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1 2021年10月16日
娱乐
缩短网址
作者:
0 100

近年来,俄罗斯电影业蓬勃发展。俄罗斯大片自信地打入国际市场,俄罗斯导演执导的影片成功地征服了戛纳和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日前,俄罗斯电影推广机构“俄罗斯电影”(Roskino)公司评选出了海外销量最好的俄罗斯电视剧。我们谨在此介绍一下,应该注意什么以及我们的电影在哪个国家最受欢迎。

2020年,在因受疫情影响而缺乏“好莱坞”电影的背景下,对俄罗斯电影的需求开始出现。大流行提升了人们对流媒体服务(Streaming service)和家庭观影的兴趣。俄罗斯几乎同时出现了几个此类服务公司,它们不仅从事影片发行业务,自己也从事内容制作。最受欢迎的当属 “KinoPoisk HD”、“START ”和 “TNT Premier”几个公司,他们所占的市场份额最大。

俄罗斯信息分析机构Telecom Daily的研究中说,2021 年前6个月,俄罗斯在线视频服务的总进款达到 219 亿卢布,比一年前增加24%。

新型流媒体平台的出现,以及美国流媒体平台 HBO Max 和 Apple+ 进入俄罗斯,使系列电影的出口增长了十倍。根据最新数据,俄罗斯所有视听内容(包括系列电影)的出口额每年约达到1 亿美元。

俄罗斯电影达到国际水准

人们对俄罗斯电影业的兴趣不仅没有消退,而且还有助于于大大提高制作内容的质量。根据俄罗斯电影推广机构“俄罗斯电影”公司的资料,俄罗斯已经连续第三年跻身电视剧出口国前 10 名之列。传统上进入前十名的竞争对手包括美国、韩国、英国和西班牙。

按照俄罗斯电影推广机构“俄罗斯电影”公司的资料,海外发行的领头羊是“1-2-3制作”公司(1-2-3 Production)的惊悚片《佳特洛夫事件》(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这部系列电影详细讲述了1959年初发生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北部的霍拉特恰赫尔(乌拉尔山的东坡 Kholat Syakhl在曼西语中的意思为“死亡之山”)附近的神秘悲剧故事。系列电影的情节关注到了所发生事件的所有版本,把真实事件的神秘性和悲剧性巧妙结合起来。系列电影的一半讲述了一名被责成揭开“佳特洛夫”死亡秘密的克格勃调查员的故事,另一半模仿当年的黑白苏联电影,讲述乌拉尔理工学院大学生在惨死前的最后几个昼夜是如何度过的

© 照片 : TNT Premier
《佳特洛夫事件》(Dead Mountain)
购买这部系列电影的有:澳大利亚 (SBS),沃尔特迪斯尼公司德国子公司,丹麦、冰岛、挪威、瑞典和芬兰的Cirkus 平台,美国和加拿大的 Topic 流媒体服务,以及拉丁美洲的 Warner Media公司。

俄罗斯电影推广机构“俄罗斯电影”公司认为,包括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在内的拉丁美洲是俄罗斯系列电影的优先市场。据该公司的资料,俄罗斯系列电影在那里特别受欢迎。

中国观众更欣赏有关战争的俄罗斯电影。在中国大屏幕上映的首部俄罗斯电影是费奥多尔·邦达尔丘克的《斯大林格勒》。这部电影仅在中国的票房收入就达到1300万美元。2021年9月初,俄罗斯军事电影节在北京开幕,期间为中国观众放映了6部爱国主义影片,其中包括就连在日本也受到喜爱的《T-34:玩命坦克》 (Т-34),以及讲述卓娅.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功绩的传记影片《卓娅》(Zoya)。

俄罗斯动画片也不甘落后:最受中国观众欢迎的俄罗斯动画片是《开心球》(GoGoRiki)。年初,俄罗斯和中国甚至联合制作了《熊猫和开心球》(Krosh and Panda)动画系列片。

电影节上的电影

俄罗斯的作者电影往往复杂且参差不齐,很早前就受到欧洲影评人的青睐,在国外受重视的程度甚至远超国内。戛纳国际电影节已经成为一些才华横溢的俄罗斯导演的“职业跳板”。

例如,2017年康捷米尔·巴拉戈夫(Kantemir Balagov)执导的电影《亲密》(Closeness,又译《狭隘》)获得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FIPRESCI Prizes)。2021年,基拉·科瓦连科(Kira Kovalenko)执导的《松开拳头》(Unclenching the Firsts)获得了更有威信的奖项——一种关注大奖(Le Prix Un Certain Regard) 。

