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 2021年12月06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114

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表示,如果加拿大允许华为建设 5G 网络,它将容易受到中国影响。正是在特恩布尔担任总理期间,澳大利亚做出了禁止华为进入的决定。他还辩称,尽管澳大利亚从未直接指控华为从事间谍活动或任何非法活动,但该公司与政府有联系这一事实本身就对安全构成了威胁。这位澳大利亚前总理认为,加拿大应该放弃中国电信巨头的设备。

中国明年将让5G覆盖全国
© AFP 2021 / NICOLAS ASFOURI
这是特恩布尔在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 (HFX) 上讲的一番话。加拿大还尚未就华为在本国的命运做出最终决定。到目前为止,渥太华只禁止了中国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的活动。尽管特恩布尔对与会者强调,澳大利亚对华为的决定没有政治化,完全是在对中国供应商的设备进行技术审查后做出的,但特恩布尔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表明华为比爱立信或诺基亚更危险。

事实上,无线电接入网络本身也许容易受到外部入侵。信息在接收、传输和处理的地方,自然存在泄密的风险。这也适用于计算机系统、电话等。当然每个国家都必须确保其电信安全。为此正在开发加密算法和其他保护网络的部件。华为多次邀请外界评估自己设备的安全性。该公司已准备好与确保特定国家/地区信息安全的任何机构密切合作。

问题是,对华为的所有指控都只有一个论据:根据中国法律,任何公民或公司都有义务配合情报部门工作,必要时需在第一时间提供有关信息。必须指出,这也是许多国家的通行做法。华为的反对者由此得出结论,中国的情报部门可以不受限制地访问其他国家的电信网络。

但坦率地说,这过于简单化了,至少从技术角度来看是如此。在中国没有法律强制华为根据某些参数在其他国家建立网络。也就是说,华为在第三国可以按照当地法律的要求自由经营。如果某一国家需要增加安全措施、数据加密等,公司会遵守这些规定。并且在物理上可能根本无法访问数据。这样一来,任何要求将数据传输到情报部门的中国法律都无法完全实施。而且,法律本身并没有规定公司和个人需要提供什么样的数据。

华为加拿大公共事物副总裁 Alykhan Velshi 表示,该公司在 180 个国家/地区销售产品,在每个国家/地区都必须遵守当地法律。如果华为违反这些法律,甚至以某一方式损害其信誉,那华为公司只能在自己国家销售产品了。这将摧毁所有处于萌芽状态的国际业务。Alykhan Velshi同时强调,有1500多名加拿大人在华为工作,他们主要从事研发和营销。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在接受卫星通讯社记者采访时强调,华为设备是凭借技术特色和价格优势开始征服世界市场;所谓国家安全方面的要求,有悖于市场和国际分工的自然规律,因此放弃华为只会给移动运营商带来更高的成本,并最终给公民带来更高的成本。王义桅所长说:

“尽管在5G领域华为处于领先地位,但是欧洲的爱立信、诺基亚以及韩国的三星也都有涉及该领域。与其他企业相比,华为的竞争优势主要体现在:一是性价比高,二是专利数量多。任何一家企业恐怕都很难取代华为的地位,所以若是加拿大弃用华为,或将需要爱立信、诺基亚或三星共同替代华为提供组件,这也会导致人为增加运营成本。而且供应商之间实际上也是相互依赖的关系,我们可以看到爱立信是反对完全弃用华为的,因为在数字化领域大家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能一家企业能够生产全部的产品。目前的情况是西方政客打着国家安全旗号,破坏市场原则和数字化时代企业之间的分工,造成供应链的混乱。”

对于加拿大来说,和在其他很多国家一样,华为是否参与5G建设的问题争议很大,因为上一代4G\LTE网络使用的都是华为设备。从技术上讲,网络的排列方式很难对接来自不同供应商的设备。移动网络是按照一个地区一个供应商的原则构建的。可以说,如果放弃华为,就需要重新打造整个现有的基础设施。首先,这非常昂贵;其次,需要很长时间。王义桅专家指出,目前加拿大还不清楚什么对自己来说是决定性的:对美国的政治依赖,还是经济方面的考量。王义桅专家接着说:

“加拿大不仅与墨西哥、美国签订了新版北美自贸协议,同时也是五眼联盟成员国,可以说加拿大的安全问题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受美国的保护。然而美英澳组建了AUKUS联盟,很大程度上反应了美国目前主要依托的核心盟友还是盎格鲁撒克逊体系。而五眼联盟这一冷战时期的防卫型体系逐渐有所松散,在这种情况下,加拿大的境况就显得比较尴尬,因为他虽然是五眼联盟,但不完全是盎格鲁撒克逊体系。当前加拿大大选刚刚结束,孟晚舟事情也已经得以解决。与澳大利亚不同,加拿大尚未为了与美国站在一个战车上而不惜得罪中国。不过由于5G通信直接涉及军事安全领域,不排除加拿大跟随美国在军事装备通讯指挥体系禁用华为的可能性,但是在商业等非敏感领域加拿大是否会弃用华为,我认为还需要看利益各方成本博弈的结果,以及加拿大综合评估后的选择。”

到目前为止,加拿大移动运营商不得不考虑他们在未来几年需要​​寻找中国供应商的替代品。因此,为了以防万一,BCE Inc.、Telus Corp.和罗杰斯通讯公司都正在考虑可能从爱立信、诺基亚或三星购买设备以建设 5G 网络。但是他们期待最终做出的决定,因为这取决于他们是否必须重建整个基础设施并为此损​​失数十亿美元。

然而,加拿大当局并不急于做出仓促决定。他们明白,鉴于中国经济的实力,中方的反应可能会非常强硬。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在本次论坛上承认:澳大利亚在美国的带领下给自己制造了许多麻烦。 他说,“教训是:避免强硬言论。还是留给美国人吧。只需冷静并始终捍卫自己的主权”。特恩布尔称,没有必要自找麻烦,介入美中大国之战。毕竟,中国对美国能容忍,但不会忍受其他国家。

关键词
加拿大, 中国, 5G, 5G网络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