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4 2020年11月29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0年 (35)
0 212

美国差不多三周前举行了总统大选,但迄今结果未明。唐纳德·特朗普和约瑟夫·拜登两位候选人,都在正式结果出来前宣布己方获胜,并不断指责对方各种违规。卫星通讯社了解了一下,俄罗斯人究竟对哪方更有好感。

     

卫星通讯社在不同地区的采访录显示,总体来说,俄罗斯人对美国未来总统的态度是漠不关心。大多数人认为:特朗普和拜登没有任何区别。两位候选人的外交政策,都将绝对以美国利益为重,漠视其它国家的利益。两位候选人都因俄罗斯人不屈服于美国而不喜欢俄罗斯,同时,我国公民对华盛顿的经常性威胁并不害怕。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现政府在反俄限制措施方面创下了纪录。不久前,普京总统曾提醒道,特朗普执政期间,对俄罗斯企业和个人推出过46次制裁。

两位候选人年龄,有一个半世纪之多

     安德烈·别洛乌索夫,38岁,莫斯科人,是医疗集群法律部部长。他向我们说道,无论谁上台,都不要期待有什么好结果。他建议注意一下总统候选人的年龄。曾几何时,外国人总拿站在列宁墓主席台上进行国事庆典的垂垂老矣的苏联领袖开玩笑,但与拜登和特朗普相比,曾经的苏共总书记看起来还不那么老。

安德烈·别洛乌索夫
© 照片 : Andrey Belousov
安德烈·别洛乌索夫

     他说:

“候选人年龄让人忧虑。试想一下,美国从两位70多岁的候选人中选出一位。毫无疑问,他们都是有经验的政治家。但难道,美国精英阶层中,就没有更年轻些的候选人了吗?如果78岁的拜登当选,他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总统。我不觉得,对国家来说,这是个成功的方案,要知道,美国需要解决最近这些年里累积起来的非同寻常的问题。最为尖锐的是抗击新冠疫情。令人遗憾的是,美国暂时并未控制疫情,或者说,哪怕是遏制大流行的发展。”              

美国大选中的“死魂灵”

     奥丽加·谢维里娜是距莫斯科南部600公里别尔哥罗德市的退休者。她几乎认定,美国的选举是不诚实的。仅是现总统特朗普将本次选举称为美国历史上最具欺骗性的,就能说明很多问题。奥丽加指出,操纵离世者选票,是“体面之外的厚颜无耻”。

奥丽加·谢维里娜
© 照片 : Olga Severina
奥丽加·谢维里娜

     她说:

“根据规则,只有那些自己要求的,才给他们邮寄选票。但事实是,向所有人都发去了此类选票。其结果是,不仅那些改变了居住地址的人填写了邮寄选票,而且不在人世的,也起死回生。这不是某人犯下错误的个别事例。美国人自己也承认,在本次总统选举中投票的‘死魂灵’票数,可能有数十万之多。此外,还有其它选票作弊的招数。以特朗普名义向几个州法院提交的诉讼就可证明这点。现任总统输给他的竞争对手,他试图在法院挑战选举结果。如果大规模选票造假得到证实,将最终损害备受吹捧的美国的民主信誉。”

令人困惑的选举制度

     叶夫盖尼·库兹明科,29岁,是俄罗斯中部地区百万人口城市沃罗涅日的银行职员。他认为,2020年总统大选,从最开始就丑闻不断。出现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在于美国选举体制有缺陷。他提醒道,美国是双层选举,不是对所有选民都直接计票,考虑的只是选举人团成员的票数。但要知道,选举人有可能不按其所在州选民的意愿投票。

 叶夫盖尼·库兹明科
© 照片 : Evgeny Kuzmenko
 叶夫盖尼·库兹明科

     他说:

“在此选举体制下,哪怕是某个州的数千张选票,就可能改变全国的选举结果。我觉得,如果不是这样的体制,总统选举结果早就确定了,而且选票数量差距很大。输掉的一方,也不会去争执计票对错了。相应地,可以避免如此众多的集会和支持己方候选人的街头骚乱了。从另一角度看,输掉的候选人,有权要求重新计票,或者检查计票软件,说明在这个国家,民主确实存在。”

选举结果遥遥无期

     谢尔盖·叶廖明,57岁,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的地方志专家。他坚信,曾经存在过的美式民主,早已奄奄一息。他认为,总统选举,以及此前的各种事件,最终驱散了美国社会稳定和公正的神话。最明显的例子是,种族基础上的骚乱和街头浩劫,从5月份开始直到现在还未消弭。

 叶夫盖尼·库兹明科
© 照片 : Sergey Eremin
 谢尔盖·叶廖明

     他说:

“长时间里,我们一直能够看到美国‘白人’公民与‘非白人’公民之间的骚乱与对抗。当然,景象令人恐怖。然后,总统大选投票过程表明,美国并非世界上有权威的、可教其他人如何举行选举的国家。现任总统的选票数量几乎无法赶上拜登,但他却相当执拗,拒绝向新总统交权。此类现象在美国历史上是没有的。美国没有正常的交权程序,对其在世界上的声誉造成额外负面影响。我觉得,美国不会重新举行选举,但这种模糊状态也不会很快结束。不排除,令人厌倦的美国选举连续剧,可能要持续到新年节日期间。”

© REUTERS / Carolyn Kaster
俄罗斯人对美国大选兴趣不大

     对俄罗斯人来说,美国一直是个特殊的国度。有的人认为,美国是无所不能的敌人,他在酣睡,但知道如何将俄罗斯收于麾下。有的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媒体自由和民主榜样的国家。现在,大家已经不再把美国理想化。大多数俄罗斯人觉得,美国是一个普通国家,有自己的困难和未能解决的问题。由此,很多人不再对那里发生的事情感兴趣。据“舆情”基金会调查,仅有13%的俄罗斯人在密切跟踪美国的总统大选,40%的对选举感兴趣,而45%的根本不在乎选举。

扎琳娜·加乌诺娃,39岁,是俄罗斯北高加索卡巴尔达-巴尔卡尔共和国首府纳尔奇克的护士。她认为,所有这些都绝对正常。

扎琳娜·加乌诺娃
© 照片 : Zalina Gaunova
扎琳娜·加乌诺娃

     她说:

“坦白地讲,我对政治并不特别了解。我对美国,这个对俄罗斯并不友善国家的政治生活,很少感兴趣。我觉得,这方面没什么可要指责的。我们国家媒体对美国选举关注的太多。对俄罗斯人来说,有很多东西要更为重要:自己国家的命运,热爱的家庭,有意思的工作和娱乐。拜登或特朗普,谁是好总统,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让美国人去关心这件事吧。俄罗斯人的关注点是,给自己选出好总统。在这方面我们没犯下错误。对俄罗斯来说,普京是位好总统。”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2020年 (35)
关键词
俄罗斯人, 您好俄罗斯, 美国,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