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8 2021年05月08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196

美国将继续在亚太地区对中国采取压制政策。对此,北京方面呼吁拜登政府放弃特朗普政府的粗暴打压政策。中方警告,把中国当作战略对手是严重战略误判,将导致重大战略错误。

本周四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上任后首次与菲律宾、泰国及澳大利亚外长通了电话。在与菲律宾外长特奥多罗·洛钦通话时,布林肯表示就南中国海争端问题,美国将继续支持东南亚各国。他指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张已超出国际法允许范围,因此美国拒绝接受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张。布林肯承诺,一旦菲律宾的武装力量、飞机、船只在南中国海及太平洋海域遭受攻击,美国将向菲律宾提供援助。

美国国务院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布林肯与泰国外长敦通话时,双方强调了推动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繁荣、安全及共同价值的重要性。

澳大利亚外交部发表声明称,布林肯强调了两国合作的重要性,包括多方组织机构框架内的合作,如“印太构想”。此外就全球外交政策优先权问题,双方讨论了美澳两国紧密协作的必要性。

新一任美国政府与其地区合作伙伴的首次通话内容表明,美国新政府将继续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对华政策。如干涉南中国海领域争端,利用与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组成的反华同盟压制中国。

中国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员陈相秒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未来的南海政策基本上与特朗普政府没有大的本质区别,军事上的打压不会有所调整:

陈相秒:美国国会参议院1月27日通过了布林肯出任国务卿的人事提名,那么这期间他的发言实际上非常重要。特别布林肯提到了中国是美国目前的挑战,包括国防部长奥斯汀也是这么说。在这种情况下,南海问题就是重要的议题之一。我个人认为拜登政府未来的南海政策基本上与特朗普政府没有大的本质区别,军事上的打压不会有所调整。甚至拜登还可能采取其他新的方式,比如强调的联合其他国家协同行动,让日本参与南海航行自由行动,把过去一直炒得沸沸扬扬的向南海部署海警的事情推向正式落地,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拜登政府的南海政策会给中国带来两方面的挑战:一是南海形势,中国首先面临的就是军事各方面的压力不断增大,无论是与东盟国家或有关声索国处理海洋争端,还是与美国在南海的较量导致地区安全形势恶化,或者与菲律宾、越南之间的互动,都面临着很复杂的问题;二是中美关系目前处在回暖的关键转折期,双方都在观察对方的动作、摸索对方的底线。那么南海问题就有可能就会成为中美关系未来转圜或改善的一个包袱,也是所面临的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1月27号,美国总统拜登表示,在南海争端中美国将继续支持其盟友日本。

在与日本首相菅义伟通话时,拜登称,美国政府忠实于美国对日本的防卫义务,包括中日双方有争议的岛屿。上周六,美国新任国防部长奥斯丁与日本防卫相岸信夫通话时称:“美日安保条约”同样适用于有争议的岛屿。

华盛顿方面在与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以及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琳达·雷诺兹的会谈中也提到了对中国的压制。会谈中美方指出了美国与印度、澳大利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的重要性,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防止“恶意行为”、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印太构想”反华联盟在其反华战略意图中也采用了这些术语。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外交学院教授安德烈·沃洛金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目前美国政界中反华情绪仍占上风:

特朗普政府期间,美国国内达成了某种共识。因此,现任美国政府不太可能改善美中关系,至少在近期内不太可能。特朗普执政期间,对华政策极为重要。不可否认,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对手。美国国内政界的这一共识形成了美国对华关系的大框架,新政府不得不受限于此框架。

与此同时,中方不断呼吁拜登政府放弃特朗普、蓬佩奥的“粗暴”对华政策。《中国日报》报道称,是时候结束给中国贴标签、无端指责中国的粗暴时代了,中美关系应该谱写以合作互利为基础的历史新篇章。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出席中美关系视频会议时发表讲话,他说,把中国当作战略对手和假想敌是严重战略误判,将犯重大战略错误。他警告美方不要挑战中方的红线。他还强调说,在事关中国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中国没有任何妥协退让余地。崔天凯还表示,中方愿意合作,而非对抗。他呼吁中美双方通过对话解决争端。

南中国海争端可能引发以上讲话中提到的重大错误。陈相秒认为, 中国还是要有一定的定力和一些海上措施,让美国明白南海局势的升温对双方都是不利的,美国从中占不到丝毫便宜。

陈相秒:如果南海问题需要降温,美国首先需要释放出比较积极的信号,因为美国的有些行动不停止,中国就只能采取应对措施,那么双方之间的较量也不可能降温。因此我个人认为目前主动权不在中方手里,我们更多地还是需要从以下三方面着手:第一,稳定与美国在南海地区伙伴国或盟友的双边关系,推进“南海行为准则”来牢牢抓住东盟国家或相关声索国。第二,加强与菲律宾、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国的海上合作,毕竟海上合作是双方处理海上问题时重要的缓冲剂,能够发挥关键的作用。第三,建立有关海上直接争端的双边对话机制,我们现在与菲律宾有相关机制,那么如何与马来西亚、越南也扩展出来,我想都是我们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另外,中国目前在南海问题上不能示弱。因为一旦示弱,美国国内很多鹰派或特朗普时期的极端分子会认为美国的压力有效,进而有可能会得寸进尺。所以根据目前的情况,中国还是要有一定的定力和一些海上措施,让美国明白南海局势的升温对双方都是不利的,美国从中占不到丝毫便宜。
就其他域外国家而言,目前南海问题已经成为了中国与日本、澳大利亚和英国双边关系中的一个重要议题。今后中方还需要以经贸合作为抓手,扩大与这些国家的双边利益,让他们在处理南海问题时有所顾虑。

观察家们注意到:布林肯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美关系是美国最重要的外交关系,在两国关系中存在着具有建设性的方面。首先,这是指在符合两国共同利益领域内进行合作,包括气候问题。中美两国将与其它国家一起应对全球变暖的问题。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美国, 中国, 布林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