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0 2020年12月03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作者:
0 401

几千公里、几十个城市、几百个新发现。自阿列克谢·卡尔波夫坐上摩托车离开故乡圣彼得堡市独自奔向少林寺打探关于中国曾爷爷更多消息的那一刻起,已经过了一个月还多点。

阿列克谢的曾爷爷来自中国,在20世纪初前往苏联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在那里爱上了一位西伯利亚姑娘,遂留在当地生活。后来,曾爷爷遭到苏联政府逮捕,这几乎是阿列克谢一家所知道的关于曾爷爷的一切。
“我曾爷爷的档案保存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联邦安全局。我的摩托车之旅正好途经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所以有机会亲自熟悉曾爷爷的档案”,——正好身处西伯利亚城市的阿列克谢介绍说。

© 照片 : Alexey Karpov
阿列克谢·卡尔波夫

阿列克谢是从2016年起开始试图寻找曾爷爷的消息的。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于广播电台采访之前不久,他成功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梦想——打听曾爷爷的中国名字,找到他的故居,查明他被捕的情况。
“2015年我前往中国少林寺。我当时决定,了解曾爷爷的最好方法是沉浸在中国文化中,在中国生活。我选择了呆在少林寺,因为我当时所了解的关于中国的所有内容只有武术、茶和中药,而我恰好热爱体育”,——阿列克谢介绍说。

© 照片 : Alexey Karpov
阿列克谢·卡尔波夫

阿列克谢在少林寺呆了5年,在那里取了一个中国名叫“六十”,学会了汉语。2019年他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读研究生。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他返回圣彼得堡。中俄边界关闭迄今让他无法重回北京师范大学继续学业。
“我们转入线上学习,因此我决定,正是现在我才有机会完成摩托车之旅,——阿列克谢解释说。

在作出这种自发性决定的那一刻,小伙子既没有摩托车证,也没有摩托车。为置办一切行头,完成这次试验性的旅行,阿列克谢花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顺便说一下,他选择的摩托车是中国制造的。他说,摩托车已经行驶了9000公里,展示出了良好的性能。
当然,路上不可能没有冒险。阿列克谢旅程经行的一个地点是位于布里亚特共和国深处的一处佛教寺庙——喇嘛庙。阿列克谢在那里度过了5天,帮助和尚们建设寺庙。
“通往喇嘛庙的最后一个路段的路况相当糟糕。在离开喇嘛庙时,我骑行5到10公里后,轮胎破了。这是一个蛮荒之地,周围什么人都没有,也没有任何人开车经过,不可能等来任何救援。于是在上联邦级公路之前,我就骑着轮胎没气的摩托跑了56公里”,——阿列克谢介绍说。
幸运的是,在最近的一个定居点,来自乌兰乌德的当地“Oppozit”摩托车俱乐部的成员们接到了阿列克谢。
阿列克谢目前还不知道,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自己是否能够穿越中国国境。但他说,如果不得不打道回府,他也不会伤心难过。他称骑摩托车旅行是冥思的一种特殊方式,建议所有想这么做的人重复他个人的经历,只是行前要考虑置办精良的装备和行头

© 照片 : Alexey Karpov
阿列克谢的摩托车
关键词
俄罗斯旅行, 摩托车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