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1 2020年11月29日
社会
缩短网址
0 30

安全问题专家、前摩萨德(以色列情报机构)雇员贾德·希姆隆(Gad Shimron)对此前在法国发生的恐怖袭击并不感到惊讶。

他认为,根除独狼式恐怖袭击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法国有这种趋势。洞察全国数千激进分子的思想并追捕他们是极其困难的。

作为从事安全工作多年的人,他指出,法国平民和军事目标遭遇恐袭有着悠久的历史。有时极端主义的这些表现源于对其他激进分子行为的模仿欲,有时恐怖分子这样做是为了吸引注意力。但是,不管他们的动机如何,希姆隆认为,消除这种现象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向卫星通讯社表示:“现在我们看到了一波所谓的独狼式袭击。对付他们非常困难,因为即使世界上最好的情报机构也无法洞察法国每个穆斯林极端分子的思想。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将来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此类袭击。”

在这个百分之十人口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激进思想常常通过全国各地的清真寺、体育和文化中心传播,这种预测极其使人不安。

为了遏制这种现象的蔓延,法国当局已经开始对被视作极端主义传播中心的激进清真寺和其他穆斯林组织进行围剿。但是,希姆隆怀疑这些努力是否有助于彻底战胜恐怖主义。

前特工说:“法国和全世界正在觉醒。2015年[在恐袭浪潮中—编者注]巴黎还谨慎地将这些袭击称作伊斯兰恐怖,如今法国当局的看法正在改变。政治正确性的毒已经消失,人们不再羞于这样称呼”。

法国恐怖活动以伊斯兰激进主义的形式呈现,其根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末,当时该国向北非前殖民地的移民敞开大门。当时数千人搬到法兰西共和国寻找工作和更好的机会。许多人成功融入当地社会,但大多数人遭受到了不平等和歧视。这也是将年轻一代推向极端主义的原因。

关键词
恐袭, 以色列, 法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