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1 2021年12月05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20

前一天,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了电话。此后,韩媒充斥着“印太地区关键”一词。拜登宣布总统大选获胜,他将韩国看成是地区安全与繁荣的保障。

这个定义并没什么新意,但恰恰让观察家们感到紧张。原因在于,特朗普政府认为韩国是其印太战略中的关键国。而且特朗普并不隐瞒,正在构建遏制中国的联盟。不久前,美韩两国外长在华盛顿举行了谈判,谈判结果中也有类似的语句。媒体认为,拜登还将继续执行将首尔拖入对抗北京的路线之中。

韩国总统秘书甚至不得不专门出来否认,指出拜登提出的印太地区完全是个地理概念,与现政府战略没有任何关系。同时,也没有组建反华阵线的任何暗示。将文在寅总统提到的“朝鲜半岛和平”与拜登对中国的看法相提并论是错误的。

拜登在与其它两个主要盟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总理交谈中,也强调在印太地区有必要巩固联盟。

但卫星通讯社咨询的韩国专家们不认为,美国在民主党总统执政时,将维持原有的强硬反华路线。

仁川大学教授、韩国国际政策学会前主席Lee Hochol认为:“我甚至很难相信,拜登在与文在寅总统通话时曾提及印度太平洋战略,而不是,比如‘再平衡2.0’术语。当然,拜登还将继续基于力量来遏制中国,但显然,与特朗普不同的是,外交和安全问题将通过对话和类似战略与经济对话这样的谈判工具来解决。显然,他将极力维持领袖地位,但与执行单边政策的特朗普不一样。他将借助于国际机构和多边外交,做稳定遏制。”

鉴于此,可以期待的是,贸易和其它分歧,将在世界贸易组织、巴黎气候协议、东亚峰会、区域安全论坛以及其它框架下解决。在这些平台上,美国可以组织起来,对华集体施压。与此同时,诸如要求提高美国驻军费用或将其撤离的威胁等单边动作将不再出现。

学者还指出:“如果说,特朗普以狭窄的眼光看待美韩联盟,比如得与失,完全以自身利益为重,那么拜登,则把这种联盟看成是基于尊重国际准则和人权的价值观联盟。但对韩国来说,从推动自己的倡议角度看,可能同样是负担。比如涉及和朝鲜建立关系问题。如果拜登掌权,他可能呼吁韩国政府就人权问题给出清晰的立场,不仅是在朝鲜,而且在中国。因此,我个人认为,我们需为中韩关系软着陆做准备,减少对中国的贸易依赖。”

崇实大学政治学和外交学教授Lee Chongchol也认为,拜登采用目前版本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可能性很小。

© REUTERS / Kevin Lamarque

他说:“印度甚至没有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是更高级别的自由贸易协定。因此,在执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RCEP) 时,不可能在不改变任何内容的情况下同时执行印太战略。”

他认为,各国70%的外交安全专家,其中包括韩国的专家都认为,特朗普实在是不符合全球标准,因此,拜登当政后,世界将重返基于尊重原则的旧秩序,但现在高兴还为时尚早。

他说:“特朗普相当粗鲁,但公开代表美国利益。而拜登,同样不会不说美国利益。但要知道,美国已经没有力量去领导价值观联盟。很大的可能是,拜登因年龄问题,将仅当一任总统,以安慰美国公众的情绪。要知道,这种情绪,因大选后抗议而分裂。拜登将集中力量于内政。然而,如果民主党无法控制参议院,那么拜登将经常遇到麻烦,也就是说,他的政府很难执行什么大型的外交倡议。”

在回答拜登执政期间南北韩关系问题时,Lee Chongchol强调,美国新政府重审涉朝政策,起码需1年以上时间。

教授说:“在此期间,美国和朝鲜将出现某种形式的强力对抗。平壤或将于明年利用年度3月份演习或其它借口,一定程度上跨出红线。届时,首尔将迎来在降低朝鲜半岛紧张度中扮演自己角色的机会。”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拜登, 韩国, 联盟, 反华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