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7 2020年11月01日
社会
缩短网址
0 92

人口超过5100万人的韩国,在患者数量上已经不是紧继中国之后排在世界第二,而是已经退到了世界第11位。就COVID-19死亡人数而言,甚至瑞士都已超过韩国。西方媒体、一些国家领导人和世界卫生组织都对首尔采取的防控疫情措施的有效性大加赞扬。这要归功于韩国对人口的大规模测试以及最大程度的信息透明度,因为这可促使人们在没有严格限制的情况下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但是国内政府的批评者认为,甚至第一次严重疫情都有可能避免,并且还很难说韩国很快不会遭遇新的更大的疫情。

究竟是什么帮助韩国避免了最坏结果发生的原因?韩国自愿执法措施是如何得到落实的?为什么智能手机已成为对抗新冠病毒的主要武器?请看卫星通讯社记者撰写的这篇报道。

  • 初次接触

2003年由SARS-CoV(与新冠病毒属于同一分支)引起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暴发,对韩国几乎没有造成影响。韩国当时仅出现3例“ SARS”病例,随后所有患者均健康出院。为了防止传染病从国外输入,韩国在疫情发生地中国乘客登机时就开始对他们进行体温测量。所有有新疾病症状的人都会被迫隔离10天。

世卫组织随后以韩国为例,成功地实施了抗流行病措施。但是韩国政府意识到了这种情况的严重性,并于同年决定模仿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基础上成立了韩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KCDC)。就这样,在韩国一个在监控新疾病并对危机情况做出紧急响应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部门诞生了。在2009年“猪流感”大流行期间,它发挥了重要作用,成功阻止了他国流行病进入韩国。

  • 全副武装

如果说在SARS时期,每天有7000人从中国大陆到达韩国,那么到去年年底这一数字已增加到4万人。因此,据报道,在武汉出现了来历不明的肺炎后,KCDC从一月初就加强了边境检查。一周后就已经可以向医院和药店送去所有从新冠病毒疫区进入该地区的人的数据。

此外,自1月20日从出现武汉来的首个输入病例后的第10天,韩国就出现了一个网站,内有地图显示过去2周内患者去过的地方。该网站由一名大学生根据KCDC提供的公开数据设计而成,第一天就有200万用户访问了该页面。

© Sputnik / Maria Dimentova
西方媒体、一些国家领导人和世界卫生组织都对首尔采取的防控疫情措施的有效性大加赞扬。这要归功于韩国对人口的大规模测试以及最大程度的信息透明度,因为这可促使人们在没有严格限制的情况下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但是国内政府的批评者认为,甚至第一次严重疫情都有可能避免,并且还很难说韩国很快不会遭遇新的更大的疫情。
  • 黑天鹅

2月18日拥有250万人口的大邱市“新天地” 宗教组织的61岁信徒被确认感染COVID-19,显然形势开始失控。

与此同时,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部署呼吸系统疾病患者分类医疗站。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都是部署在国家卫生中心前停车场的集装箱(具有卫生和流行病站、疫情监控和区诊所的功能)。大多数疑似冠状病毒患者都被送到了这里。如果理由充分,就采取样本免费诊断COVID-19。连同综合性医院内的类似站点,可以进行检测的地方已经有大约600个。

但是,按照标准程序进行检查和测试需要对集装箱进行消毒,并在检测完每位患者之后需要更换防护服,因此从一个人身上采集样品需要半个小时。在需要检查冠状病毒的人数呈爆炸性增长的情况下,医生最初在较轻症状的人身上花太多的时间,常常招来人们的愤怒。最终,为了加快检测过程并节省防护工具,决定降低要求并采用曾经讨论过但实际上并没有付诸实施的获取样品的方法,即根据快餐店服务司机的直通车原则。驾驶员独自一人坐在车上填写健康调查表,并在收集材料时仅通过窗户与医务人员沟通。此后医护人员只需要换一双手套,整个过程大约需要10分钟。

但是“移动”检测点仍不到15%,它们主要位于人口稠密但相对繁荣的地区。例如,在有70%感染者的大邱市,一半以上的检测是在家中或直接在感染现场进行的采样。

  • 善良的老鞭子

由于采取了积极措施,韩国能成功迅速地确定感染源,并避免了不必要的死亡。韩国的死亡率仍然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仅有1.6%。此外,韩国在3月12日达到疫情高峰,半个月后康复人数开始超过患病人数(现在不到4.5万人)。

但是,疫情还在继续,不仅在大邱和庆尚北道。仅通过首尔南部的一个呼叫中心,就有96名居民感染新冠病毒,在附近城市又引起了50人的群体感染。在教堂,医院,网吧和体育俱乐部、科研中心,甚至各部委有数十人感染。流行病学家并不总能解释个别感染病例,有些人测试呈阴性,但离开医院后再次生病并最终死亡。而且,远非每个人都能严格遵守家庭隔离,还在继续外出喝咖啡或购买口罩。最近还得知,其中一个地铁线使用了治疗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时留下的过期消毒液。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决定收紧措施。从3月22日开始,为了防止出现新的群体感染病例并确保人与人彼此间的距离,呼吁所有宗教、私人教育、体育和娱乐机构停止工作2周,直到4月5日。这不是禁令,但地方政府的任务是进行检查并报告选择不关闭的机构是否符合必要的防控疫情的要求。自那时以来已经发布了数千个行政命令;命令500多个教会停止聚会。所有国立教育和文化机构暂时关闭,公务员被禁止出差,只要出现一点症状就要请假,下班后直接回家。

专家们警告说,如果不严格遵守规则,韩国可能会面临新的发病率急剧上升的趋势。同时有些人并没有排除最坏的情况,那就是韩国要有70%的人口患病并自然获得免疫力。批评政府的人士经常提及,如果从一开始就对中国公民关闭首尔,就很有可能避免现在的局面。此外,他们还经常提及台湾的做法——台湾从2月6日开始采取类似步骤,直到3月中旬有50名患者和1例死亡。但是,当前的大流行已经消除了所有边界,现在台北也出现了指数级的增长,尽管没有其他国家那么快。

韩国政府也知道从国外再次输入感染的危险,因为上周高达50%的新病例来自COVID-19欧洲国家和美国,其中大多数是韩国公民。对他们来说,已经实行了强制性的两周隔离,从4月1日开始,隔离措施将适用于来自世界所有国家的人。进入韩国的人必须接受病毒检测,如果在边检处拒绝安装用于传输健康数据的应用程序,则被拒绝入境。这并非是什么权宜之计,而是一种安全措施,因为应用程序通过GPS可以监视您是否离开了您指定的隔离地点。对于每个把电话留在家里而去散步人,总理已经承诺实行零容忍政策,警察就会紧急出动抓获,对其追究刑事责任并强迫遣返。

关键词
韩国
社区公约讨论