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2021年12月01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1年 (39)
0 220

随着技术的发展,未来几十年中,世界将有很多职业消失。首先,那些单调和千篇一律的工种,将被人工智能所取代。随之而来的,是创造性思维和非寻常技能的新的专业。大潮之下,俄罗斯也无法置身事外。

分子营养师

在俄罗斯,分子营养师职业不久前才出现,而且暂时还未被列入到医疗专业中。从前认为,将食物解析成分子是奇怪的事情,且没有任何必要。但现代科学已将此看法推翻。原来,没有对所有人都千好万好的食品:对某个肌体有好处,但对另一个却未必。每个人,都存有自己的个性化食谱,可改善其生活质量和生命活跃期。分子营养师的任务之一,是推出此类方案。

据俄罗斯著名学府之一的谢切诺夫医科大学遗传医学教研室副教授娜塔莉亚·茹钦科向卫星通讯社介绍,分子营养师依托对具体患者的遗传和生理学特性分析,可弄清肌体需要哪些酶、微量元素和维他命。

© 照片 : 娜塔莉亚·茹钦科
娜塔莉亚·茹钦科
她说:“我们有很多例子,个性化遗传学不仅可帮助人们生存,还可使其享受完美人生,其中涉及到遗传性疾病,比如苯酮尿。这是目前非常普遍的病症,患有此病的人,如果不遵守低蛋白饮食习惯,中枢神经系统将受到损害,造成智障。饮食结构对与年龄相关的疾病也有影响,比如可导致骨折的骨质疏松症,骨矿物质密度受损,造成骨折。再有,以遗传学知识为基础推出的食谱,对预防和治疗一些癌症非常有利。比如,临床已经证明,常食红肉与结肠癌发展有关联。”
“分子营养学与目前所知的食谱选择方法有着本质上的差别。分子营养师不仅掌握遗传学、生物化学和营养学知识,而且还总体洞悉食品的生产过程。这些专家应了解,为何所有人的基因组、包括同卵双胞胎是不一样的。他们应该懂得,哪些要素决定着我们每个人基因构成的独特性,以及哪些独特性对健康有着重大影响。目前,尚未彻底弄清楚医疗遗传学。因此,我们还需进一步研究分子营养学的优势。”

2018年,谢切诺夫医科大学率先开设该专业教程。然后,俄罗斯其它一些高校也开始培训分子营养师。据娜塔莉亚·茹钦科介绍,这些专家都很抢手,原因在于,俄罗斯人更加关注自己的健康,更加关注正确的饮食方法,并愿意为此付出不菲的金钱。

城市农民

分子生物学家所解决的任务,与城市农民的工作遥相呼应。后者为大家提供健康且富含维他命和矿物质的食品。在城市条件下,城市农民制定和落实新鲜蔬菜和浆果培育项目。为此或可利用屋顶、空置建筑物甚至高层住宅中的杂物间。

俄罗斯首家城市农民培训学校“UrbaniEco”负责人塔季扬娜·杜波夫斯卡娅与卫星通讯社分享道:这个职业并非简单,要求具备很多领域的专长:从农艺学、工程学到计算机技术和营销。

© 照片 : 塔季扬娜·杜波夫斯卡娅
塔季扬娜·杜波夫斯卡娅
她说:“城市农民无法做田垄种植胡萝卜。种植此类蔬菜,需用创新性方案,使用现代技术。更为经常的是无土栽培,因为大城市中几乎没有适合种植农作物的土壤。通常,运用溶液栽培法。也就是说,用培养基代替土壤,在水中溶入营养成分。另一个要点是,植物培养架构应向上设计,尽量减少占据空间。大城市中每小块土地都极为昂贵,因此,此类生意应最大程度从每平方收获更多的产品。”

据塔季扬娜·杜波夫斯卡娅介绍,她的很多客户计划从事城市农民家庭生意。这位培训学校负责人建议有此意愿的人,在市场中寻找畅销产品,并有销售对象,然后再启动“农场”。地产新鲜蔬菜,总比千里之外运来的更受欢迎。但要知道,小企业很难与大公司竞争。因此,初创企业必须不断跟踪市场需求,并以高利润作物为目标。而且,新鲜蔬菜的流行度变化非常快。比如目前俄罗斯人喜欢的羽衣甘蓝,几年前甚至没几个人听到过。

