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 2021年04月17日
体育
缩短网址
0 71

东京奥运会逐渐临近,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本次盛会,空手道首次被列入比赛项目。日本空手道组手联队成员、28岁的植草(UEKUSA Ayumi)指控教练和技术总监Masao Kagawa有骚扰行为。事情如何发生,是否会影响日本联队的比赛成绩,卫星通讯社对此进行了探讨。

东京奥运会尚待时日,但已经传出若干丑闻,暴露出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组委会前任主席森喜朗因对女性的歧视性言论而离职,开闭幕式前任总导演佐佐木弘曾将喜剧演员渡边直美比作猪。

但本次女运动员对日本空手道联合会技术总监Masao Kagawa有关骚扰的指控,可能对日本国家队造成潜在的影响。

竹剑击打面部造成很多青伤

日本空手道四次蝉联冠军、2016年世界冠军、世界空手道联合会女子68公斤级排名第一的植草,于去年获得了奥运参赛权。

2019年举行了资格赛,获胜者拿到了运动员排名加分。东京奥运会将设两组空手道类别、即型和组手表演类奖牌。参赛运动员数量有限,每个类别仅有8人。2020奥运会对空手道来说意义重大:如果项目受到观众和广告商的欢迎,那么可能变成奥赛经常项目,如果得不到首肯,将成为奥运会上的首次也是唯一的项目。

近日传出消息,日本联队队员植草向奥组委咨询委员会申诉,指责日本联队前任主教练和现任联盟技术总监Masao Kagawa有不端行为。后者是帝京大学训练基地总教官,而植草在该校训练。

据植草介绍,1月27日,Kagawa在帝京大学用竹剑击打运动员脸部,练习他们的躲闪能力:“训练内容是,教练用竹剑刺击运动员身体,并用脚蹬,而运动员应闪躲击打动作,并进行反击。”

植草指出,运动员训练期间,甚至没带头盔,遭竹剑击打面部后,出现很多青伤,有的还产生严重的外伤。2015年,因此类训练,植草甚至因左眼壁骨折而不得不在校医院做了手术。植草在自己的博客中对Kagawa击打的情况做了介绍:“1月27日,教练用竹剑击打我的面部,剑刃直接瞄准左眼防护板处。眼部极度疼痛,我不能动弹了。”

但教练并未道歉。

训练出现问题

渡边大辅是帝京大学教练,那天他也在训练场。他向记者们介绍了当天所看到的场景:“我问植草感觉怎样?一切是否正常?训练就此停止。所有帝京大学的运动员是一个大家庭,因此,我们把所发生的看成是玩笑,将事件看成是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争吵。”

据植草介绍,Kagawa还向她喊叫,讲述私生活事情,严重伤害她的自尊。因关系紧张,植草与教练之间出现了问题。

她说:“大约从12月开始,我感到难以忍受在帝京大学的训练,也很难面对我的教练。我在体育馆训练期间,整天都有哭泣。有时,我忍受不了精神上的严重压力,不得不终止训练回家。可以说,我被自己的担忧逼到了墙角。”

案件正在厘清

2021年3月31日,日本空手道联合会举行了伦理会议,向双方做了了解。Kagawa拒绝做出评论:“我已在伦理委员会做了介绍,因此,我不想再说什么。”

东京奥运会空手道选手植草说道:“我想就所有细节做下介绍。”

她的律师补充道:“尽管医生建议,或者在竹剑末梢处放上软的东西,或者完善训练过程,以避免造成外伤,但危险训练还是持续了一个月时间。这个事实不能忽视。”

理事会4月份会议,将就案件做出决定。

关键词
东京奥运会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