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5 2020年08月05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作者:
0 32

在电影院、剧院和其它文化设施只有在停工半年后才开始复苏的当下,小型收藏玩具的零售商只能把新展品放在虚拟柜子上展出。这是在不稳定时期的另一种抚慰大众神经的方法,抑或是一种新的艺术形式?

据财新网报道,7月21日,优酷披露了稍早前上线的潮玩短综《欧皇驾到》的某款产品的销售数据。按照公司公布的数据,设计师设计的小型玩具的首次在线销售活动仅开始30秒,就为他们带来了40万元的收入,直播1分钟就成交1万个订单。90后买家是这种活动的主要目标受众。
由设计师设计的收藏玩具目前甚至没有统一的名称——它可以被称为艺术玩具、潮流玩具、设计师玩具等。人们在很久前就开始对潮流玩具感兴趣,而且从那时起,这种兴趣与日俱增,潮流玩具的销售额从2015年的63亿元增加到了2019年的207亿元。全球企业增长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的分析师们预测说,潮流玩具的销售额在2024年前将增长到从前的4倍。
尽管目前2020年上半年统计数据还没有出炉,但上述提到的潮流玩具销售数据,以及从3月开始潮流玩具的在线市场数量(每月举行2到3次,使设计师们的作品被抢购一空),足以使人推测,分析师们的预测完全可以实现。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的采访对象徐女士在成为家庭主妇后开始收藏玩具。
“我觉得人类都有‘囤积癖’,一旦买了第一个盲盒就会想买第二个然后就刹不住车了。而且,盲盒总给你一个不确定性,总觉得下一个可能会更好看。如果是‘明盒’可能就没这么大的吸引力。但我可能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原因,因为我本身也在做这种人偶,有时候会买回来研究一下它的结构,以后用到我自己的作品里,”——徐女士说。
但尽管徐女士打算建立自己的玩具藏品,但她不打算把它们称为艺术品。
“可能娱乐方式多一些,尤其现在盲盒质量参差不齐。但它肯定也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由于每个人对艺术的理解都不同,所以我个人觉得艺术这个方面不是很好回答,比较见仁见智。而且有的设计师设计的玩具有他们自己的理念在里面,不仅仅只有可爱系的,也有暗黑系的成人童话。这种我觉得是有它独特的艺术价值的,但是那些只为了市场‘割韭菜’捞金的抄袭品不在我说的范围内,”——徐女士说。
徐女士还指出,“成年人的世界很难,反而需要这种玩具作为生活的缓冲和抚慰。打开盲盒一瞬间的那个惊喜哪怕一秒钟也是一种安慰”。

杜粮
© 照片 : 艾尔米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也许,正是这些漂亮玩偶所带来的慰藉感,同时也是徐女士所谈到的抚慰感,才是潮流玩具在令人忧心的隔离期间销量飙涨的原因。
首批艺术玩具是香港和日本艺术家们在上世纪90年代制作的,灵感来源于美国加利福尼亚的流行超现实主义。后来韩国也开始售卖艺术玩具,最后传到了全世界。因为现在这种艺术玩具的销量已经相当大,所以“限量版”的概念开始变得具有相当的相对性,不是艺术玩具多半被认为大规模产品了,就是艺术玩具已经变成了大众玩具。但是我们的采访对象徐女士说,有这样一些艺术家,他们真的是把玩具制作成真正的艺术品。顺便提一下,美国炙手可热的波普艺术家考斯(Kaws)的著名雕塑的灵感来源不是别的东西,而是这些令中国当代青年为之狂热的源自香港的小型玩具。
1 / 2
© 照片 : Instagram\ kaws
潮流玩具

关键词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