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7 2021年04月14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作者:
0 10

语音社交网络“俱乐部会所 ” (Clubhouse)于2020年3月在第一波疫情高峰时期投入运行。仅仅过了两个月,投资者们就估计项目价值1亿美元,而2020年1月时的项目估值已经达到14亿美元——的确,从公司本身的估计来看。俄罗斯专家们看不到Clubhouse变成大众社交网络的可能性,并推测这个项目不会长久。

《俄罗斯商业咨询报》援引应用追踪机构安亿致用(App Annie)的内部数据报道,2月10日,俄罗斯有7700名用户下载新应用Clubhouse,全世界总下载量是530万名。在2020年11月10日到2021年2月10日之间,Clubhouse的全世界日活用户要少得多,为33.8万人。

  • 这种飙升与什么有关?

积极使用这一社交网络名流包括美国商人伊隆·马斯克、马克·扎克伯格,美国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 、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杰瑞德·莱托(Jared Leto)。如果受到专门邀请,就可以和他们互发音频信息,或者仅倾听他们的实时谈话内容。俄罗斯联邦政府财政金融大学数字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信息技术和大数据分析系导师鲍里斯·斯拉文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这可用来部分解释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的流行度:

“Clubhouse ——是找到没有使用过的交往形式的服务的例子。其网络的独特性在于为在互联网虚拟房间内交流的人们提供在线语音服务。这一社交网络是新冠肺炎疫情正酣之际出现的,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所有隔离中的人们的通气口。大家对它的兴趣是由名流使用而激起的,但只能靠邀请才能进入。”

专家还指出,全世界目前一直在寻找社会交往的新形式。交往工具的使命通常来说会发生无法预测的变化。Facebook社交网络是作为大学生的交流手段而创立的,Instagrams是作为摄影师之间的影像交流工具而创立的,Twitter是作为SMS短信服务的相似品而创办的。通常来说,流行的社交工具被迫寻找越来越新的形式。

社交媒体和媒体监测和分析公司“品牌分析”(Brand Analytics )市场营销部经理瓦西里·乔尔内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分享了这种观点:

“随着科技的完善和用户习惯的改变,社交网络和平台的发展从文本格式开始,变化到图片、视频,接下去发展到了增强现实。如果说到社交网络中的互动,那么现在我们更多地消费信息而不是交往。俄罗斯增长最快的社交网络是Instagram、YouTube和TikTok。”

去年11月“品牌分析”公司(Brand Analytics )发布了一项研究报告,称Instagram、YouTube和TikTok80%的俄罗斯用户并不创建自己的内容,只是观看和评论博主们和更活跃的作者们所创建的内容。在这方面,大众社交网络成了独特的“电视机”,明确分为作者和观众。

乔尔内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Clubhouse与大众趋势有着极大的区别,因此引起了极大的兴趣,但不是引起了大众的兴趣,而是他并未寻求的专业受众的兴趣。”

  • “语音”社交网络的主意真的很新鲜吗?

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调查的一些专家们指出,带有语音信息的社交网络的主意本身并不是什么新鲜。

自治非商业组织“互联网发展研究所”总经理安东·克柳奇金告诉卫星通讯社,“语音社交网络的主意本身并不新鲜,2008年英国初创企业Blabnote问世,所有的团队和交流本身都是借助声音进行的,但该项目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虽然,它无疑在很大程度上超越了时代。”

社交网络分析服务Popsters 总经理阿尔谢尼·库什尼尔向卫星通讯社解释说, “存在相当多的这类社交网络,如Ello 社交网络,只有受到邀请才能前往那里。您在那里有账号的事实本身就说明,您受到‘精选’。但这最终没能很好运转,几个月后,受众就不再去那里了”。

  • 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是否将长期陪伴我们?

就在不久前,全世界都在讨论TikTok应用的流行度,它的下载率很早前就超过了Instagram和Whatsapp这些巨头。许多人指出,吸引用户注意的正是可视图片和短视频的活跃。按照不同的估计,没有图片的贴文比带图片尤其是带视频的贴文的吸引力要低得多。离开这些功能,社交网络Clubhouse是否还有长久存在的机会?

“几个月后社交网络的流行度多半会降低,需求也将不会这么高,库什尼尔指出。这里面有几个原因。前段时间出现了社交网络Periscope,这是一个带有直播的社交网络。Twitter几乎立刻就收购了它,尔后Instagram 和Facebook等大型社交网络也开始增添直播的可能性。众所周知,扎克伯格已经宣布, Facebook将打造出语音直播的相似品。因此,在我看来,考虑到大型社交网络拥有更广泛的受众,如果它们复制主意,就可以更高效地实施。 第二,语音聊天的功能远不是独一无二的功能。”

斯拉文持相似观点:“就像在其它社交网络的案例中,应该预计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或者被更大的公司所收购,或者加入更发达的媒体生态体系,或者利用视频内容等进一步大力发展网络的功能,因为任何沉迷,即便是最大众的沉迷通常都非常短暂。”

乔尔内认为,如果平台留存下来,那么它的规模不会大:

“语音对商务性、深思熟虑的、高效交流很好,但未必会成为大众社交平台的主要形式。我们习惯于异步交流,而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是同步加入讨论某些受众的迫切话题、问题和疑问,这是倾听意见领袖声音的机会。目前它只是作为新潮倡导者、营销专家、媒体经理、媒体人等的商务性网络而发展起来,估计将来仍然会这样。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完全可能是成功的,但不是大众性的,而是具有精选原则。”
  • 安全问题仍是开放性问题

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引起了俄罗斯专家们整整一系列的非难,这首先是从用户个人数据使用、经常询问是否可以获得内容或者是否可以获得通讯录的角度来说的。俄罗斯联邦社会院成员、安全互联网联盟主席叶卡捷林娜·米祖林娜指出,在加入“房间”时,用户以开放形式转交独特ID。此外,不排除音频可能被第三方掌握的可能性。

俄罗斯联邦社会院还呼吁俄罗斯联邦通信、信息技术与大众传媒监督局研究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俄罗斯联邦社会院社会重大法案和其它法律倡议鉴定委员会第一副主席、互联网科技行业法律工作组成员阿尔乔姆·基里亚诺夫认为,国家监管机构和执法机构应该像控制其它社交网络一样,控制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此外,他认为,应该考虑记录应用中所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在存在扰乱性用户或社交团体的情况下。

关键词
社交网络, 社会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