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4 2021年10月16日
外媒看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829

塔利班在阿富汗夺取政权已成为世界各大媒体的热门话题。许多国家现在面临着一个难题:如何与喀布尔新政权建立关系。目前中国正在寻求与塔利班建立最具建设性的互动。然而这是北京被自身的担忧所驱动的强制性合作。

今天我们就来跟大家说说为什么西方媒体认为塔利班给中国带来的风险大于机遇。此外,我们还将了解为什么美国企业急切等待拜登政府在与中国贸易上的决定。我们还将探讨投资者如何将其中国投资组合多元化,以应对中国科技公司面临的日益增加的监管压力。最后,我们会告诉大家为什么澳大利亚和中国仍保持着一些密切的贸易合作,以及这与液化天然气有何关系。

先来谈谈第一个话题。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在拜登宣布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后,很多人都在谈论中国会在美国撤军后寻求占领真空。有人指出,北京因此希望抓住机遇,加强自身在阿富汗的存在和影响力。中国外长王毅与塔利班领导人的谈判为这种假设提供了理由。在随后的会谈中,中国外长表示希望塔利班在阿富汗和平重建中发挥重要作用。 CNN认为,对于在阿富汗拥有诸多经济和投资利益的中国来说,塔利班上台仍是一大风险。有人担心阿富汗可能成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恐怖分子的训练基地。CNN同时指出,实际上中国从美国在阿富汗提供的稳定中受益。但这不仅仅是中国自身安全面临的风险。北京正在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积极扩大其经济影响力。激进武装分子在喀布尔掌权可能会破坏整个地区的稳定,包括与阿富汗接壤的第三国,中国正在向这些国家推广“一带一路”倡议。然而,就像最近在巴基斯坦发生的造成9名中国工人死亡的恐怖袭击,就是邻国激进化的结果。既然塔利班在阿富汗成功夺权,该地区其他国家的激进情绪可能会开始升级。中国不会效仿美国的模式。相反,美国耻辱性地从阿富汗撤军的例子证明,美国艰难而代价昂贵的军事行动是死路一条。中国更有可能通过某种基础设施倡议从阿富汗的战后重建中受益。但北京只有在局势稳定后才会这样做。就目前而言,塔利班的掌权,相反,还是被视为破坏稳定的因素。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努力不要在萌芽状态下断绝关系。为此中国驻喀布尔大使馆发出呼吁,呼吁阿富汗冲突各方确保在阿中国公民的安全。中国和俄罗斯一样,不打算从喀布尔撤离自己大使馆。

阿富汗在创纪录的短时间内落入塔利班统治之下,加剧了美国当前立场的耻辱。美国人在这场历史上最长的战争中花费了 20 年和 2 万亿美元,结果证明这完全是徒劳的。美国人反对的塔利班政权甚至在最后一批美国士兵离开阿富汗之前就已经夺取政权。仅用了一周的时间,塔利班就几乎占领了整个国家。


尽管华盛顿清楚从阿富汗撤军可能带来的后果,但拜登政府还是决定步特朗普的后尘。特朗普认为阿富汗战争对美国来说代价太大。从这个意义上说,拜登尽管与前总统有政治对抗,但在包括对华贸易在内的许多问题上保持了连续性。据 Politico 报道,美国商界已经等了八个月,等待华盛顿对华政策的改变,但拜登并未取消特朗普执政时的任何关税。拜登宣布了审查中国贸易政策的程序,但没有做出任何改变。因此,美国企业已经开始怀疑拜登的“工人领导”政策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实际上如出一辙,尤其是在对华政策方面。 Politico 援引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的话称,拜登是时候改变路线并兑现他的承诺了。然而,拜登不仅没有取消关税,还收紧了反华措施。特别是,他对涉嫌在中国侵犯人权的官员实施了个人制裁。扩大了美国投资者对中国企业的投资限制。股票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面临的压力进一步增加。同时,双方尚不打算讨论贸易问题,尽管特朗普签署的协议规定每六个月进行一次谈判。此前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要求拜登政府放宽对中国产品的关税,并强调遭受损失的不是中国人,而是美国进口商。然而,白宫辩称,拜登正在履行他的竞选承诺:他将贸易问题置于次要地位,并从事更优先的任务——抗击疫情并确保内部发展。


尽管中国与一些西方国家的关系正在恶化,但投资者不愿离开中国市场。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中国政府收紧对科技公司的监管后,投资者开始将资金投入北京认为更有前景的其他行业。结果,大量资金开始流入从事芯片、半导体和软件生产的公司。生物技术公司也参与其中。第二季度,中国半导体行业的风险投资价值较上一季度增长了446%,达到创纪录的89亿美元。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已向中国初创公司 WeRide 投资 3.1 亿美元,该公司为自动驾驶开发人工智能系统。相反,对受更严格监管部门的投资正在下降。第二季度对金融科技的投资比第一季度减少 36%。游戏和电子商务行业的投资分别下降了96% 和 54%。投资者正在寻求在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和其他被认为具有战略意义的领域投资中国公司。英国《金融时报》最后写道,毕竟没有什么比受国家保护的投资更好的了。


尽管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仍在继续,但中国首次超越日本成为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的最大买家。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报道,截至6月30日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液化天然气供应量增长7.3%,达3070万吨。在澳大利亚 389 亿美元的出口总额中,液化天然气占 156 亿美元。 AFR指出,由于两国政治和贸易关系存在分歧,有人担心中国会限制购买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但事实证明,中国实际购买的液化天然气比长期合同规范规定的还要多。例如,仅澳大利亚 QCLNG 在 2020-21 年就向中国出售了 690 万吨液化天然气,但根据合同,该公司应该供应一半。2020-21年澳大利亚向中国供应液化天然气的平均价格下降30%,这或许提升了中国对原材料的需求。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总结道,日本不再是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的最大进口国,这无疑是打破长期趋势的历史性时刻。

(卫星社不对转载自外国媒体的信息负责) 

关键词
塔利班, 塔利班分子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