现在巴拉戈夫在加拿大为美国市场拍摄一部基于流行视频游戏《最后生还者》(Last of Us)的电视剧,而科瓦连科则担任他的助理和顾问。

基里尔·谢列布伦尼科夫 (Kirill Serebrennikov) 的电影《彼得罗夫流感》(Petrov's Flu)也参加了戛纳电影节的主要比赛,因摄制工作而获得技术大奖。

俄罗斯人喜欢看什么题材的电影?

近年来,吸血鬼题材在俄罗斯尤为流行。观众喜欢类似《中车道吸血鬼》(Middle lane vampires)这样的电视剧——关于俄罗斯边远地区吸血鬼的故事——或者《食物街区》(Food block),它讲述了一个古老的吸血鬼多年来一直在苏联少先队夏令营以儿童为食的可怕故事。不久前预告的电影《帝国-V》(Empire-V)也延续了“吸血鬼传统”,它基于著名的俄罗斯后现代主义者维克多·佩列文(Victor Pelevin)的作品,讲述了整个吸血鬼帝国和秘密阴谋。

© 照片 : KinoPoisk HD
《食物街区》(Food block)
由世界著名的俄罗斯科幻作家德米特里·格鲁霍夫斯基(Dmitry Glukhovsky)的作品改编的《托皮》(Topi) 系列发展了“俄罗斯神秘主义”的主题。格鲁霍夫斯基是《地铁2033》(Metro-2033)的作者。《地铁》系列的书籍已经获得了流行的游戏改编,同名电影目前正在莫斯科拍摄

© 照片 : START
《乘客》(Passengers)
2019年,首映平台(Premier)上出现了疫情系列网络电视剧,讲述了一种致命疾病爆发的故事。这个系列如此受欢迎,以至于 Netflix 购买了它的放映权,在这里的播出名字是《到湖去》(To the Lake)。

在 START 服务上播出了一部感人的连续剧《乘客》(Passengers),讲述了一名出租车司机在莫斯科分运死者的灵魂,帮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甚至纠正他们最后的罪过。

俄语版的漫威

2021 年俄罗斯影迷们的真正新发现是像漫威(Marvel)那样的俄罗斯宇宙超级英雄的出现。由俄罗斯泡泡漫画出版社(Bubble Comics)制作的电影《格罗姆少校》(Mayor Grom)已在本国上映。影片讲述了勇敢公正的警官伊戈尔·格罗姆与以“瘟疫医生”为笔名、残酷惩罚罪犯的戴面具的复仇者对峙的故事。观众本人被建议选边站,自己决定哪个更强大——“正义”抑或“报复”。

在第一部俄罗斯超级英雄电影在 Netflix 上映后,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位列该服务的前 10 名。几个月后的 10 月 1 日,俄罗斯泡泡漫画出版社和俄罗斯最大的电影评论网站Kinopoisk 宣布他们将扩展电影世界,并将拍摄基于 《怒火》(Red Fury)漫画的系列,其中的故事将与格罗姆少校的冒险同时发生。位于剧情中心的是一个职业小偷、间谍和杂技演员尼卡· 柴金娜,她将寻找圣杯。

此外,俄罗斯泡泡漫画出版社还与联盟漫画电影(Soyuzmultfilm)工作室合作。两家公司目前正在开展多个项目,其中一个是Coolix动画系列——关于超级英雄野兽的同名漫画系列。

俄罗斯泡泡漫画出版社是俄罗斯最大的原创漫画出版商,由记者阿尔乔姆· 加布列良诺夫(Artyom Gabrelyanov )于 2011 年创立。泡泡漫画出版社的故事讲述了恶魔猎手、不朽的战士、捍卫人类世界不受书中妖怪侵犯的魔法师等等。 泡泡漫画出版社的漫画被译成英文,出版社本身是美国圣地亚哥国际动漫展(San Diego International Comic-Con)等国际展览的常客。

关键词
电影业, 社会, 俄罗斯, 娱乐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