© Sputnik / Valery Melnikov
“RusEco”城市农场产品

其实,城市农场遍布全球,美国和欧洲大城市中居多。通常,此类企业不大,它们将产品供往临近的饭店和商店。对俄罗斯来说,城市农场是新生事物。但不管怎样,莫斯科有家世界最大的名叫“RusEco”的城市农场。厂房距多莫杰多沃地铁站仅有5分钟路程,此前这里是烟厂,而现在已是6.8公顷播种面积的城市农场。这个曾经的工业区已变成大型菜园,被分成几个气候带。生产过程几乎没有任何废物,仅有椰子纤维壳需做废物加工处理。“RusEco”生产的新鲜蔬菜品种很多,超过15种。收菜后,第二天早上即被送到莫斯科的商店柜台。

人体组织工程师

人体组织工程师是另一个新型职业。专家们认为,此专业前景广阔。人体组织工程师的任务是为人的身体创造“储备部件”。原材料或是供体细胞,也可能是患者本人的细胞。人造肌体将像真正的肌体一样有效工作。不难想象,医生们借助此项技术能够治愈多少重伤和疾病,

通常,将组织工程学称之为器官移植学发展的新时代。据谢切诺夫医科大学再生医学研究所所长、化学博士彼得·吉马舍夫介绍,事实上,组织工程学是医疗领域的全新方向,为在实验室条件下从“零”开始创建新的肌体和组织带来可能。也就是说,将减少器官移植排队。

© 照片 : 彼得·吉马舍夫
再生医学研究所所长彼得·吉马舍夫
他说:“组织工程学和再生医学的概念要比器官移植学更为宽泛。目前发展阶段,组织工程学还不能替代器官移植。比如,迄今为止,还无法通过组织工程学方法制造肾脏。肾脏是极为复杂的器官,里面有很多各类细胞线,因此,使用复合材料和细胞造肾都没成功。心脏也一样。但此方向的工作还在继续,组织工程学或早或晚,将在非肌体内实现此类复杂器官的再造。”
 “此外,那些通过移植途径不能完全再造的器官,或成为组织工程学的研究对象,比如软骨。使用‘马赛克塑料’方法,尝试恢复大范围受损软骨组织,并不能带来预想结果。其实质在于,从负载较轻区移出小组织块体,替代受损组织。但组织工程学提供的是另一种方法:从患者身体内取出细胞,在生物反应器中培育,然后生成集合体,用于患者移植。目前,俄罗斯‘Generium’公司研发的生物医学细胞产品正在谢切诺夫大学做临床试验。我们期待这种治疗方案近年将在俄罗斯进入临床使用。”

俄产“阿廖卡”巧克力,是中国糖果市场知名品牌
© 照片 : 照片由“联合糖果”集团新闻处提供
学者指出,组织工程学领域的领先国家有美国、中国和韩国。俄罗斯是再生医学领域的后来者,但很快将进入此精英俱乐部。滞缓的主要原因是法律层面的问题:俄罗斯仅在2016年才通过《生物医学细胞产品法》,该法确定了医用细胞产品的研发、生产和使用机制。据彼得·吉马舍夫介绍,尽管被迫延迟,但我国再生医学的快速发展起到了弥补作用,其中包括培养具有跨学科能力的组织工程师。

他说:“我国有两大此领域专家培训中心:莫斯科大学基础医学系和谢切诺夫大学再生医学研究所。这里的顶尖专家,在培养硕士和补充教育人才。”
© 照片 : 谢切诺夫大学新闻处提供
3D生物打印

组织工程师的主要工具是3D生物打印机。目前,这种机器能够创造生物体部件。生物打印机注入带有细胞的水凝胶,打印出所需要形状和尺寸的器官。打印时使用强激光脉冲,材料聚合变硬,但同时还像天然材料一样富有弹性。各国科学家已经学会如何制造耳朵、甲状腺、眼角膜和气管。新的医学方向风起云涌,然而人的器官极其复杂,科学家们还需多年努力,组织工程学才能进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1年 (39)
关键词
职业, 未来, 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