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8 2021年11月29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488

海外投资者认为,买入中国芯片企业股份的时机已经成熟。在他们看来,这是中国科技发展最有前途的领域。尽管中国大陆仍落后于韩国、美国和台湾芯片公司的竞争对手,但可以通过政府优先政策迅速弥补这一差距。无论如何,对于投资者来说,最终结果甚至不如增速重要。

中国在上世纪末开始发展自己的芯片生产。第一批国有半导体公司出现在 上世纪80 年代和 90 年代初期。然而他们使用的是过时的芯片技术。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认为使用过时技术生产的芯片质量低劣是错误的。半导体行业的发展遵循所谓的摩尔定律;根据该定律,集成电路芯片上的晶体管数量每 24 个月就会翻一番。这或者是在给定的功耗水平下提高了芯片的性能,或者是在给定的性能水平下最小化了其功耗。重要的是要了解最先进的芯片主要用于便携式微电子产品。对于这些芯片而言,尺寸是关键的消费者属性,例如电池寿命。

因此过时的芯片也非常适用于电子产品必须解决其他问题的地方。例如,在军工综合体中。实际上最早从事芯片业务的中国公司也正是主要服务于军工企业。

随着中国经济对外资开放的扩大,三星、台积电、东芝等全球芯片厂商开始进驻中国大陆。他们不仅进口自己的产品。有些人还试图实现中国本土化生产。这在经济上是划算的——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包括生产微电子的工厂,是世界上芯片的主要消费国。此外中国对芯片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如果说2014年中国进口芯片价值约800亿美元,现在中国进口芯片超过原油进口——超过3000亿美元。

国际分工要求每个国家专门生产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尽管中国创建了自己的公司来开发芯片生产,包括民用芯片(例如,目前的旗舰中芯国际成立于 2000 年),但北京并没有以赶上世界制造商为目标。然而在过去几年里中国领导层一直在谈论实现基础科学和创新独立的必要性,包括最新一代芯片的生产。

科学家研发出沙粒大小有翼微芯片
© 照片 :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问题是美国的制裁政策迫使中国在半导体行业的进口替代上投入大量资源。华盛顿已将最大的中国科技公司——华为、海康威视、大华、旷视等数十家公司列入了黑名单。这一限制性措施切断了它们与美国先进技术的联系。现在美国为其生产或设计的芯片和设备供应商,未经美国商务部特别许可,不得向列入黑名单的公司出口其产品。例如,由于美国的制裁,华为被迫出售其生产智能手机的荣耀部门。

从短期来看美国的制裁当然会给中国产业发展带来困难。然而中国政府现在将半导体列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行业。目前的五年计划中讨论了加速发展半导体产业的必要性。这就是为什么海外投资者认为现在是在中国投资这个行业的时候了。

例如,高盛就建议这样做。该银行分析师表示,与5G、电信技术和智能手机制造不同,中国半导体行业处于发展初期,因此该行业具有良好的增长前景。对于一些公司,例如 SG MICRO,增长前景估计平均每年超过 60%。事实上,对于投资者来说,中国最终能否在这一领域赶超世界领先者,甚至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由于国家已经为该行业开了绿灯,而且由于基数较低,增长率很可能非常高。

不过,这里也有陷阱。就像几年前,在区块链炒作的日子里,几乎所有的初创公司,无论他们从事什么,都开始在公司名称中标明区块链这个词,纯属为了吸引眼球,就像现在很多人都在定位自己为芯片制造商一样。有时一家公司实际上并没有足够的潜力和能力,也无法构建复杂的技术流程。例如,鸿鑫半导体制造公司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该公司已筹集了数十亿元人民币,并承诺开始以 7nm 工艺制造芯片。然而在现实中,事实证明,这种研制工作所需的资金是最初预料的几十倍。由于资源不足,该公司破产了。

投资芯片生产原则上是有风险的。要建设世界一流的工艺流程,需要投入数千亿美元。台湾、韩国和日本的行业巨头花费了数十年和巨大的财力以实现全球技术领先。因此至少存在长期投资的问题,而且最终收益如何还是个未知数。另一方面,尽管存在资金困难,但一些中国芯片制造商的表现非常好。例如,长江存储已经开始生产 3D NAND 存储芯片,完全有可能与国外同行一比高低。中芯国际也在积极致力于14 Nm制程,即将达到7 Nm。

因此高盛的建议是有其根据的。无论如何,尽管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放缓,并有与美国对抗带来的困难,全球投资者仍然对中国经济保持着最大的兴趣。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数据,尽管全球投资活动总体下滑,但 2020 年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了 6%,达到 1490 亿美元。这一趋势今年仍在继续。今年上半年中国吸引外资1770亿美元,已经超过去年全年。

关键词
芯片,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