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 2021年07月29日
评论
缩短网址
0 0 0

第一夫人的着装选择可能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可能是她们显示不满的方式,或者相反,可能是在表达受喜欢的愿望。她们为何穿着皱巴巴的衣服、为何小露香肩、为何选择大众化的民牌——敬请大家在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的材料中了解个中秘密。

"尊夫人应该别出心裁,而不是平庸无奇随大流",--美国前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 )的设计师告诉总统约翰·肯尼迪,这位设计师曾为杰奎琳担任半正式职位的"时尚秘书"。上述简短答话的起因是一件露肩晚礼服:就连总统都觉得这样的自由散漫有些过分。然而这些担忧是多余的,全世界的女性欣喜若狂地紧盯肯尼迪夫人的形象,并尽力模仿。

正确的着装选择--是关乎政治威信的问题。各国第一夫人们可以尽情激赞法国设计师的新款服装,但只有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马克龙(Brigitte Macron)才能不遭任何谴责而享受穿上这些新款服装的乐趣。其它国家的第一夫人们则应该展示她们对本国服装生产商的支持。实际上,这一点往往完全不会令第一夫人们扫兴,尤其是谈到非洲各国的第一夫人们时。她们开心地穿上带有非洲特色图案和饰品的衣服,而这些图案和饰品的灵感源自传统服装。

布丽吉特·马克龙
© AFP 2021 / Yann Coatsaliou
布丽吉特·马克龙

每个人可能都有着装选择失败的时候,但这一点对第一夫人们可能有着长期后果。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在与沙特阿拉伯国王会面时不遮掩头部,且衣服颜色过于鲜艳,引起了伊斯兰世界极大的不赞成。而法国前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萨科齐(Carla Bruni-Sarkozy)穿着皱巴巴的一套衣服,脚瞪鞋后跟已经磨偏的鞋子出席弗朗索瓦·奥朗德总统的就职典礼,则多半是经过周密考虑的,以显示不满的姿态。她是有意识地降低着装格调的。

  • 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
    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
    © AP Photo / Carolyn Kaster
  • 法国前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萨科齐
    法国前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萨科齐
    © AFP 2021 / Eric Ferberg
1 / 2
© AP Photo / Carolyn Kaster
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

愤恨中掺杂着赞赏,--前苏联的公民们在看到在中央时装屋中穿戴整齐的总统夫人赖莎·戈尔巴乔娃(Raisa Gorbacheva)时,涌上心头的正是这种混杂的感觉。从传统上来说,苏联领导人的夫人们总是竭力不引人注意。实际上,赫鲁晓夫的夫人尼娜·库哈尔楚克(Nina Kukharchuk)不拒绝作为普通苏联妇女的形象,在随赫鲁晓夫访美时,她与璀璨夺目的美国前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然而,赖莎·戈尔巴乔娃却丝毫不逊于同时期的美国前第一夫人南希·里根(Nancy Reagan),但苏联政治学家却汲取了自己的教训:俄罗斯领导人的夫人应该谦居次要地位。

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及夫人赖萨·马克西莫夫娜与乔治·布什及夫人芭芭拉在美国总统位于戴维营的郊区官邸
© Sputnik / Alexander Makarov
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及夫人赖萨·马克西莫夫娜与乔治·布什及夫人芭芭拉在美国总统位于戴维营的郊区官邸

(Sheikha Mozah)是卡塔尔国王哈马德三个王妃中的第二位侧妃。莫扎可不是什么普通女性,她是一个杰出的、极其美丽的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莫扎提出了把卡塔尔打造成新"硅谷"的倡议。她每次出场必定都让人大开眼界,知道什么才是无可指摘的潮流范儿和倾世容颜。

谢哈•莫扎
© AFP 2021 / Frank Van Beek
谢哈•莫扎

身为第一夫人着实不易。如果她们穿了过短、过露或过于清凉的衣服,就像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马克龙和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一样,--则必定遭到媒体谴责。而倘若她们穿了什么过于简朴或平庸的衣服--那么出席论坛的人的心里就会升起义愤,要知道第一夫人象征性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所有女性。还有一个鲜明的例子,证明国家元首的人生伴侣成为时尚偶像,--那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她从容优雅地把中国品牌推向时尚引领者的行列之中。她的时尚品味比迷人更加优雅--她的发型一丝不苟、服装裁剪合身、化着裸色淡妆,在罕见情况下会涂红色的口红。

而身为女性总统配偶的"第一先生",着装选择则轻松多了:当然,在国际大型活动中的合照上,"第一先生"的衣领当然应该是白色的,然而他们可以无需身着标准化的深色西装。虽然,他们的领带自然总是可以商榷。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第一夫人, 秘密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