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 2021年08月03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213

昨日,中德政府磋商会议以视频方式召开。会谈中,中德双方均表示将保持对话交流,进一步发展经贸及科技合作。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视频会谈中向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中国将与德国保持对话合作。对话合作的前提必须是双方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李克强建议加强沟通交流以解决分歧。德国总理默克尔支持李克强的意见,并提议恢复人权问题对话。她指出,两国政府就不同领域的问题定期进行对话磋商,这是一个良好的机制。

本次视频对话是2011年以来的第六次两国政府磋商。本轮对话的背景是急剧恶化的中欧关系,导致中欧关系恶化的原因在于所谓的中国人权问题以及相互制裁。然而,政治冲突并未影响经贸投资合作。本次中德政府磋商会谈中,双方均表示将继续发展经贸、农业、汽车制造业、新能源、数字金融、高科技、食品安全、气候变化等领域的合作。

当天,第十届中德经济技术合作论坛在北京召开。中德双方共有25位部长及近百家企业代表出席了本次论坛。德国总理默克尔希望双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国经济技术合作不断迈上新台阶。李克强总理指出,目前在华的7000多家德国企业和在德的2000多家中国企业已成为两国合作的“生力军”,去年虽受疫情冲击,两国贸易额仍逆势上扬,今年一季度同比增长41.5%,充分体现了中德合作的巨大潜力。2020年,两国贸易额超过了2100亿欧元,同比增长3%。

俄罗斯战略研究所专家米哈伊尔·别利亚耶夫认为,政府磋商机制为中德两国关系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势态。他指出,在中欧关系中德国并非“异类”,而是“破冰船”,为中欧关系开创新的出路:

中国对欧洲的影响正在不断加强。中国对欧洲的影响主要通过与欧洲经济大国的合作来实现,而非利用欧洲各国的经济危机。中国与欧洲的经济政治大国不断发展合作关系。欧洲各国在处理对华关系上应当会考虑这点。特别是中德间的紧密合作。其它欧洲国家将密切注视中德间的合作范例。当前,中欧关系正处于艰难期,德国的举动并非“异类”,而是“破冰船”,为中欧关系开创新的出路。

在两国总理参加的中德政府磋商会谈中,德国总理默克尔指出了欧中投资协定对于双边关系的重要性。她希望双方共同致力于该协定的尽快生效。

与此同时,在昨天举行的欧洲议会上针对该决议发生了激烈辩论,部分议员以中国对某些欧洲要人、学者及研究所的回应性制裁行为为由,妄图撕毁欧中投资协定。某些议会成员甚至指责欧洲委员会的官员们不惜牺牲人权来换取与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商贸合作。

一些议员呼吁在中国撤销制裁前暂缓欧中投资协定的批准程序,并作为最后通牒发布。然而,专家米哈伊尔·别利亚耶夫对这种威胁行径的有效性表示怀疑:

中国不会对欧洲议会的言行太过注意。对于中国而言,中德两国的关系、中德两国的经贸联系更为重要。欧洲议员的言论更像是政治口号,而非最后通牒。这些议员们能向德国下什么最后通牒,更何况向中国下最后通牒?他们又怎能禁止双边投资、贸易往来以及经贸联系?西方的政治机构,特别是欧洲议会,总是在外部形势压力下随意改弦易辙。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将发现欧洲不得不推进中欧投资协定。

中国已连续五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也是德国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国。同时,德国是中国在欧洲的最大贸易伙伴。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默克尔的努力。然而,今年秋季默克尔将离任。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副教授胡春春根据德国的政治格局对后默克尔时代的中德关系进行了预测:

胡春春: 后默克尔时代将于今年九月下旬正式拉开序幕。就中德关系而言,我认为首先面临的挑战来自于德国内政。默克尔执政共计16年,德国已经形成了一种相对比较固化的政治格局。在她卸任之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德国政治领导力量或者主导思维的世代交替。根据本周德国的民调显示,德国绿党支持率位居第一。而绿党提名的总理竞选人贝尔伯克年仅40岁,这就意味着她的成长环境以及对社会和世界历史的认知,显然有别于默克尔这代人。因此后默克尔时代中德关系最大的变数取决于德国国内政治力量将如何重新组合。即使默克尔所在党提名的候选人拉舍特能够继任总理,从过往的民调结果判断,他可能也将是位弱势总理,在执政方面需要让渡一些主导权和议题给联合执政的政党。目前来看,联合执政的政党很有可能将是绿党。所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中德关系将面临一个调整期。

胡春春专家认为,美国新政府希望进一步加强与欧洲的跨大西洋盟友关系,并重新打造中-欧-美关系格局,这是对中德合作伙伴关系的挑战

胡春春: 中德关系的整体格局变化离不开世界局势。当今世界的三支力量(美国、中国和欧盟)此消彼长,此前由于特朗普破坏国际规则和提倡单边主义,导致欧洲明显产生了自主战略的想法。而拜登政府上台后意图回归过去,加强与盟友的关系,来共同对付他认为的所谓21世纪的最大挑战—中国。在这方面我们也能够明显看到,美欧关系在拜登时期有所缓和。因此美国力量对于今后欧洲及德国的对华态度将发挥非常重要的影响力。因为德国的下一代领导人无疑需要把德国传统的跨大西洋盟友关系放在政治关系的第一位,那么在这种条件下,他会如何处理对华的政治经济以及人文交往,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胡春春专家表示,中德经贸关系的深度融合是形成稳固的经贸关系及投资额度的基础。德国的任何政党都不会轻易放弃:

胡春春: 另外,中德关系之所以能够成为稳定且真诚的大国双边关系,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经贸关系的深度融合。我认为这是不容易忽视的一点。尤其在疫情期间,中德经贸关系不仅没有后退,反而更进一步。中国已经连续第五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德国疫情期间经济没大幅度下滑也与其对华投资和贸易息息相关。无论如何这对双方都是双赢的局面,我想没有任何一方愿意轻易放弃。

中德双方一致同意举行新一轮中德高级别财经对话,以适当方式举办中德法治国家对话新一届研讨会。这些双边对话都将进一步推动中德两国双边关系的健康稳固发展。

关键词
中国, 德国, 欧洲, 李克强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