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 2021年10月19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111

与澳大利亚主要贸易伙伴中国发展关系对澳有利,还是对出口多样化有害?在澳大利亚商界和政界围绕这一问题正展开一场全国性辩论。中国专家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了这场辩论产生的原因以及可能引发的后果。

大流行时期采取的严格抗疫措施割断了世界各地的经济来往和进出口业务。在此背景下澳大利亚展开了一场有关本国经济似乎过度依赖中国的辩论。澳大利亚国会贸易和投资增长联合常设委员会甚至启动了专项调查,并向政府提交一份调查报告。

这份报告指责政府推动本国工业最大限度地向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出口。报告作者认为,本国经济似乎已变得过于依赖中方,似乎损害了本国企业进入替代市场的机会。报告举例称,终止了向印尼出口牲畜,减少了对印度的羊毛出口。

编写此份报告时虽然据称参考了某些商业界人士的意见,但却很容易从中发现报告作者的政治倾向。例如,3月国会委员会主席、保守派政治家乔治·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呼吁收回中国公司拥有的土地用于补偿Covid-19疫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由于大流行和毁灭性的大火,国会委员会呼吁政府在今年年初重新审视振兴本国经济、削弱对外国生产者和所有者依赖的政策。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在接受卫星通讯社书面采访时指出,企图“脱钩”中国的做法将给澳大利亚带来沉重的经济后果。陈弘主任认为,澳方不应该做任何损害双边关系的事情。他说:“将中澳经贸关系定性为过度依赖是极其错误的。中澳经济具有高度互补性,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国。无论是规模还是增速,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国家能够超越中国。而澳大利亚能够提供给中国的,如矿产品、旅游资源、留学资源则具有替代性。

“澳大利亚某些人士鼓吹与中国脱钩,如果他们的意图成为现实,那么最终只能由澳大利亚和澳大利亚人民承担经济后果。中国市场规模巨大,且潜力无穷,一旦澳大利亚决定离开这个市场,可能它就必须承担不可复得这个市场的巨大代价。

 “因此,追随美国鼓吹脱钩,最终损害的是澳大利亚自己的利益。中国不会将经济政治化、武器化,愿意和澳大利亚合作共赢,共谋发展。我们期待澳大利亚方面某些人士能够回归理性,不再做有损两国关系的事情。”

呼吁澳企业通过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市场来实现出口多元化,这是澳大利亚“僵尸”般的经济思想,是使澳大利亚和中国“脱钩”的政治工具,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詹姆斯·劳伦斯森(James Laurenceson)教授,和同一智囊团的迈克尔·周(Michael Zhou)都表示了这一同样的观点。这两位学者在研究院网站上发表的报告中指出,2018年澳大利亚羊毛产业之所以继续兴旺的原因就在于其大部分产品出口到了中国。

这份报告援引澳大利亚全国农民联合会顾问阿尔弗雷德·钟(Alfred Chung)的观点指出,在中国境外寻找新伙伴的呼吁将给澳大利亚农业部门造成严重打击,澳大利亚农业此前已经受到严重干旱和近期森林大火的打击。他说,澳大利亚农民在扩展贸易多样性过程中,已经从欧美和日本市场转移到中国。澳大利亚花了数年时间才赢得中国对其产品尤其是牛肉的信心。阿尔弗雷德·钟顾问强调,离开中国市场将剥夺澳大利亚的生存手段。

悉尼大学中国商业与管理学专家汉斯·亨德里奇(Hans Hendrischke)教授坚信,与中国“脱钩”不是澳大利亚的选项。只有通过对华贸易,澳洲贸易平衡才能有利可图。况且,澳大利亚不可能像美国人、欧洲人乃至日本人那样,在工业上与中国竞争,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也引用汉斯·亨德里奇专家的观点支持自己的立场。

陈弘主任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特别强调一点,正是与中国的合作将帮助澳大利亚度过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他说:“疫情给全球和各国经济带来了重创。中国正在恢复经济活动,尽全力推进经济复苏,这也是对全球经济所作出的贡献。澳大利亚经济支柱是初级产品出口、教育和旅游、金融服务业等,同样也受到疫情的直接冲击。和中国加强沟通、携手合作,将能有助于澳大利亚重振经济,走出阴霾。在这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结束后,人类必须做好充分准备,防止类似危机的发生。中澳两国间有许多事情可以合作,例如医疗科技研发、卫生保健服务、卫健产品研发生产等。中国秉承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愿意积极同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国际社会拓展和加强双边和多边合作,互利共赢。”

今天,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出口市场。中国约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 在这个名单上日本市场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占13%,而 美国仅占澳大利亚出口的5%。

关键词
中国, 澳大利亚, 商业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