危险的对手,美国应该全力以赴对抗日益强大的北京,这个事实也说明了对华政策发生了彻底的修订。

当拜登接替特朗普出任总统时,中国政治并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关税税率仍然有效,几乎36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都被课以关税。是的,从形式来说拜登政府重新审查了特朗普的对华政策。然而,并没有采取任何“革命性”的步骤。事实上,很少东西发生变化:关税仍然存在,对中国公司的制裁仍然存在。不但如此,中国企业的黑名单甚至略有扩大。人们继续听到华盛顿对中国的政治指责。只是取代朗普所痴迷的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是,现在他们利用了民主党最喜欢的人权话题。

有趣的是,在贸易战年间,中国的行动变得更加果断。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收到中方提出的“错误清单”,北京认为华盛顿应该纠正这些错误,其中包括关税、针对中国公司的限制、对中国官员的制裁、逮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等等。北京明确表示,不解决这些问题,中美关系就不会改善。

华盛顿出人意料地对此进行了迎合。孟晚舟回国了。为中国记者们恢复了签证。现在正在考虑可能取消关税。而且不仅是希拉里: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中文名戴琪) 此前对此也做过表示。

拜登需要北京的帮助
© AFP 2021 / JADE GAO
美国为何决定让步?答案相当简单:尽管美国在旷日持久的贸易战中扮演了“侵略者”的角色,但与中国相比,美国处于更弱的地位。原来,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替代关税所普及的中国产品。重建多年来形成的供应链既昂贵又耗时。事实证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产品中,多达一半是中间产品,然后由美国制造商用来生产成品。

这样,由于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美国康明斯发动机(Cummins)、美国食品、美国电子产品以及许多其它东西都开始涨价。限制芯片供应导致中国公司在制裁生效之前储存它们,以备将来使用。结果是全球芯片短缺,这对世界各地的汽车制造商造成了沉痛的打击。把中国公司的股票从股指中剔除,禁止投资中国股票和债券——这一切引起了西方投资者的不满。他们与政客们不同,他们的出发点不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偏见,而是出于实用主义的计算。这种计算表明,中国,而不是美国,更好地应对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后果。中国迄今仍然避免采取激进的货币刺激措施。这意味着中国市场成为世界资本的避风港。在这个背景下,华盛顿的限制违背了客观的市场趋势。

最后,美国的通货膨胀只是由于美联储采取量化宽松政策和旨在维持美国经济运转的大规模刺激措施引起的,而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则进一步助长了通货膨胀。这样,华盛顿发现自己掉进了本国行为的陷阱之中。贸易不平衡,美国在某些领域落后——这些是客观的市场趋势,不取决于北京的意图。美国把中国塑造成一个虚构的敌人,不仅使本国的根本问题放任自流,而且使局势变得更糟。

华盛顿发出的信号前后不一而且自相矛盾,就很好地说明了这种情况。一方面,美国不能示弱。另一方面,美国自身真正的力量越来越小。正因如此,一方面,对从事量子计算和半导体行业的中国各个新公司实施制裁,因为它们涉嫌与军工联合体有联系。另一方面,白宫正试图与北京谈判军控合作。一方面,对于像华为这样的一些公司来说,芯片供应是被禁止的。另一方面,对于其他人——比如从华为中完全独立出来的荣耀(Honor)——所有的道路仍像过去一样是开放的。

华盛顿称中国需要履行早在特朗普时期签署的“第一阶段”协议的所有条款,这意味着中国增加采购美国产品。另一方面,华盛顿没有与中国讨论新的现实:在大流行、封锁、供应链中断以及能源价格波动的背景下,如何执行在完全不同的条件下所讨论过的协议。目前,协议仅完成了 56%。然而,实际上,这有什么意义呢?有记者问,如果中国不履行协议,美国会怎么做?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对此回答说:这是百万美元的问题。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希拉里•克林顿, 中美关系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