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 2020年07月03日
社会
缩短网址
0 11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斯德哥尔摩5月30日电 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所长丹∙史密斯向卫星通讯社表示,瑞典防控新冠病毒疫情传播的方法是基于民众与国家间的高度互信,并不适合所有国家。

瑞典政府并未在疫情期间实施严格的封锁措施,幼儿园、小学、餐厅和健身房继续开放。大学、中学和企业转为远程教学或办公。当局呼吁民众保持社交距离,避免不必要的接触。

史密斯认为:“瑞典政策的有效性要在至少一年半之后再讨论。总体上瑞典的数据不是最糟糕的,尽管与其他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相比受到了不少批评。需要了解的是,只在形式上颁布规定还不够,重要的是让民众遵守。关键在于政府与民众的互信程度:人们多大程度上相信政府是开放的,政府就在多大程度上将公民视作成年人。”

瑞典
© REUTERS / TT News Agency/Janerik Henriksson

瑞典有4220人死于新冠病毒,相当于每一百万人中有414.4人死亡。这一数字高于其他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丹麦死亡565人、芬兰313人、挪威235人),但低于其他一些采取硬性隔离措施的国家,如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德国。

史密斯指出:“瑞典的方法是否适用于其他国家,这首先是文化和心理问题。我认为,当前疫情第二阶段,可以在日本、韩国、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国起效。隔离改变了社会,现在的问题在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史密斯强调,为有效应对危机和可能出现的新的流行病,各国应聚焦在合作上,而不是相互批评。

关键词
抗疫斗争, 新冠病毒, 冠状病毒, 病毒, 瑞典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