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8 2020年11月25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作者:
0 16

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打击了中国在澳大利亚的独资企业。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在中国的个人购买量急剧下降,而销售代购收入主要来源奶粉的商店也大量关闭。但是在与他们中的一些人交谈之后,我们发现远不是在澳大利亚的所有从事代购的华人都放弃不干这一行了。

小蔡澳洲代购直邮店老板余女士已经从事代购9年。她告诉卫星通讯社记者,“最开始从事这份事业的原因很简单。那时候刚拿到澳洲永久居民权利,国内的亲朋戚友经常深陷国内选奶粉的艰难选择,会让我帮忙去买奶粉寄送回国。随着自己孩子的出生,自己对孩子食品安全质量这块也更有体会。我也决心从事专职代购,保证澳洲正品,来为更多的客人提供代购服务。”

据美国ABC新闻报道,由于来自中国的订单急剧下降,澳大利亚的代购已遭受巨大损失。需求下降当然不仅会影响个体企业家的生意,而且也会影响许多澳大利亚大型公司、奶粉、保健品和维生素以及其他医疗产品的生产商的业绩。婴儿奶粉的空货架一直在澳大利亚普遍存在,但是现在A2品牌,和其他品牌一样,却供过于求。据悉,澳大利亚指定购买代购商店的商店中有30%已经关门。有些是临时的,有些是永久的。

余女士告诉我们,“疫情对代购量的影响是必定有的。疫情先是在国内爆发,从今年年初开始,我们发货回国清关快递就受阻。其次疫情全球性的爆发,我们在澳洲,因为禁令无法出门采购,延误了采购发货等,导致订单的退款率提高,跑单、亏单问题飙升。由于发货期延缓,客人询单后退单量提高,或直接因为时效而却步,大大影响了销售额。可以说今年的上半年都是大大下降的。”

在澳大利亚商业界内部人士中,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销售下降不仅是由于Covid-19期间的物流问题,还归因于今年中国的购买力明显下降,并且消费者的消费方式本身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许多人开始更注重经济效益。因此许多人放弃了曾经繁荣的代购这行。
9月底A2牛奶公司发表声明说,该公司不得不应对采购量下降的局面。下降幅度高于预期,恰好是因为代购生意放缓。声明说,在通常需要额外购买产品时,他们没有收到一个订单。

创立于1969年的澳大利亚自然健康品牌Swisse(斯维诗),今年上半年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区的销售额下滑36%,降至1.27亿澳元。另一成立于1932年的上市天然营养品公司Blackmores(澳佳宝)称,今年以来在中国区的销量也下滑了16%,至1.03亿澳元。澳佳宝8月25日报告还称,由于2019至2020年财年的净利润下滑66%,跌至1810万澳元,它们不会再派发年终股息。6月至9月三个月的时间里,公司股价也一度下降近25%。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代购对自己来说并非主业的那些人正在考虑作点儿别的什么。一位姓曹的年轻人告诉卫星通讯社记者,“我从事代购有四年了。我在澳洲做代购的原因是因为我在澳洲上学,想赚点零花钱。顾客买的比较多的就是澳洲保健品、奶粉。疫情对代购有影响,销售额下降了,在海关戒严后就有影响了。其他代购也面临销售额下降的情况,基本大家都会有一些下降。代购是我的副业,不是主业。因为现在代购受到疫情影响,我还在考虑做别的行业,目前还在看。但是国家暂时不变,因为我还在这里读书。”

正如余女士所说,疫情是全球性的,同是代购,都受着类似困扰。她怀疑在恢复了所有物流渠道后,买家和需求不会回来。中国消费者已经习惯了澳大利亚婴儿食品和其他保健品。因此企业家不会失去自己的乐观情绪。余女士接着说,“代购是我的主业。目前销售额是受到影响的,但是我依然看好澳洲代购的市场。我们的客人很大一部分都是留澳回国的学生。首先我们可以接受澳洲超市/药房的指定代购,这个是整个淘宝行业不多人在做的, 因为很繁琐,但是我们能看到希望。我们现在要加快拓宽消费群,让更多的客户知道我们的店铺。我们可以提供的真正澳洲在售的产品代购,产品众多,我们有最专业的服务团队,可以让澳洲代购成为简单而日常的事情。所以我们会坚持的!”

关键词
新冠病毒, 澳大利亚,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