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 2021年05月16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44

美国总统拜登与全球技术公司代表讨论了芯片短缺的问题以及美国重返半导体行业全球领导者角色的前景。白宫发布的新闻稿称,其中会上讨论了拜登对美国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的计划。美国表示愿意增加对技术的投资,包括对芯片生产的投资,因为中国和其他竞争对手一刻没有打盹,美国必须重新获得领先地位。

本次会议在线举行。除了美国总统,还有美国商务部部长雷蒙多、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布莱恩·迪斯出席了本次见面。通用汽车、Alphabet、英特尔、台积电和许多其他技术公司的高官参加了此次会面。路透社此前报道称,此次会面由美国汽车制造商发起。他们仍在遭受市场上芯片短缺的困扰。他们表示,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将减产128万辆汽车。

像其他美国总统一样,拜登也少不了大话:“我们在20世纪中叶领导了整个世界,在世纪之末领导了世界,我们现在仍将领导世界。” 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说,具体的决定尚未制定,也没有计划制定。这次会面的目的是与技术界领导人进行坦率对话。普萨基表示,对话是成功的。白宫官方发布的内容很少。据称,各方都强调了提高半导体行业现有供应链透明度的重要性,以便将来不会出现半导体短缺的情况。还讨论了拜登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据称,该计划旨在改善国家安全、供应链的稳定以及未来基础设施。

所有这些表述的背后掩盖着十分简单的事实。美国已经失去了在半导体行业的领导地位。如果说1990年美国占世界​​半导体产量的37%,那么现在这一份额不超过12%。此外,一些美国科技巨头,例如英特尔,正在逐渐失去优势。英特尔的中央处理器不再是世界上最快的。从技术角度看,这家公司也开始落伍。英特尔仅在去年才推出了10 nm工艺技术,而台湾台积电已经掌握了5 nm厚处理器的生产——这在微电子领域有着巨大差异。最后,英特尔去年的芯片制造资本支出约为143亿美元。三星的开支是它的两倍。无论从市场规模看,还是从产品技术水平看,台积电已经成为领导者。它计划今年将资本支出增加到280亿美元。

由此可见,美国半导体产业目前实际上落后于世界进步的步伐。美国总统拜登制定了庞大的2.25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投资计划(American Jobs plan)。其中,计划在半导体上花费500亿美元。资金应用于研发以及在美国建立生产设施。按照拜登的计划,这首先应该创造就业机会,其次应该使美国恢复昔日的伟大。此外,美国官员还在视频会上表示,这将保护当前的供应链免受干扰和短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总的来说,美国总统是想推动他的投资计划,以使共和党人更难挑战他。

陈凤英说:“拜登之所以强调这一点,主要是为了后面的政策造势,即重振美国经济或美国科技,吸引世人关注拜登现在的规划,为自己拉舆论、拉支持,同时向共和党施压,让他们没有理由再强烈反对拜登2万亿美元的新基建计划。当前拜登有一项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旨在创造就业机会。我认为这基本有可能实现,因为包括服务业在内的很多行业可能在疫情过后岗位都会减少,劳动者可以转向从事其他行业。但是芯片则是另一个问题,毕竟这属于高新技术,不是普通人随便可以胜任的。因此我认为若要芯片产业链回归美国本土,是有一定困难的,不过发展联盟战略是有可能的。比如资助补贴韩国、印度等其他亚洲地区的芯片企业,在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的地区形成专门供给美国的海外产业链。”

当然美国政府斥资500亿美元发展半导体产业的计划提起了企业参会者的兴趣。台积电副总裁彼得·克利夫兰表示,美国总统的想法证实了美国对果断行动的承诺,这将使全球市场上的所有人绝对受益,台积电热烈欢迎美国两党和总统的努力。顺便说一句,台积电计划在亚利桑那州建造一个价值120亿美元的芯片工厂。这些费用的很大一部分预计将由美国政府补贴。

当然,如果华盛顿以金钱和补贴吸引全球芯片制造商,那么他们的一部分业务将转移到美国。但这里随即出现几个问题。这些企业的效益将如何?如何把公开的政府商业补贴与市场经济规则相结合?最重要的是,谁来支付这一切?正如陈凤英专家指出的那样,毕竟美国正在借助这些支持经济的大规模措施为自己挖一个巨大的债务陷阱。

陈凤英说:“我认为这是拜登政府在振兴美国方面出台的一个‘狠招’。当前拜登承诺一是‘美国回来了’,二是振兴美国经济。所谓的振兴美国经济,即拒绝被中国超越。众所周知2020年美国的财政赤字已经创历史新高,近期拜登政府又宣布‘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将投入2.25万亿美元。再加上1.9万亿美元的强刺激措施,可以说这对财政无疑是巨大的压力。同时拜登还试图进行税制改革,从富人、企业以及海外的子公司获取一定资金。不过我想这部分资金是有限的,不可能太多。因此美国的赤字经济或债务经济已经成为一个现实,大量放水的结果可能就是膨胀,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也很难得以解决,包括芯片供应链问题。”

问题不仅在于美国的劳动力成本高,还在于在美国生产芯片并不赚钱。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说,这个先进领域的中心正在向东方转移,包括转移到韩国、日本和台湾。在这些地区,劳动力成本也不是白给。但是芯片生产在地理位置上靠近主要销售市场——中国大陆。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消费国,每年进口该产品的金额为3000亿美元——比买石油的钱还多。显然,从美国运出芯片比在必要的供应链附近生产要困难得多,成本也更高。

至于芯片短缺,美国本身就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这种短缺。华盛顿不止一次禁止向中国公司提供使用美国部件和技术专利生产的芯片,被禁清单越来越长。毫不奇怪,许多公司(主要是中国公司)对未来没有把握,主要是难以把握美方未来的行动,因此正在大量囤积这些产品,以免由于白宫的决定而在一夜之间失去全部业务。结果,台积电等制造商的收入增长了近50%。正是由于美国的制裁,他们的竞争优势才得以增强:作为一家非美国公司,台积电与中国的合作要比与来自美国的竞争对手合作更容易。

因此,即使全球制造商屈服于利用补贴的诱惑,他们也不大可能放弃中国市场。美国的投资不会帮助它重新获得芯片领域的全球领导地位;相反,它将造成市场分散。来自第三方国家的公司将打造自己的实力,因为它们不仅将为美国服务,而且也将为中国服务。中国为技术领域的发展打算在未来五年内花费一万多亿美元。

关键词
芯片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