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不希望中俄在北极搞合作

© Sputnik / Sergey Bobylev/Pool / 跳转媒体库东方经济论坛
东方经济论坛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0.09.2022
评论
北极,是我们地球上探索最少的地区,但该地区对于包括气候议程在内的合作尤为重要。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参加东方经济论坛的与会者探讨了这个议题。包括中国、印度、日本在内的非北极国家代表指出,重要的是北极不要成地缘政治对抗的另一地区,各国必须共同努力,确保该地区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是北极理事会观察员,对发展北极合作表现出浓厚兴趣。利用北极作为替代航线的前景以及该地区的大量矿产,促进中国积极与北极国家互动,制定该地区合作的基本原则。
中国和北极国家(北极理事会包括俄罗斯、丹麦、美国、挪威、瑞典、加拿大、冰岛、芬兰)的立场略有差异。在北极国家代表看来,北极发展的所有问题,首先由北极国家自行解决。中国的立场是,北极是全人类的财产。例如,如果莫斯科捍卫其对北方航线的专属权,并将罗蒙诺索夫和门捷列夫海岭视为西伯利亚大陆架的延伸(这使俄罗斯的专属经济区增加了 120 万平方公里),那么中国倾向于将北方航线,以及该地区丰富的矿藏视为共同利益。
近期,中俄在北极的立场明显趋近,反之,俄罗斯与其他北极国家的关系开始跌入谷底。印度共和国(USI)联合服务研究所所长沙尔玛(Maj. Gen. BK Sharma, Director, United Service Institution of India)在世界经济论坛接受卫星通讯社专访时表示,2021-2023年由俄罗斯担任主席的北极理事会面临巨大困难,理事会其他成员将抵制俄罗斯的所有倡议。反之,中国将逐渐参与俄罗斯在北极的合作。
他说:

“现在的情况是:在乌克兰危机之前,欧盟已准备好在能源供应方面与俄罗斯进行合作。在北极理事会的框架内,一些国家与俄罗斯进行了互动。现在,在乌克兰冲突的背景下,这些国家正在抵制俄罗斯担任北极理事会主席。当然,他们会破坏俄罗斯关于北极的任何提议。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有能力在北极做些实际工作。我们欢迎一些倡议,包括北极丝绸之路的倡议。我们相信,在互利基础上的合作总是好的。但不应有垄断情况。如果形成了一个制衡的体系,如果对各国有平等的游戏规则,这样中国就不会垄断北极丝绸之路,那么我们对此表示欢迎。我们必须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密切合作。如何考虑这些问题,让我们拭目以待。”

中俄已在某些领域深化了北极合作。2019年,俄罗斯液化天然气生产商诺瓦泰克与中国申能集团签署长期合同,15年内从北极液化天然气2号项目供应300万吨液化天然气(约20万吨/年)。此外,中国伙伴与俄罗斯公司联合生产液化天然气厂的相关设备。然而,今年5月有报道称,或有5家中国公司退出北极液化天然气联合项目。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长助理赵隆认为,次级制裁的威胁或成为中国参与北极项目的阻碍。
他说:

“截至目前,美欧对俄制裁累计已超过一万余项,其实施力度之强在冷战后均绝无仅有。因此,中俄北极合作面临的外部风险显著上升。以亚马尔液化天然气(YAMAL LNG)、北极液化天然气2号(Arctic LNG 2)等能源合作项目为例,此前的中俄法日等多方参与模式难以为继,撤资、延期和毁约等导致项目建造面临技术障碍,特别是次级制裁的风险增加,成为影响中俄北极合作的重要因素。”

尽管如此,这位中国专家认为,继续在北极开展合作非常重要,特别是在气候议程和开发新物流路线方面。

他说:“‘认识’和‘保护’北极是北极一切人类活动的基本前提。作为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指示器,北极气候、环境、生物多样性等议程,以及相关的联合科学研究已经取得丰硕成果,不应受到地缘政治的牵绊。同时,北极能源开发,北方海航道的商业化运行等是‘利用北极’的重要方向,包括如何践行能源开发的绿色标准和可持续性,完善北极航运的水文气象调查、北极航行安全和后勤保障能力,加强航道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

北方航线的发展将加强俄中合作。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在东方经济论坛全体会议上发表了这个观点。北方航线是俄罗斯在北极的唯一航道。它沿着俄罗斯北部海岸穿越北冰洋海域(卡拉海、拉普捷夫海、东西伯利亚海、楚科奇海),将俄罗斯欧洲部分的港口、可通航的西伯利亚河流入海口与远东连接起来。2022年8月,北方航线2035年发展规划获批。该规划融资总额约为1.8万亿卢布,其中包括在北方航线沿线额外建设12个港口,这将使商船运输更为便利。
美国北约为何炒作北极话题并点名中俄?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9.08.2022
美国北约为何炒作北极话题并点名中俄?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